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想到啄尸者这样的守卫者,当即低声提醒道:“小心点,洞穴里可能藏着有智慧的魔物?!?br />
    听到杜迪安忽然出声,伊恩等人吓得一跳,当听到他的话时,站在附近的鲁比立刻道:“你看见了?”

    杜迪安微微摇头,指着那块银色鳞片,道:“这不是听风者的鳞片,说明这里可能有别的魔物,我们先前的引诱却没有惊动它,说明这东西应该进化出不弱的智力?!?br />
    伊恩顺着他指去的方向,看见了地上的鳞片,微怔一下,皱起了眉头,低声道:“不错,大家小心点?!?br />
    尤金笑道:“这太大惊小怪了吧,只是一块鳞片,也有可能是听风者捕猎回来的魔物留下的,魔物能够进化出多少智力?咱们那样的引诱,早就会惊动它了?!?br />
    马丁没有理他,向伊恩道:“杜迪安说的有道理,小心点?!?br />
    伊恩微微点头,压低身子,一手握着战刀,一手抓住一把匕首,缓缓地向前行去。

    尤金见没人搭理他,眉毛微挑,随即知道先前自己的举动失了人心,他轻笑一声,也不在意,悠悠然地跟在伊恩等人后面进入洞穴中。

    随着不断深入,洞**涌出淡淡的微风,伴随着强烈的腐烂尸臭味和其余的粪便混合的怪味,即便是杜迪安等人也被刺激得皱紧了眉头,而卢娜早已堵住了鼻子,脸色难看,不敢大口喘息,先前优越的嗅觉在这一刻成为她致命的弱点。

    这洞穴的岩壁上全是糊着黏稠腥臭的液体,以及潮湿的粪便等物,污秽至极。众人深入上百米后,顿时看见地面散落着一些魔物的骸骨,上面还沾着皮毛和没有啃噬干净的血肉,伊恩蹲下检查一番,看见上面的咬痕后,表情凝重了几分,道:“确实是听风者的巢穴,小心点?!?br />
    众人心中暗凛,微微点头。

    伊恩继续在前面带路。

    洞穴的弧度蜿蜒向下,像一根漆黑粗壮的油腻肠子。

    众人屏紧呼吸,心中紧张,知道在这听风者的巢穴中战斗,多半会较为吃力,而且他们还不清楚里面除了听风者外,还有没有别的魔物。

    杜迪安本想让众人点燃火把,在洞口以烟熏之法来逼出洞**的魔物,但是考虑到尤金的存在,以及其他因素,他还是忍住了提议。

    转眼间,众人深入到洞穴四五百米的深度,中间绕过两道拐角,在洞穴上方和地面并没有嶙峋的岩刺,四壁异常光滑,随地可见一些大小不一的魔物。

    当深入到四百多米时,众人还看见几只身体被撕咬烂掉的行尸,只残存着脑袋和肋骨以上的部位,在地上缓慢地爬动着,发出虫子般低微的声音,在这寂静洞穴中显得有些惊悚。

    被吓到的伊恩看清是行尸后,恼怒地将其全部击毙,随后继续前行。

    “咦!”伊恩忽然看见一物,不禁身体一顿,瞳孔轻轻收缩,停住了脚步,他抬手示意,后方的卢娜和杜迪安等人也迅速停下,掌心溢出冷汗,紧盯着前方。

    伊恩独自上前两步,凝目望去,顿时看清拦在通道上的这道恐怖阴影的面目,当看仔细后,他险些失声惊叫出来,低声道:“是寄血者!”

    马丁心脏一缩,脸色难看,寄血者是跟听风者,啄尸者一样的稀有魔物,如果在这里同时遭遇上听风者和寄血者的话,将是一番不可预料的苦战!

    他的担忧还未结束,便听到伊恩接下来的话,“已经……死了?!?br />
    死了?马丁怔住。

    卢娜和鲁比等人也是怔住。

    杜迪安的黑暗视觉灵敏,早已看清那恐怖阴影胸口有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早已流干,就像是被炽焰的东西灼穿,血液和骨骼都化作岩浆一样耷拉在伤口处固化。

    伊恩吞咽下一口唾沫,缓缓地靠近几分,战刀轻轻刺出,贯穿到这只模样像海星一样的狰狞寄血者体内,后者身体微微摇晃一下,似乎活了过来。

    伊恩立马收刀,嘭地一声,寄血者的身体笔直地倒了下去。

    伊恩脸色苍白,轻轻喘息着,试探性地用刀尖缓缓挑去,很快发现,这只寄血者的确死了,而且身体已经僵化,显然死去多时。

    他脸色变了变,难道是魔物内乱?

    犹豫片刻,他咬牙道:“鲁比,找下它体内的寄生魂虫还在不在?!?br />
    鲁比吞下一口唾沫,嗯了一声,翻出瓶子上前。

    伊恩却在打量四周,以防暗中藏着危险。过了一会儿,鲁比兴奋地叫道:“寄生魂虫还在?!本倨鹌孔?,瓶中囚禁着一只浑身鲜血像蜈蚣的小虫,在瓶内奋力地挣扎着,似乎想要击碎这面透明的壁。

    伊恩怔了一下,没想到这只死去多时的寄血者体内的寄生魂虫居然还在,要知道,寄生魂虫在宿主死亡后,如果短时间内没有找到新的宿主,就会衰竭而死,这时间一般是半个小时到三个小时,而从寄血者的僵化身体来看,显然超过了三个小时以上。

    很快,他想到寄血者的特殊身体构造,这似乎是少数宿主死后寄生魂虫能够长期在宿主体内生存的魔物之一。

    他目光凝重,低声道:“跟上,这里有点不寻常?!?br />
    鲁比兴奋地收起寄血者的寄生魂虫,握住巨斧跟随而上。

    走出上百米不久,前面出现一个拐角,在拐角另一侧传来极轻微地声音,似乎是沙粒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伊恩目光一凝,打一个警戒手势,握住兵器压低身子缓缓潜行过去。

    嗖!

    刚靠近拐角,他猛然冲出,准备突袭。

    然而,跳出拐角的刹那,他握着兵器扬起的手便停住了,瞪大了双眼,愣愣地看着面前一幕。

    在拐角的地上,奄奄一息地躺着一只魔物,下身像蜘蛛,有一个巨大肉囊和许多尖锐多关节腿脚,上身却像猎犬一样,有一颗獠牙狰狞的狗头,耳朵奇大无比,却没有耷拉在脑袋两侧,而是像硬化的扇形角质层展开,说是耳朵,反而更像是护住脑袋的盔甲。

    “听……听风者?”伊恩错愕。

    后面迅速跟上的马丁和鲁比等人同样看见这一幕,也愣在了拐角处。

    这只造型怪异的魔物正是听风者,此刻正虚弱地趴在地上,下身蜘蛛一样的肉囊被贯穿出一个大窟窿,肠子等物在地上拖拽着十几米长,有几条多关节腿脚折断,更可怖的是上身狗头的下巴不见了,只有上颚的一排牙齿,以及喉咙中的舌头,无力地耷拉在颈脖上。

    杜迪安也看到了这身上有多处致命伤奄奄一息的听风者,微怔一下,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周围的洞穴中袭来,不由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洞穴出口处,脸色微微变化。

    伊恩已经回过神来,立刻冲了上去,挥舞战刀斩在听风者断裂的下颚处,将其耷拉的舌头连带着整个上颚脑袋瞬间斩断,鲜血喷射而出。

    伊恩后退一步,躲开血雨,看着彻底倒下的听风者,松了口气,转头向鲁比道:“快来采集寄生魂虫?!?br />
    “嗯?!甭潮人鄯⒘?,立刻冲了上去。

    伊恩甩掉战刀上的血迹,轻吐了口气。

    卢娜走了过去,笑道:“看来咱们运气不错,这听风者跟那只寄血者内斗,两败俱伤,被咱们捡了一个便宜?!?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