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居然……有另一个巢穴?!币炼魍胖芪Ъ啪菜柿⒌耐衷舶咨训?,有些怔住。

    鲁比吞咽下一口唾沫,道:“这里该不会是听风者的产卵巢吧?难道说这些……都是没有孵化出来的听风者?”

    听到他的话,卢娜和罗丝玛丽等人眼中一亮,露出几分贪婪炽热之色,如果这些都是听风者的卵,就意味着这些都是稀有魔物幼崽,只要待其孵化进入成长期,就能够宰杀取出寄生魂虫,而以周围密密麻麻的卵蛋数量来看,少说也有几十颗,简直是天降横财!

    轰!

    陡然间,头顶上方洞穴中传来剧烈地轰鸣,将众人的思绪拉回现实,尚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就听见一声愤怒地咆哮声,洪亮至极,如怒雷一样炸响。

    在这咆哮声中,整个巢穴微微颤栗,岩壁上黑糊糊的物质脱落下来。

    伊恩等人脸色瞬间苍白,急忙抬头望去,从他们开凿的窟窿处掉落下大量沙尘,似乎随时会垮塌下来。

    “快,找出口?!币炼鞣煽斓?。

    杜迪安微微摇头,道:“没用的,这里没有路,是封闭的?!?br />
    刚欲行动的鲁比和卢娜等人怔住,不解地望着他,眼中还带有一丝恐惧,似乎害怕真如杜迪安所说那样。

    杜迪安微微苦笑,道:“周围一点流风都没有,而且队长你没有感觉到么,这里的温度非常高,比地表高得多,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里的环境是根据卵巢的环境构造的,要孵化这些卵蛋,需要较高的温度,所以听风者把这里完全封闭了,即便有通道,也是封闭的,需要凿开,而且通道只会是连接在上面的洞穴中?!?br />
    听到他的话,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周围的异常温度和闷热的空气,确实如杜迪安多说,没有一丝微风。

    卢娜忍不住道:“那,那我们怎么办?在这里等死吗,那东西等会儿就会钻进洞穴,找到这里了,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

    伊恩脸色变幻一下,咬牙道:“事到如今,只能拼死一战了,马上布置陷阱,准备好作战,如果找到机会就冲出去,鲁比和尤金,你们先找找出口,兴许有别的出口也不一定?!?br />
    鲁比和尤金点点头,高举着火把,顺着白色卵蛋的间隙处落脚走去,不一会儿,二人便返回到队伍前,鲁比涩然道:“真的没有出口,到处都是岩壁?!?br />
    闻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伊恩等人也神色一黯,有些失落,不过先前有所准备,倒也没有太过失望。

    伊恩和马丁很快收拾心情,继续准备手里的陷阱,有特殊材料制作的毒网,有暗箭弹射筒等随身易带的陷阱材料,摆在窟窿下方的暗影处。

    片刻后,陷阱制作完毕。

    伊恩深吸了口气,后退几步,躲到旁边一个白色卵蛋附近,低声道:“准备伏击?!?br />
    众人全都屏息以待。

    过了数分钟后,马丁忽然开口,压低声音道:“上面似乎很久没有动静了?!?br />
    伊恩微怔一下,忽然想起来,自从先前那一声咆哮后,上面的动静就渐渐停歇下去了,难道说那东西放弃了追杀他们?

    躲在另一处白色卵蛋后面的卢娜悄悄地道:“会不会是它的身体太大,卡在了洞穴里,进不来?”

    “有可能?!币炼髂抗馕⑽⑸炼?,回忆了一下先前听到的咆哮声位置,摇头道:“它应该还在洞穴中,没有离开?!?br />
    众人自然知道这一点,如果是离去的话,那响亮的脚步声就会渐渐走远,但事实并没有,而是停了下来,显然,那东西在挤不进洞穴后,似乎准备守株待兔。

    继续蹲了一会儿,尤金率先站了起来,大口地喘息,道:“这里太闷热了,既然它进不来,我们要不到上面去等吧?”

    伊恩眉头一皱,立刻道:“小声点,别惊动它,这样体积的东西胃口大,一般没多少耐心,等会儿就会离开,你不要轻举妄动?!?br />
    尤金耸了耸肩,却没再说什么。

    渐渐的,随着外面的动静一直没响,众人都从各自潜伏的地方走了出来,一个个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杂乱的头发耷拉在坚硬的脑壳上,只有伊恩全身一点汗水都没有,体温也非常正常。

    “我们就这么等下去么?”鲁比问道。

    伊恩点头,“等到它离开为止?!?br />
    见别无他法,众人也都不再多说什么,各自找块干净地方坐下休息。只是,这巢穴中几乎没有半块干净地方,地面上全都是黏糊糊的东西,既像是粪便,又像是魔物身上分泌出的黏液,有的像是蜕下的软皮,黏稠地耷在一起,像泥浆一样散发出浓重臭味。

    在闷热的气温中,这臭味挥发到极致。

    卢娜紧捂住鼻子,脸色苍白无比,身体软绵绵地,像是随时会昏迷。

    伊恩和马丁等人看见她情况不妙,有些担忧。伊恩给卢娜扇风,道:“你喝点水吧,缓一缓?!?br />
    卢娜虚弱地点点头,从背囊里取出水喝了一些,脸色稍微好了一些,但没过多久,又全身大量出汗,脸色无比苍白,瘫坐在了地上。

    马丁皱眉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这里的味道太浓了,要不,让卢娜一个人先上去吧,在上面待着?!?br />
    伊恩看着随时会被熏昏的卢娜,犹豫一下,点了点头。

    众人合力将卢娜送上了窟窿外面。

    卢娜趴在头顶的窟窿边,大口地喘息着外面的“清新”空气,稍微舒缓了一些。

    杜迪安看见卢娜这番模样,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及时将「惧染者」魔痕替换了,过度灵敏的嗅觉在某些时候很好,但弱点也非常明显,虽然卢娜不是贵族小姐,没那么矫情,能够忍受一些难闻的气味,但这不是忍受的问题,而是身体的生理反应。

    就像有些人闻到某些气味,就会呕吐。

    在人的五感中,气味是对神经刺激最强烈的感官,过度的刺激神经,导致身体承受不住而昏迷也很正常,并不算心理素质差。

    “我们散开点,别围在一起?!币炼飨蚱溆嗳怂档?。

    众人各自坐的位置稍微拉开一些,默默地等待。

    巢**寂静无声,只有密密麻麻地白色卵蛋一收一缩地轻轻跳动。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转眼间十几个小时过去,洞穴上面依然毫无动静,甚至让人怀疑那东西已经离开了。

    但众人依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那东西很有可能在那里睡着了。

    一转眼,五天过去。

    巢穴中,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虽然经过五天的时间,众人早已习惯了这闷热又奇臭无比的环境,但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先前造成那么大动静的东西,居然能在外面等待这么久!

    按照伊恩最初的推断,这东西应该很快就会离去,甚至不会超过一天。

    但现在一等就是五天,外面依然毫无动静。

    “这里温度太高,我们的食物都快变质了?!甭匏柯昀鋈〕鏊攘艘坏?,只沾湿两瓣嘴唇便收起,向伊恩道:“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会活活饿死在这里面的?!?br />
    尽管在等待中,众人没有消耗体力,但每天的基本需求依然很高,而他们的食物虽然被密封了,能够防水,但耐不住高温。

    伊恩脸色阴沉,一语不发。

    罗丝玛丽见他没有计策,叹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鲁比,在进入洞穴前鲁比将装食物的包袱给丢弃了,如今他们只能依靠自己背囊里的食物度日,而这些食物只够他们省吃俭用半个月,虽然半个月过后,他们也不会饿死,但在一直空肚子的状态下,身体各方面的状况自然也会下降,包括反应力。

    “我觉得,继续等下去不是办法?!倍诺习采艘谎鄱囱ǜ鞔ψ诺闹谌?,见时机差不多了,眼中冷光一闪,低声道:“如果那东西睡着了,一睡就是半个月,我们根本撑不了这么久?!?br />
    “那你说怎么办?”马丁斜眼向杜迪安道,尽管先前几次杜迪安的表现不错,让他有些欣赏,但连续五天待在这里,他已经有些烦躁了。

    杜迪安望着坐在一颗白色卵蛋旁的尤金,道:“我觉得,需要派个人去察看一下情况,看看那东西是真的沉睡了,还是悄悄离开了,如果是沉睡了,我们兴许可以在它熟睡时,悄悄离开?!?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