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执行这么多次任务,还是头一次遇见这样的捡漏事情,哈哈?!甭潮却笮Φ?。

    “没这么简单?!甭矶《自谔缯叩氖灞咦邢复蛄?,眉头紧锁,低声道:“这只听风者的伤口是一击致命,全都是最薄弱的地方,并不像是寄血者造成的?!?br />
    伊恩心中一动,向马丁道:“怎么说?”

    马丁用匕首挑着听风者的肉囊和下颚伤口,沉声道:“你看,这两处伤口的痕迹,都不是寄血者的触手能够造成的,除了这两个地方的伤势,其余地方全都完好无损?!?br />
    伊恩凝目望去,顿时动容,道:“你是说……”

    “没错?!甭矶』夯浩鹕?,目光阴沉,缓缓扫过众人的脸庞,道:“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它应该是被别的魔物杀死的,而且是被压倒性击杀,毫无还手的力量?!?br />
    卢娜和鲁比顿时愣住。

    罗丝玛丽微微睁大眼睛,道:“你是说……这巢穴里还有别的魔物?”

    马丁看了她一眼,微微摇头,道:“不能确定那东西是不是还在这里,但,这听风者应该是被更高级的魔物所杀!”

    卢娜喉咙滚动一下,怔道:“更高级的魔物?能够压倒性地击杀听风者,还不被听风者察觉的魔物……难道是……从红色荒区中出来的高级魔物?”

    马丁面色阴沉,没有回答她,而是望着伊恩。

    伊恩没有犹豫,当机立断地道:“马上取出它的寄生魂虫,离开这里?!?br />
    鲁比不敢耽搁,迅速翻找出听风者体内的寄生魂虫,这是一只像小蜘蛛一样的魂虫,全身沾满听风者的血,被装到瓶子口不停挣扎。

    鲁比刚扭紧瓶盖,陡然,洞穴外面传来轰地一声巨响,地面微微颤动。

    众人脸色大变。

    伊恩蓦然抬头,望着后方的洞穴出口方向,脸色有些发白和难看。

    轰,又是一声巨响,似乎是某种巨物的脚步声,在逼近巢穴。

    杜迪安感受到脚下的颤栗,脸色阴沉,从这剧烈地动静就可以想象出此物是体积是何等巨大,虽然体积并不能绝对性地判定一个魔物的力量强弱,但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体积大的捕猎等级往往都很高。

    “是,是那东西回来了?”鲁比一张黑脸也有些发白,这样形似脚步声造成的强烈晃动感,他脑海中已经本能地浮现出一道巨大的恐怖轮廓。

    伊恩回过神来,犹豫一刹,立即道:“往里面跑,躲到最里面去!”

    如果这东西就是击杀听风者的魔物,那么毫无疑问,他们小队遇上将毫无胜算,毕竟,即便是他们遇上听风者,也要一番苦战,而后者却是压倒性地轻松击毙听风者,这样的力量能轻易屠灭他们小队,只能躲!

    而且,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取得了听风者的寄生魂虫,接下来只需要考虑怎么生存下去,活着回到巨壁中。

    马丁和卢娜、罗丝玛丽等人对伊恩的命令不疑有它,立刻跟着伊恩的背后跨过听风者的尸体,朝洞穴里面冲去。

    尤金看了一眼杜迪安后,也紧随其后,不敢落队。

    杜迪安回头看了一眼洞穴出口方向,估计是岩壁太厚的缘故,导致他的热感视觉无法看见洞穴外面那东西的热量,毕竟视觉的穿透性有限。

    他脸色阴沉,没想到初次执行任务就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在荒区中果然随时都会发生意外。

    他跟在伊恩等人后面,钻入到洞穴中,虽然本能告诉他,这不是一个好的办法,但眼下一时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主意。

    很快,众人一路前行。随着深入,在地面看见的魔物骸骨越来越多,腐臭的尸浆和粪便也随处可见,魔物显然没有清扫卫生的概念。

    轰,轰……

    巢穴外面的轰鸣声渐渐被拉远,但依然清晰可闻。

    跑出数百米后,陡然,最前方的伊恩身体一顿,停了下来。

    众人抬头一看,没路了。

    前方是死胡同,将去路堵住,显然,这里已经是巢穴的最深处。

    “该死!”伊恩一拳砸在岩壁上,满脸愤怒。

    轰,轰,颤动声在巢穴外面缓缓逼近,周围的岩壁微微颤动,掉落下沙粒,那东西似乎在挤入洞穴中。

    “难,难道它察觉到我们了?”鲁比颤声道。

    如果这里是洞穴最深处,他们一路而来没有见到别的活物,那东西还要钻入洞穴中,显然是察觉到了他们几只,否则没理由继续跟来。

    伊恩和马丁等人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难看,如果被这样的东西给盯住,想要逃脱就非常困难了,而且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所有人的心情瞬间沉重无比,空气凝重得让人无法喘息。

    杜迪安也知道遭遇到生命?;?,心脏怦怦跳动,全身血液飞快流动,像要燃烧起来一样,有种本能地躁动感,但他很快便抑制住了这种焦躁的感觉,飞快冷静下来,目光扫视着四周,瞳孔收缩成一个小点,使得眼白过大,看上去有些异样惊悚。

    “嗯?”杜迪安忽然瞧见,脚下的地面中似乎有微弱的热量源。

    他心头一动,猛地想到一个可能,立刻道:“在我们脚下,应该还有个巢穴,马上凿下去!”

    “什么?”

    伊恩等人一愣。

    杜迪安急道:“不想死就马上凿出通道,这下面应该是听风者的第二个巢穴!”

    看见杜迪安紧迫的样子,伊恩顿时回过神来,虽然来不及思考原由,但眼下也没别的办法,立即道:“听小杜的,快点!”

    所有人见此,立刻取出背包里的鹤嘴锄,全金属特制的鹤嘴锄并非木式把柄,因此能极大程度地发挥出他们的力量,刨土的速度飞快。

    在众人凿的同时,杜迪安给众人解释道:“这附近没有听风者居住的样子,它凿这么深的地方,肯定有别的用途,我的热感视觉在这下面看见了微弱的热量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很可能是它产的卵!”

    “下面有热量源?”听到杜迪安的话,伊恩等人眼睛一亮,凿土的速度更卖力了。

    嘭地一声,半分钟不到的时间,众人便合力凿出一个巨坑,随着鲁比地奋力一锄,脚下的泥土顿时塌陷了下去,众人随之掉落进去。

    落下七八米的高度,众人便掉落到地上,所有人顾不得身上疼痛,手掌一拍迅速翻身爬起,警惕地看着周围。

    然而,在手掌拍在地上时,触感却是极其黏稠的,像是无数鼻涕一样的黏液,但这黏液的黏度远非鼻涕可比,比黏合胶水的黏度还高。

    杜迪安翻身爬起后迅速向四处望去,顿时看见无数白色的卵蛋在这个空洞幽暗的巢穴中,巢穴中有几根高耸的支柱,上面缠绕着大量黏稠的丝状物质,而这些白色卵蛋,微微收缩着,就像心脏在一收一放地跳动,上面散发着淡淡的腥臭味,以及像泔水的气味。

    杜迪安心中松了口气,自己的猜测没错,这里果然是那听风者的真正巢穴。

    伊恩等人也反应过来,哧啦一声,鲁比重新点燃了两根火把,高高举起,照耀着巢穴中的景象,摇曳的火光在白色卵蛋上飘动,明灭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