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高级的魔物害怕这些神虫粉,我们为什么不在身上携带一些,这样岂不是能避免遇见高级魔物?”尤金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等离开了这里再跟你说?!币炼鞅砬槟?,道:“全队准备全速前进,进入荒区?!彼低?,给马丁一个眼色,二人率先前进,迅速越过边界,进入到荒区中,沿直线全速前进。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紧随其后。

    他注意到,在这神虫粉气味散发的附近,有不少红色热量斑点,尤其是在一些土壤中,废墟的残骸中,以及密集深草里,都潜藏着红色热量斑点。

    “卢娜,杜迪安,有任何情况,马上汇报?!鼻靶兄?,伊恩压低声音说道。

    卢娜和杜迪安微微点头,跟随在他们二人身后,处于队伍的中间位置,而鲁比和罗丝玛丽,尤金三人则在队伍最后面,?;ぷ哦诺习埠吐?,在荒野中,感知能力的队友通常是队伍里重点?;さ亩韵?。

    “前方两点半方向有魔物?!?br />
    “十点方向有魔物?!?br />
    前行途中,杜迪安将看到的一些路径上会遭遇到的魔物位置不断跟伊恩汇报,至于其他较远方向的魔物,则没有汇报的必要。

    转眼间,众人进入荒区已经过了七八分钟,虽然偶尔遇见魔物后会选择绕路,但还是离开了神虫粉刻画的边界线有三十多公里远。

    伊恩和马丁带队的速度逐渐降低下来,在全速前行中,众人的体能消耗也比较大,需要及时恢复,时刻保持最好的状态。

    在速度降低后,伊恩抽空回应了先前尤金的问题,道:“神虫粉虽然能驱散高级魔物,但对普通魔物而言,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通常在边界线的附近,会聚集大量普通魔物。当然,这里指的普通魔物,不是那些栖息在绿色荒区的捕猎等级七八级的小魔物,而是咱们所在地域的普通魔物?!?br />
    尤金愣了愣,明白过来,眼眸一转,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可以用神虫粉做诱饵,制作陷阱,将这些魔物一网打???这样清扫魔物的速度,应该会提升很多倍吧?!?br />
    伊恩点头,道:“想法是不错,曾经也有人这么想过,但想要制作出能够坑杀这些捕猎等级三十以上的魔物的陷阱,非常难,需要的材料太多,这些材料从巨壁运输到这里,风险太大,这点小杜应该清楚,你是猎人,应该学过怎么制作陷阱吧?”

    杜迪安见他说到自己,道:“是的,如果只是制作出坑杀捕猎等级十几级的魔物的陷阱,利用荒野上的资源,还能够勉强做到?!?br />
    所谓陷阱,无非是借助周遭环境的破坏力来对付敌人。而这荒野的环境,想要制作出陷阱,只能刨坑,或是借助巨石投掷,而这样的陷阱对于捕猎等级三十以上的魔物,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这也是在高级狩猎者中,猎人职业并不吃香的缘故。而到了界限者层次,所面临的环境和遭遇的魔物,导致猎人职业的作用更加降低,只能配合队友,在后面偷放冷箭,既不能单兵作战,又不具备成为团队核心的能力。

    像杜迪安所认识的格莱莉,初期也是一名弓箭手,但到了高级狩猎者时,她就成功转型成了一名刺客。

    配合她的黑织者魔痕能力,潜伏刺杀,在荒野中往往能够单独带领一个团队生存下来,可以独自猎杀高于自己体质许多的魔物。

    而杜迪安如今却依然是传统的猎人,以弓箭做战斗,单是兵器上就很吃亏。体质越高的弓箭手,对弓的要求越高,毕竟能否将自身力量发挥出来,不再是看准度,而是看箭矢的穿透力道!

    而准度,在界限者中早已是基本的要求。

    至于穿透的力道,就全凭一张弓了。

    不过,这只是这个世界的传统猎人后期的价值。杜迪安依然选择弓箭时,便早已将这些考虑了进去,对他而言,要制作出坑杀捕猎等级三十,乃至更高等级的魔物,有的是办法,只是这些办法,不适合在伊恩他们面前使用出来,容易暴露出自己的底细。

    “而且?!币炼骷绦溃骸吧癯娣巯蚶词怯筛卟愎芾?,即便是执事级的大人物,都无法碰到神虫粉,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普通的龙荒卫?!?br />
    尤金咋舌,道:“这东西既然这么珍贵,他们还直接洒到这边界,这得洒上多少啊,太浪费了吧?”

    伊恩耸肩,道:“你会觉得把资源用在铸造巨壁上面是一种浪费么?”

    闻言,尤金顿时明白过来,这神虫粉勾勒的界限,就像是一道无形的巨壁,将高级魔物阻挡,因此花上多少神虫粉都不会心痛,但如果把这资源交给他们这些人,就显得太奢侈了。

    “队长,要不,我们回去偷偷搞一点神虫粉吧?”尤金目光转动,道:“只要密封起来就行,这样的话气味就不会泄漏了,万一遭遇到高级魔物,就可以拿出来用,岂不是一道免费的保命王牌?”

    “没用的?!币炼饕⊥?,“高级魔物虽然厌恶神虫粉的味道,但不代表神虫粉真的能拦住高级魔物,否则也不会有荒区的魔物偶尔偷跑出来了。等我们跟高级魔物碰到面,引起了它的注意,就算是神虫粉的气味,也很难打消它狩猎的**,这就像我们讨厌充满粪便的肮脏地方,但如果这里面有黄金,有宝藏,那我们还会讨厌么?也只会强忍着恶心,将里面的东西挑出来?!?br />
    尤金怔了怔,苦笑了声,道:“看来是白高兴一场了?!?br />
    “你能想到的,别人都能想到,没有人是傻子?!备炼鞑⑿械穆矶±渖?。

    尤金微微苦笑,不再说话。

    “前面我曾经留下的一个标记,消失了?!甭群鋈凰档?。

    闻言,伊恩和马丁脚步微顿,转头看着她,伊恩道:“距离多远?”

    “前面十一点钟方向,二十里左右?!甭让纪肺Ⅴ?,微微摇头,道:“也有可能是被灾雨洗刷掉了吧,毕竟当初留下那个标记时,是上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中间隔了快半年了?!?br />
    伊恩目光凝重,道:“不要大意,你的标记没那么容易被灾雨洗刷?!?br />
    卢娜问道:“要不,我们还是绕一下路?”

    伊恩沉吟少许,举目四望,周围是一片废墟的城市中,远处可以看见墨绿色群山的轮廓,包围在这座废墟城市的外围,天空中雾气朦胧,湿度较重。

    “听风者是魔物图鉴上稀有的赐名魔物?!币炼髦迕嫉溃骸疤趿槊?,又是岩系魔物,能够钻土,藏于地底。根据魔物图鉴上的记载,它喜欢栖息在泥土松软的潮湿地带,喜欢吃腐烂的东西,包括腐烂的植物叶子,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腐烂的血肉尸体?!?br />
    “这一代是三号橙色荒区的西部,也是湿气较重的一带,它应该就潜伏在这座废墟城市周围的某一处?!?br />
    马丁点头,道:“我们找它难,只能按照老规矩,让它出来找我们,但这样一来,容易引来其他的口味相近的魔物,大家做好战斗准备?!?br />
    伊恩微微点头,看了一眼附近一座高楼,当即迅速从高楼外面攀爬了上去,这高楼被藤蔓爬满,看上去像是被藤蔓给支撑着一样,他爬到楼顶眺望了一会儿,返回到楼下,向众人道:“去西边,那里的雾气比较重?!?br />
    说着,带头走去。

    杜迪安和卢娜紧随其后,负责指路。

    沿途避开一些热量炽热的魔物,偶尔遇见一些行尸,或是捕猎等级十几级的魔物,伊恩带队直接斩杀,或是甩掉,没有刻意去猎杀。

    杜迪安跟在队伍中,体验着龙荒卫的工作,心中忽然明白,为什么在巨壁外面已经开拓出的荒区中,依然有那么多魔物存在,如今原因已经明了,拓荒者只负责清杀高级魔物,而界限者只猎杀任务魔物,对于其余的魔物,就懒得理会了,会浪费不必要的体能。

    而这些魔物,最终却反而存活了下来,繁殖得越来越多。

    “咦!”众人路过废墟街道的拐角,顿时看见杜迪安指出的一只魔物,伊恩看见其模样,惊咦一声,转而笑道:“居然是一只成长期的罕见赐名魔物「胞浆者」,运气不错?!?br />
    辛苦赶路的众人看见这只魔物,皆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罕见赐名魔物的寄生魂虫,在族内可以兑换两百勋章,如果是稀有魔物,能够兑换一千勋章。

    “尤金,杜迪安,你们两个谁去杀了?”伊恩笑道:“动作可要快点,被让它跑了?!?br />
    尤金兴冲冲地道:“我去吧?!彼低?,提起战刀便冲了上去。

    这只成长期的胞浆者,捕猎等级是十八到二十五区间,身体像人形,有几个脑袋一样的肉瘤,每颗肉瘤上沾满腥臭的黏液,渗透着淡黄色的液体,像是胆汁,充满臭味,利爪像树枝一样长短不齐,却很尖锐,身体歪歪扭扭地站着,看上去极具恐怖。

    如果是完全体的胞浆者,捕猎等级将达到五十七,能轻易击杀一名高级界限者,但眼前这只距离完全体,还需要再蜕变两次才行。

    “嘶!”看见尤金扑去,胞浆者张口咆哮,身体的中央腹部位置裂开满嘴利齿,身体骤然弹射而出,迎上尤金。

    尤金身法灵活,轻易地躲过胞浆者的正面扑击,擦身而过的同时反手一甩,战刀割在胞浆者的身上,划出一道伤口,喷射出黄色鲜血,溅射在他的战甲背上。

    他身体一矮,脚步迅速刹住,返身一刀刺出,瞬间贯穿这胞浆者的身体,然后手臂一抖,扩大伤口的同时又急速抽刀,抬脚踢出,将其踹得身体失衡前倾。

    与此同时,他迅速追上,战刀朝着它身上的几颗肉瘤斩去。

    在来到荒区前,他也做了不少功课,把魔物图册背了一遍,知道这胞浆者的致命处便是这几颗肉瘤,里面能孕育出小的胞浆者,这是一种单性繁殖的魔物。

    战斗结束的很快,尤金毕竟是初级界限者,能够跟捕猎等级四十的魔物交手,而这头赐名魔物虽然比同阶的普通魔物要强一些,但综合战斗力也不过只是捕猎等级三十左右,相差十个捕猎等级,就意味着碾压。

    击杀胞浆者后,尤金从它的血液中取出一只寄生魂虫,将其装到背囊里的瓶子中。

    每个人出来前都会戴上这种专门储存寄生魂虫的特制瓶子,以防走狗屎运时能够有东西盛上。

    回到众人面前,尤金笑道:“这只小东西,挺灵活的?!?br />
    伊恩微微一笑,道:“走吧,这里血腥味太重了,别引来了别的魔物?!彼低?,带队顺着街道快速走去。

    在众人从这条街道上离开许久后,躺在街道中央的胞浆者身体微微颤抖一下,紧接着似乎被什么东西拖拽着,拉入到旁边巷子的阴暗中,随即传出一阵骨骼咀嚼的声音。

    斩杀胞浆者后,杜迪安等人陆续又遇见不少的魔物,其中以行尸的数量最多,偶尔还会遇见飞行魔物,这些飞行魔物在高空中盘旋,偶尔会俯冲下来,从地面上叼起行尸或是不知名魔物,飞上天空,消失在远方。

    天色渐暗。

    伊恩停止了赶路,带领杜迪安等人找到一个废墟的地下室中住下,这里面积满灰尘和蛛网,以及一些干硬的黏稠浆液,似乎是某些魔物遗留下的口水和粪便,显然,这里曾经有魔物栖息居住。

    不过从遗留的干硬黏液痕迹来看,栖息在此的魔物早已离开多时。

    “把身上的血处理一下吧?!币炼鹘繁咛俾砥鸬牟菟?,擦拭着铠甲上的血迹,同时向其他人说道。

    尤金和罗丝玛丽,马丁等人默默无声地擦拭铠甲上的血迹,他们知道,壁外的危险,会逐渐降临,随着他们待的时间越久,战斗时沾染的血迹越来越多,引来高级魔物的几率就会越大。

    “我们已经到了这座城市边缘,前面就是大山?!币炼鞑潦妙椎耐彼档溃骸按涌掌械氖壤纯?,我们明天要去的那座大山,应该是这附近最潮湿的地方,听风者很可能潜伏在那里,今晚休息一下,明天就是真正的开始战斗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