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瑟薇殿下?”伊恩等人愕然,吃惊地看着尤金,没想到这人的靠山居然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圣女殿下的亲妹妹!

    伊恩很快反应过来,忽然怔了一下,转头望向另一边的杜迪安,能够招惹到海瑟薇殿下还能够活着,似乎也不是简单的小人物…

    杜迪安听到尤金的话,目光一闪,心中有些明白过来,他本以为是海利莎一派的支持者派来暗杀他的,但情况又不像,毕竟暗杀他的机会很多,尤其是先前跟啄尸者战斗时,就是绝佳的出手机会,但尤金并没有行动。现在看来,海瑟薇派他过来,多半是想更多的了解自己,也说明她仍然想要再次利用他这颗棋子!

    “得到圣女的身份,还是不肯罢休么……”杜迪安眼眸微眯,心中泛起一丝杀意,扫了一眼旁边的伊恩等人,看见他们的神情,心中顿时有所了解,缓缓道:“队长,这是我们的私事,希望你们不要出手,如果他死了,等回去以后只需跟上面通报一声,被魔物所杀就行?!?br />
    伊恩、马丁等人微怔,见杜迪安满脸杀气地模样,知道这场战斗已经无法阻止了。伊恩知道杜迪安说这话的目的,是担心他们忌惮尤金背后海瑟薇殿下的存在而出手相助尤金,但他们怎么可能干这样的蠢事?

    不用想也知道,能够得罪海瑟薇殿下的人,背后的力量也绝非小可,不是他们这些没有大靠山的普通龙荒卫能够招惹得起的,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倒希望这两个人同归于尽,全都死在这里最好,这样回去以后跟谁都不用交代。

    只是,此刻上面还有魔物沉睡,若是二人战斗的动静过大,惊动了魔物,只怕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犹豫半响,伊恩还是低声道:“你们要不等上面的那东西离开了再打?要是惊动它的话,大家都会没命?!?br />
    尤金冷笑一声,道:“不用,对付他,不会闹出什么动静的?!彼低?,全身的肌肉微微膨胀起来,脸颊上的颧骨下侧隐隐浮现出金色鳞片轮廓,正是全力释放出魔痕力量的特征。

    看见他的变化,伊恩顿时一怔,脸色微变,他对温度感应极其灵敏,虽然没有热感视觉,但还是能感觉到尤金身体散发出的温度出现了明显变化,骤然升高了好几度,这已经超出了正常人体的温度,若是换做普通人的话,这样的体温早已会高烧到暴毙。

    杜迪安的感受最直观,清晰地看见尤金体内的热量迅速沸腾,旺盛了数倍,比在场所有人体内的热量都强,包括一直热量最旺盛的马丁,都不及此刻尤金体内的热量浓度,隐隐逼近了拓荒者的级别。

    他没有惊讶,反而松了口气,还好海瑟薇没有太丧心病狂,直接派来一名拓荒者过来观察他,那样的话,他真的没有多少底气与之交战。

    不过想想也是,即便是在高手如云的龙族中,拓荒者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少之又少,大多都处于高层位置,又怎么会耗费时间过来观察他这一个小棋子。

    马丁注意到伊恩的神色变化,朝他望了过去。

    伊恩给了他一个眼色,马丁微怔一下,眼中有一丝深沉的忌惮,面色凝重地看着尤金,手掌悄悄地握紧了战刀,他有种预感,尤金斩杀了杜迪安后,多半不会给他们留下活口,免不了还有一番苦战。

    卢娜和罗丝玛丽,鲁比等人看见伊恩和马丁传来的目光,顿时领悟过来,各自暗暗警戒起来。

    闷热的封闭巢穴中,顷刻间剑拔弩张,杀机四伏!

    密密麻麻的白色卵蛋轻轻跳动着,像一颗颗眼珠,静静地观察着这些侵入者间的内战。

    尤金轻轻一笑,向杜迪安道:“你的热感视觉应该已经看到了吧,先前你口气似乎还很大,还回去通报一声我被魔物杀死了?呵呵,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归顺海瑟薇殿下,回去的话,跟我去面见殿下,听候殿下处置,怎么样?”

    杜迪安心中一动,控制着脸上慢慢露出难看之色,甚至逼出一点冷汗,手掌也不自禁地微微握紧,似乎想要后退,但又迈不动脚步的模样,阴沉着道:“我效忠的是海利莎圣女,你要是伤了我,圣女不会放过你的?!?br />
    尤金嗤笑一声,道:“之前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杀了我么,怎么现在怂得这么快?”说的同时,朝杜迪安缓缓地踱步走去。

    杜迪安看着他慢慢靠近,缓缓后退一步,反手拔出了弓箭搭上瞄准,以弓箭手的特性,率先出手,同时后退拉开距离。

    尤金微微冷笑,踏出的脚步蓦然疾速快步夺出,如虚影般一晃便避过杜迪安的箭矢,瞬间逼近到后退的杜迪安面前。由于周围都是白色卵蛋,本就不算宽敞的巢穴中更显拥挤,杜迪安的弓箭手在这样的环境中完全施展不开,这也是尤金不屑的原因之一。

    “结束了,卑劣的小子!”尤金战刀扬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杜迪安,猛然挥斩而下。

    杜迪安脸上的难看之色却忽然消失,而是平静地看着他,甚至有一丝淡淡微笑。这一抹忽然涌现的危险,让尤金心头一跳,微愣一下。

    嘭!

    杜迪安瞬间出拳。

    拳头像黑色炮弹,骤然砸在尤金的胸膛上,龙荒者的新人制式战甲瞬间凹陷进去,隐隐有骨骼碎裂地声音响起,沉重的巨力让尤金的身体失衡,向后倒退而去,挥下的战刀自然也失去力道,虽然姿势没变,但被杜迪安轻易侧晃躲过,以攻为守给化解。

    蹬蹬蹬!尤金连退三步,看见杜迪安作势欲扑,急忙脚掌一跺,纵身后跃开来,拉开十多米的距离。

    他脸色有些难看,甚至流出了冷汗,同时感觉有些愤怒,作为一个持刀的战士,居然主动跟弓箭手拉开距离,这简直是耻辱!

    不过,在这一刻他也管不了这些了,真正让他恼怒的是,自己再一次上当,被杜迪安给阴了!

    杜迪安扑击的姿势瞬间收回,原地静静站着,再次握住弓箭搭箭瞄准他,却含箭不发,似乎在寻找尤金的破绽。

    尤金被他的箭头指着,不敢再冒然轻举妄动,全力应对,随时准备斩开这一箭,然后在杜迪安补箭的空隙挺身上前,先前是他大意了,才会被杜迪安击中,不管怎么说,杜迪安始终是个弓箭手,先前跟啄尸者战斗时表现的刁钻箭术,说明在此道上钻研了不少时间,近战能力自然就会相对较弱。

    二人相互对峙,气势凝重,时间似乎也停止流动。

    在凝重的僵持气氛中,浑然不觉身外之物,但时间已经转眼过了两三分钟。

    尤金轻轻地喘息着,胸口时时传来的疼痛感让他愤怒,但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先前中拳的那一刻,他身体的本能反应更快,及时鼓起了力量护在胸前,否则受伤更重。

    吃了这一拳,他也并非毫无收获,至少能判断出,眼前这少年的力量,虽然跟自己有所差距,但差距并不大!

    而这点差距,利用技巧,战斗的谋略,很轻易就能弥补过去。

    好在,周围的环境帮了他,在这狭小的环境内,杜迪安将不得不跟他近战!

    在思索时,尤金陡然一怔,顿时感到一丝愤怒,他再次被骗了!

    杜迪安含箭不发,分明是要耗损他的精力和体力,根本就没有射箭的意思!但在这样的对峙中,他却时刻需要保持在全盛状态,否则先前杜迪安一拳的蛮力足以发挥出极其迅捷的箭矢,让他无从躲闪!

    “该死!”尤金心中大骂一声,猛然率先挺身攻出,继续僵持下去的话,时间越久,他越吃亏!

    望着尤金扑来,杜迪安果断射箭。

    嗖!

    箭矢掠过,尤金飞速挥刀,将箭矢挡开。

    杜迪安射出一箭后便想也不想地收起弓,双眼紧紧地盯着尤金,反手拔出一支箭。

    嘭!

    在战刀挥来的同时,他手持箭刺向尤金面目。

    尤金身体如游鱼般一滑,躲过杜迪安的箭,同时斩向杜迪安。

    杜迪安看见他的身法,顿时想到看过的龙刺篇,这身法正是其中一种。

    他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身体一矮,躲避战刀的同时,抬脚踢向尤金的裆部。

    尤金脸色一变,急忙后退,跳开几步,愤怒地看着杜迪安,道:“卑劣的小子,你就只会这些阴招么?!”

    “能致胜的招,就是好招?!倍诺习怖淠氐?。

    尤金满脸怒容,心中却格外冷静,这愤怒只是做出来给杜迪安看的,让他以为自己处于愤怒状态,道:“阴损的小子,你隐藏的实力已经暴露了,我承认,单在体质上面,你跟我差不多,但你还是死定了,你的弓箭只是初级界限者的配备,发挥不出你的力量,但我有刀!”

    杜迪安微微眯了眯眼,道:“我也有?!?br />
    “在哪?”

    “你手里?!?br />
    听到这样猖狂的话,尤金怒极反笑,道:“那我就送给你!”低吼一声,拽开步子猛地飞速冲出,身影呈直线掠动,单刀刺出。

    战刀刺出的同时微微抖动一下,这细微的抖动极其关键,会迷乱对手的判断。

    杜迪安全身肌肉收缩,瞳孔缩小到极致,紧紧盯着他,虽然他还是高级狩猎者阶段,而他自我估算出的力量,只是捕猎等级四十五左右,也就是初级界限者老手的级别,跟眼前的尤金相差悬殊,但不知为何,他感觉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仿佛心底渴望着这样的战斗,甚至有种想要将对手侵吞的**。

    嗖!

    在战刀刺来的瞬间,他猛地退出数步,身体一晃,避来这一刀。

    “别逃??!”尤金迅速追上,狞笑道:“你不是要刀么,我来送你了?!?br />
    杜迪安身体瞬间扭动,躲过这一刀,同时两手撑地,如扑食的恶狼一样蹿出七八米外,来到尤金先前所站的位置,跟他的方位对调了。

    旁边的伊恩、马丁等人看得脸色微变,有些震惊,没想到这两个“新人”隐藏的力量都这么强,尤金已经够让他们吃惊了,但这个杜迪安所表现的反应力和速度,似乎更加迅捷和灵敏!

    嗖!

    尤金持刀再次冲来。

    杜迪安双眼紧盯着他,身体快速爬动,姿势极其怪异,浑然不像人类的姿势。但这一刻杜迪安已经顾不得什么姿势了,脑海中只有战斗,而战斗只有两件事,躲避,以及攻击!

    他在寻找攻击的破绽!

    身体同时本能地躲避着,尤金的奇妙身法和挥舞战刀的刁钻角度,全都落入他的眼中,他已经来不及像先前那样思考布局,只是本能地躲避着,同时他心底有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是猎人在捕猎前的兴奋嗜血感觉!

    嗖!

    杜迪安身体晃动,再次躲过尤金的一次斩击。

    好快!他身体爬到另一端时,视线周围快速变幻的场景,让他心底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他顿时有些兴奋起来,胸前的魔痕似乎在轻轻扭动,传给他奇妙的感觉。

    “你就只会躲吗?!”尤金连续数次攻击不中,有些心惊,他感觉自己的速度似乎变慢了,或者说是杜迪安的速度变快了,难道在这短短数息间的战斗,他的体质就发生了惊人的成长?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他心中浮现出一丝忌惮的感觉,装作愤怒地模样咆哮道。

    在他咆哮着扑来时,杜迪安脑海中跳动出一个信号:“杀!”

    他没有思索,身体已经骤然扑了出去。

    尤金看杜迪安扑来,不禁眼中露出一丝喜色,知道杜迪安中计,怒吼着猛力挥斩而去,采用了「龙刃篇」中破坏力最大的一式格斗架势,龙神斩!

    这一刀势大力沉,能将力量百分之两百的发挥出来,但因此也注定没有太多的曲线和技巧。

    杜迪安眸子瞬间一眯,身体怪异扭动,像是除了手脚外,身体四周还有几条看不见的肢体在协助他,瞬间从战刀旁擦身而过,手掌骤然伸出!

    他的指甲在手掌伸出时,竟暴涨许多,握住尤金手腕时,指甲顿时深陷进他手腕的血肉中。

    “脱!”杜迪安心中一声低吼。

    噗地一声,尤金的手腕猛然断裂,竟被他活生生撕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