杜迪安顺着惨叫声望去,顿时看见血腥一幕,只见站在伊恩和马丁等人后方的卢娜,背部上竟趴着一只蜥蜴状的魔物,身体直立着,全身墨绿色像鳄鱼皮一样的角质层,三角形的脑袋微微张着,里面全是细密的尖齿,在腮帮的两侧有两道凸起的利刃,像一个钳子,此刻正咬含着卢娜的头顶,腮边的利刃刺入到她脑袋两侧的太阳穴中,鲜血不断地喷涌而出。

    看见这熟悉的模样,杜迪安瞳孔微微收缩。

    站在不远处的伊恩和马丁、鲁比等人听到尖叫声时,猛然回头望去,看到这骇人一幕,全都大惊失色。马丁和伊恩率先反应过来,怒吼着迅速挥动兵器冲了过去。

    噗地一声,尚未等二人靠近,这魔物腮边的利刃猛地击穿卢娜的脑壳,卢娜的惨叫声戛然而止,下一刻,她的头顶脑壳猛地被掀开,露出颅内黏糊糊血腥的脑浆,以及缓缓蠕动的血管。

    而趴在卢娜背上的直立蜥蜴状魔物却身体一闪,尾巴甩动,将卢娜的身体抽打着推向扑来的伊恩和马丁二人,转身冲入后方的黑暗中,在绕过一个凸起的石柱时,便没了声息,连脚步声也瞬间消失不见。

    伊恩接住卢娜的尸体,脸色难看无比,以他的身材高度,视线恰好能看见卢娜鼻梁以上被咬断的脑壳,那颅内的血腥景象刺激着他的眼球和心脏,微微蠕动的血管遍布脑组织各处,像一条条脑沟。

    他紧咬着牙,抬头望去。

    马丁此刻已经追赶到那魔物消失的石柱边,四处张望,似乎没有找到那只魔物。

    鲁比和罗丝玛丽反应稍慢,但此刻也已经赶了过去,紧握着武器紧张地看着四周,却什么都看不见。

    “不见了?怎么可能,它去哪了?”鲁比情绪激动地挥舞着火把,照耀在岩壁的四周,却没有看见半点魔物的影子,仿佛先前一幕都是幻觉。

    杜迪安立即赶了过去。

    他刚一靠近,马丁和鲁比等人便朝他望了过来,眼中充满警惕,以及更深的怒意。

    杜迪安微微皱眉,沉声道:“这里有别的魔物在,我们如果想要内讧的话,一个都活不下去,让我看看情况,兴许能找到它?!?br />
    见杜迪安这么说,马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向鲁比偏了下头。

    鲁比侧身让开。

    杜迪安蹲下,在地面上仔细地扫了一遍,顿时找到一处较为潮湿的黏稠痕迹,不禁目光一凝,顺着痕迹的方向望去,只见这痕迹一直延伸到更深处的岩壁上面。

    马丁和罗丝玛丽注意到杜迪安的目光,顿时醒悟过来,顺着那痕迹一起抬头望去,视线最终汇聚在深处岩壁的穹顶处,然后痕迹便止住了,断掉了。

    而在那痕迹的终点,岩壁上什么都没有!

    众人脸色微变,紧张地环顾四周。

    滴答!

    忽然一声极轻的声响在众人背后落下。

    杜迪安和马丁等人悚然转身,并没有看见那只魔物从背后出现,而是在背后不远的地面上,看见一滴殷红的鲜血,似乎是卢娜的血。

    杜迪安瞳孔微缩,猛然抬头望去。

    漆黑的巢穴顶上,全是凹凸不平的岩壁,并没有那魔物的踪迹。

    马丁脸色难看,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年,道:“你的热感视觉找不到它么?”

    “找不到?!倍诺习裁嫔氐?。

    这时,伊恩已经扶着卢娜的尸体走了过来,紧盯着杜迪安,道:“在这魔物袭击前,你似乎知道什么?!?br />
    闻言,马丁和鲁比、罗丝玛丽顿时望向杜迪安,面色不善。

    杜迪安看见几人的反应,脸色一冷,道:“我刚在那边看见一个空的卵蛋,所以想到里面的东西可能已经孵化了出来,刚准备提醒你们,她就被袭击了,你们想怀疑我什么?”

    伊恩凝视了他一会儿,转头看了一眼杜迪安先前的位置,顿时瞧见那里有一颗倾斜的卵蛋,眉头微皱,向鲁比道:“你跟尤金先前在周围寻找出口时,没有注意到那颗蛋么?”

    鲁比道:“我找的是那边,尤金找的是那里,如果我看到了那颗蛋的情况,我肯定会告诉大家的?!?br />
    伊恩微微皱眉,他自然是相信鲁比的,这么说来,要么是尤金找出口时懒散了,没有认真寻找,所以没有注意到,毕竟,尤金是不具备黑暗视觉的,需要借助火把,而火把在周围漆黑的环境中照到的地方很有限,要么就是尤金注意到了,却没有说出来,而是另有打算。

    不过,如今尤金已死,具体如何也无法询问了,而且已经没有必要深究。

    “刚才的东西,跟那个蛋里的小魔物很像?!甭匏柯昀隹醇诔〖溉嗣嫔芽?,出声提醒道。

    伊恩面色阴沉,“我知道,刚才那只应该孵化出来有一段时间了,形状比那只小的要大很多,应该是孵化出来有一段时间了,至少是在我们进入这里之前孵化出来的?!?br />
    马丁看着他扶着的卢娜,攥紧了拳头,道:“这该死的杂畜,居然一直潜伏在这周围,当我们这么多人的面还敢偷袭!”

    罗丝玛丽双眉紧蹙,道:“先前卢娜忍受不了那卵蛋里的气味,站得离我们靠后一些,落得比较远,又毫无防备,所以才被它得手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再分散开来了,而且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br />
    “离开?”马丁直视着她,“难道你让卢娜就这样白死了?”

    罗丝玛丽微怔。

    伊恩看了马丁一眼,沉默片刻,道:“它能偷袭卢娜得手,实力非同一般,而且又擅于潜伏藏匿,我们想要猎杀它,很难?!?br />
    马丁有些怒意,道:“难就不帮她报仇了吗?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还怕它一个?你们真要离开,就离开吧!反正我会杀了它,这东西的行动我看过了,除了偷袭有点本事外,正面战斗能力未必能打得过我们任何一个,我就不信诱不出来它!”

    鲁比欲言又止,想了想,道:“我也赞成马丁的说法,我们五个人加在一起,杀它绰绰有余,卢娜不能就这样白死了!”

    伊恩见他也开口,微微皱眉,暗叹一声,点头道:“那行吧,杀了它我们再走?!?br />
    杜迪安看见几人居然要留下来给卢娜报仇,心中觉得有些搞笑,毫不客气地道:“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马上离开这里,就算杀了它,卢娜也复活不了,反而会耗损我们的实力,若是我们其中有人受伤的话,在回去的路途中就更加危险了,甚至会牺牲?!?br />
    马丁怒瞪着他,道:“你闭嘴,你一个新人懂什么?!”

    杜迪安眉毛一挑。

    伊恩不想这时候还内讧争吵,摆手道:“都少说两句?!逼废蚨诺习驳溃骸奥仁俏颐堑亩釉?,跟我们一起执行过好几次任务,简单来说,我们的命被卢娜救过,当然了,我们也救过卢娜,这种感情像你这样初次执行任务的人,不太能体会到,但希望你能理解一下?!?br />
    杜迪安有种被气笑的感觉,他忍着怒气,冷声道:“我可以理解你们的同伴感情,但眼前的情况比你们想的更复杂,这东西在我们进入之前就孵化出来了,而我们在这里待了五天,这五天里我们经常有人落单,这样的破绽足以让它出手袭击,但它没有,这说明什么?”

    “说明它不是一般的魔物,而是具备一定智慧的魔物,最重要的是,当时它没有选择袭击,而现在选择了袭击,绝不是因为我们死了尤金的缘故,而是,它成长了!”

    伊恩微怔。

    杜迪安继续道:“它成长到自认为足以猎杀我们的程度,这才是它现在出手的主要原因!而在先前的五天里,它很可能一直潜伏在暗中观察我们,甚至我们跟它多次静距离接触过,都毫无察觉,甚至即便感觉到一丝异样,也会被自己否认?!?br />
    罗丝玛丽和鲁比脸色难看,忽然发现情况确实如杜迪安所说,这五天里他们跟这只陌生的未知魔物共处一室,随时处于死亡状态,这只魔物没有袭击他们,显然是在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一想到这点,两人都感觉头皮发麻,全身冷汗渗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