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伊恩的话,众人脸色一变,紧张地扫视着四周,心脏怦怦跳动。

    在来之前,所有人都翻过资料,根据魔物图册上的记载,听风者属于地域性魔物,喜欢以巢穴当领地,身边有一些追随的魔物,也有生活习性相近的守卫者,而眼前这只「啄尸者」就是听风者的守卫者之一!

    啄尸者同样是赐名魔物,而且是跟听风者一样的稀有赐名魔物,同样阶段的啄尸者跟听风者实力相近,不相伯仲。而啄尸者甘愿成为听风者的守卫,主要是生活习性的缘故。听风者在进食时会分泌一种腐蚀酸液,让猎物迅速腐烂后再进食。

    而啄尸者同样是喜好食腐的魔物,所谓“臭味相投”便是如此。而且,除了胃口相近外,听风者的灵敏听觉,配合啄尸者的超强的捕猎能力,几乎是魔物中的最佳拍档之一,于是便成了彼此的守护者。

    马丁舔了舔嘴唇,低声道:“伊恩,你看着点周围,别让听风者偷袭了。玛丽,尤金,你们两个来配合我杀了它,新人杜,你在后面用箭支援,同时看着点周围?!?br />
    尤金听他叫到自己,身体一颤,有些紧张。

    罗丝玛丽却毫不犹豫地说一声“是”,便踏出队伍,迅速跟马丁站在一起,握着单手细剑准备策应马丁。

    杜迪安取弓搭箭,已经瞄准了啄尸者,随时给予支援。

    吼!

    啄尸者被伊恩击退后,手臂边的锋利骨刺有一个缺口,它愤怒地咆哮一声,下身的粗壮蛇尾扭动,朝马丁和玛丽迅速扑去,动作疾如风。

    马丁低吼一声,手臂变得粗壮许多,肤色有些涨红,猛地一跺脚迎战上去。

    他的魔痕能力是增幅力量,以及自愈,所以尽管他刚达到高级界限者,但在纯粹的力量上,却堪比高级界限者的极限,而且他的自愈能力极强,这让他的打法偏向于不要命。

    呼地一声,战刀斩出,跟啄尸者的手臂猛烈撞击在一起,刀口夹在了啄尸者手臂边的骨刺中。

    啄尸者低吼一声,抬起另一条手臂朝他的脑袋砸去。

    在旁边策应的罗丝玛丽顿时跃起,单手剑刺向它的腋下部位,由上而下,想要将其手臂斩断。

    啄尸者不得不手臂往下一转,将其细剑挡开,另一只手甩动,将试图近身缠住它的马丁甩开。

    杜迪安的箭头瞄准着啄尸者的脑袋,想要找到弱点,但这啄尸者的脑袋上像一个鹰嘴,面目是一个光滑的黑壳,没有眼睛鼻子,嘴巴隐藏在黑壳下面,想要将箭矢直接射到它嘴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站在它身体下面去射击。

    他没有轻易出箭,而是在等待。

    这啄尸者的体型大小和高度,根据魔物图册上的记载,应该只是成熟期,捕猎等级在四十六到五十二区间。

    “尤金,你还在愣着干什么!”站在旁边警惕周围的伊恩看见一动不动的尤金,忍不住怒吼道。

    尤金畏畏缩缩地道:“我,我不敢上?!?br />
    听到这话,伊恩险些气得肺都炸开,双眼直翻白眼,道:“混账,你说什么,要是他们出事了,你以为我们能活下去吗?!还不快上!”

    若非他要警惕周围暗中可能埋伏的听风者,此刻早就持刀冲上去了,哪还会在这干着急。

    尤金苦着脸道:“这啄尸者的捕猎等级是五十左右的吧,就算是高级界限者都未必能搞得定,我只是刚到初级界限者,上去还不是送死?而且还会妨碍到马丁,还不如就在这里?!?br />
    看见他一脸怂样,伊恩气得手都哆嗦了,之前赶路时尤金的表现还好,也很听话,但没想到此刻面临大?;?,反而在这里闹性子。

    他咬着牙,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向旁边的鲁比道:“你去帮忙?!?br />
    鲁比同样愤怒地瞪了尤金一眼,握着战斧迅速冲了上去。

    杜迪安站在队伍后面,听到尤金和伊恩的话,不禁眉头微皱,凝目看了一眼尤金,顿时眉毛微挑,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从热感视觉来看,尤金的心跳平缓,显示他内心很镇静,并不像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慌张和害怕,这说明他是故意的!

    他微微眯眼,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在他心中涌现出想法时,尤金似乎有所察觉,回头看了他一眼,唇边挂着淡淡笑意,眼中却有一丝深沉的冷意。

    嘭!

    刚冲上去的鲁比被啄尸者的蛇尾横扫到胸口,顿时倒飞了回去,被卢娜接住。

    鲁比脸色一片涨红,怒吼一声,提起战斧再次冲了上去。

    杜迪安知道,鲁比虽然身材魁梧,但他的魔痕能力并非是战斗型能力,而是一种生存型能力,能够吸收树叶等无毒植物当食物,维持生机。而且,他能够提前将身体中储存足够的营养,然后每天从中消耗一部分,就像蛇类冷血动物进入冬眠时一样,可以提前在身体中预存数月的食物!

    如果是比耐力和消耗,他是小队里当之无愧的王者。

    但是正面战斗的话,就稍显薄弱了。

    啄尸者下身扭动,上身左右摇摆不定,让人无法琢磨身形。它双臂挥动,朝马丁率先扑去。通过自身对热量的感应,它意识到在这群猎物中,眼前的这只最具威胁性。

    马丁紧咬着牙,挥舞战刀不断地格挡住它手臂上的骨刺利刃,战刀摩擦出火花,铮铮作响,若是普通钢铁铸造的战刀,此刻只怕早已断裂。

    嗖!

    忽然,旁边的罗丝玛丽身形一扭,以一个极其怪异地姿势冲了过去,手里的细剑刺出时悄无声息,戳入到啄尸者的一条胳膊中。

    啄尸者的上身并没有鳞甲,而是类似人类一样的灰白色肌肤,在罗丝玛丽的细剑下被直接刺穿,随着她的拔箭,扬起一片鲜红血水。

    看见罗丝玛丽命中,伊恩眼睛一亮,露出几分欣喜之色,叫道:“马丁,牵制住它,等绿毒发作!”

    闻言,马丁眼角一瞥,扫见啄尸者手臂上的剑痕,顿时松了口气,立刻挥舞战刀,连连格挡啄尸者的攻击,同时牢牢地牵制住它。所谓的牵制,便是既不让它击中自己,又不让它转身攻击他人,这需要较高超的技巧和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