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去察看情况?”

    “派谁去?谁会愿意去?”

    伊恩、马丁等人微愣,皱起眉头。

    尤金感受到杜迪安的目光,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道:“你说话就说话,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提议让你去?!倍诺习埠苤卑椎厮档?。

    尤金差点没气歪嘴,道:“这种事情都是谁提议的谁去,你提出来的,当然是你去,你让我去是什么意思?要陷害我?”

    杜迪安平静地道:“先前战斗时你退缩了,这个时候是你戴罪立功的机会,再说了,我的能力偏向感知,你擅长战斗,身手灵活,如果发生意外也能及时回来,我跟你无仇无怨,怎么可能陷害你?这都是根据目前的情况来说的,每个人都必须为队伍做出贡献,不是么?”

    尤金脸上怒意更盛,但双眼中寒光深沉,他的余光扫了一眼伊恩和马丁、罗丝玛丽等人,见他们都没有吱声,心中的杀意更浓了。

    “你也说了,你是感知能力,我提议让你去,这样的话你不用靠近,就能看见那东西是离开了,还是在沉睡?!庇冉鸢蛋滴战羧?,冷着口气说道,他没有顺着杜迪安的话说,因为杜迪安把话说的太过滴水不漏了,如果换做一个愣头青,还会被杜迪安的话牵着鼻子走。

    毕竟,说到身手灵活,马丁和伊恩在队伍中表现最强的两人。

    但他却不能提出他们,一旦提出,就等于丢失了他们的票选,会被推到对立面。

    杜迪安平静道:“我的感知只局限于热源感知上,那东西能够悄无声息地靠近听风者的巢穴,击杀听风者,不用想也知道是冷血型魔物,我的感知对它毫无用处?!?br />
    “你!”尤金双眼直视着他,忽然目光闪动一下,怒声道:“你分明是要害我,就因为上次你要玩弄那个小女孩被我阻止了,你就一直怀恨在心?”

    杜迪安微怔。

    伊恩、马丁等人目光一闪,眉头皱了起来。

    杜迪安马上反应过来,这是故意编出话来告诉其他人,他提议的目的不纯,别有用心,这样的话别人赞同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你还有脸说上次的小女孩?”杜迪安蓦然起身,勃然大怒地瞪着尤金,反应极大,把尤金和伊恩等人都吓得一跳,还以为他要动武,只听杜迪安满脸气愤地道:“你还是人吗?!那小女孩还没你身高一半,七八岁都不到,你就能做出那种恶心的事情,现在居然还反咬我一口!是,我承认,是因为那件事情看你很不顺眼,对你有想法,但这次的提议,只是出于目前的局势所考虑的?!?br />
    尤金望着杜迪安盛怒的模样,微微愣住,如果不是他知道自己只是随口编的这么一个事情,他们之前完全不认识,只怕连他自己都要信了杜迪安。

    想到这点,他心头猛然一惊,余光望去,顿时注意到伊恩等人看来的目光带有一丝鄙夷,尤其是罗丝玛丽的眼中,充满厌恶。

    他心头凉了一半,本以为编出这个事情,杜迪安会否认,会辩解,他已经准备好后续的话,让杜迪安的否认和辩解显得苍白和虚假,但没想到杜迪安直接承认了!

    而且还反打一耙!

    狠!

    够狠!

    他脸色难看,死死地盯着杜迪安,攥紧了拳头。

    杜迪安同样逼视着他,满脸愤怒,胸膛剧烈起伏,似乎忍受着极大怒气。

    “我赞成?!甭匏柯昀龀錾?,“上次战斗时,尤金就没有出力,这次可以上去察看下情况,那东西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多半是沉睡了,应该没什么危险?!?br />
    听到她的话,尤金差点没气得吐血,没什么危险?那你们怎么不去?

    马丁深深地看了一眼杜迪安,瞥了一眼满脸憋屈的尤金,漠然道:“我也赞成,继续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既然要派人上去的话,目前最合适的人,我推荐尤金?!?br />
    尤金险些呛出一口血,还推荐?这尼玛还是什么好事了?要你推荐?!

    伊恩向尤金道:“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你就去上面看看吧,如果有危险的话,我们会及时支援你的?!?br />
    “就是?!甭潮壬っ沤洗?,道:“怕什么,小杜说的有道理,那东西很可能沉睡了,兴许悄悄走了也不一定,只是我们没察觉到,你就远远地看一眼是什么情况就行,有什么好怕的?!?br />
    尤金气得脸颊发紫,咬着牙道:“没什么怕的,那你怎么不去?”

    鲁比翻着白眼,道:“你看我这体型,像是能跑得快的人吗?”

    噗!

    尤金差点没气昏过去,他环顾了一眼众人,知道大势已去,无法挽回,不管他怎么极力争取,这些人都不可能让杜迪安去,更不会让鲁比去。

    毕竟,鲁比是他们的老队员,有感情,而杜迪安又是感知型队员,自然是不可或缺。而他是战斗型的,但在战斗上面有马丁和伊恩,自然就不会太看重他了。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怒意忽然收敛下去,冷冷地盯着杜迪安,道:“本想多观察观察你,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闻言,杜迪安目光一闪。

    伊恩、马丁等人听到尤金的话,伊恩立刻道:“尤金,别冲动!”

    “你什么意思,要自相残杀?”马丁眯着眼,凝视着尤金。

    鲁比和罗丝玛丽同样看着他,脸色有些不善,这不是帮杜迪安,而是他们讨厌尤金这样的人。

    “呵呵……”尤金望着众人的反应,嘴角微微抽动一下,却扯出一抹笑容,只是眼中毫无笑意,轻声道:“真把人当软柿子捏了?伊恩,马丁,你们最好不要插手,这是我跟这小子之间的事情?!?br />
    伊恩皱眉,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私怨,在执行任务中,就不许内讧!”

    尤金呵呵一笑,道:“你说的没错,所以我也要执行我的任务了?!?br />
    “你的任务?”

    尤金缓缓拔出战刀,轻声道:“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即便你们回去了,也活不下去的,这小子招惹到了海瑟薇殿下,殿下派我来本来只是观察观察他,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但既然他找死,我就成全了他?!?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