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被人下毒了么?”尤金环顾众人,试探着问道。

    “该死的,这种龌龊的事情,居然又出现了?!甭潮让娲?,“还没出征,就耍阴招竞争,这帮卑鄙小人!”

    伊恩微微皱眉,道:“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要随便下结论,如果他们是被人下毒的,这段时间大家最好不要单独离开住所,以免被人阴了?!?br />
    尤金看了他一眼,道:“他们应该是被同队的人下毒吧?”

    伊恩转头望着他,“怎么说?”

    尤金看着他的目光中有一丝警惕,道:“一次就中毒两人,还是同一时间,如果是外人下毒的话,应该很难得手吧,而且……他们中毒了,就会被送去疗养,会填充新的队员进去。如果他们队伍中的其他人对这两个人本来不满,用这样的方法将他们踢出去不是很好么?”

    闻言,伊恩和鲁比等人皆是看了他一眼,猜到了他的意思。

    伊恩微微摇头,道:“你不必担心什么,他们不可能是同队的人下毒,因为临时填充进来的人,都是跟你们一样的新人,而原先的队友,至少还配合过一两次,多少有些了解,比新人要好用多了,没有谁会自损羽翼?!?br />
    尤金露出恍悟之色,松了口气,笑道:“是我多想了?!?br />
    伊恩没有理他,向旁边默不作声的杜迪安道:“这段时间,你也不要外出了,就在住所好好训练吧?!?br />
    杜迪安点头。

    次日。

    又有一人中毒,消息再次传开。

    住在山上的各个龙荒卫小队全都变得慎重起来,不再单独外出散步。

    转眼间,出征日期在即。

    这一日,七号队伍住所外忽然迎来一支队伍,为首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壮汉,身高不过一米,似乎患有侏儒症,但胳膊见状,身材敦实,背着两把两米长的巨斧,像两面黑色旗帜插在背上,极尽霸气。

    在他旁边,跟着先前送杜迪安过来的诺里奇,他踏前一步,向住所中喊道:“伊恩?!?br />
    坐在客厅里跟众人一起享用午餐的伊恩早就察觉到外面的动静,听到诺里奇的声音,眉头微微皱起,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你们先吃?!彼盗艘簧?,起身开门。

    当看见诺里奇旁边的矮壮男子时,他顿时脸色一变,连弯腰行礼,道:“见过坦德执事?!?br />
    矮壮男子冷哼一声,道:“让你们队伍里那个叫杜迪安的小子滚出来?!?br />
    伊恩一怔,有些疑惑,但还是忙点头答应,转身叫了一声客厅里吃饭的杜迪安。

    杜迪安早就感应到外面这群气势汹汹的人,他知道,放出去的鱼饵,终于把真正的大鱼钓出来了。他起身来到房门外,目光顿时落在诺里奇旁边的矮壮男子身上,对方身上的热量极其澎湃,比伊恩还要强上一些。

    “你就是杜迪安?”矮壮男子上下打量着杜迪安,冷哼道:“这些天给其他队伍下毒的人,就是你吧?这次你犯下大罪,现在马上跟我回去,准备服刑!”

    闻言,站在杜迪安旁边的伊恩愣了一下,在房间里的尤金等人也是有些错愕。

    这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下毒者,居然是他们队伍里的这个新人?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坦德执事,无凭无据,这样冤枉我一个新人,不太好吧?”

    “哼,证据?”矮壮男子声音冷酷,道:“等你到了监狱,再跟你讲证据!”

    杜迪安眼眸微眯了一下,笑吟吟地道:“这么说,你是没有证据了,既然没有证据就可以逮捕人么,还是你打算屈打成招?”

    “废话少说,莫非要我亲自出手擒拿你?”矮壮男子喝斥道。

    杜迪安挑了挑眉,目光却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诺里奇。

    诺里奇似乎察觉到杜迪安的目光,见此心中有些无奈,他本来还想再多观察一下这个叫杜迪安的人,但矮壮男子的态度实在太强硬了,将矛盾瞬间推到濒临爆发的地步,继续看戏的话,只会闹出大麻烦,他只能开口,低声道:“坦德执事,杜迪安是我们龙荒殿的人,如果您没有证据的话,是不能带他走的?!?br />
    矮壮男子一愣,转过头望着他,忽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有一丝阴沉,道:“哈雷卡长老要保他?”

    诺里奇无奈地道:“这只是我们龙荒殿的规矩,跟哈雷卡长老无关?!?br />
    矮壮男子凝视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转头望着杜迪安,道:“你想要证据?我给你证据!你还是一个高级狩猎者吧,念在你体质低微,族里给了你一批资源,你却在给你的这些神浆中下毒,散落到山上各处,让捡到的人用了,导致他们中毒?!?br />
    听到他的话,在场众人皆是愣了愣,不约而同地看向杜迪安,没想到这少年有如此心计。

    杜迪安却面带微笑,甚至有些无奈,道:“坦德执事,你这话可是冤枉我了,你刚也说了,说我给神浆下毒,散落在山上各处,那么问题就来了,谁捡到谁就中毒,难道说,我跟山上的所有人都有仇?我只是刚加入龙荒卫的一个新人,跟自己队伍里的人都还没完全熟悉,何况跟其他人?”

    “再说了,神浆这么宝贵,我为什么要拿去做这种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么,损人又不利己,这说得过去么?”

    矮壮男子怔了怔,脸色有些难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说的证据尽管是大实话,也是真相,但如果逻辑上说不通,就等于是谎话!

    他来此本来没有想过要跟杜迪安论证,直接带走了事,正如杜迪安所说,屈打成招,这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但他没想到,哈雷卡长老居然会保杜迪安,难道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瓜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对海利莎殿下而言是多大的隐患么?!

    听到杜迪安的话,伊恩和其余人皆是反应过来,心中暗暗点头,确实,换做他们,是绝不会做这样的事的,除非杜迪安是个疯子。

    但这些日子跟杜迪安的接触,伊恩知道杜迪安的精神很正常,这只能说明,杜迪安得罪人了。

    这种事情,他们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看见其他人都望着自己,矮壮男子目光阴沉,关于杜迪安的真实身份,他又不能说出来,这件事牵连到圣女更替的大事,又涉及到前任圣女海利莎殿下的名誉,禁止外传,至于神浆里有毒的事情,也只有他知晓,根本说不出口。虽然,他可以说神浆瓶上,有杜迪安的气味,可以证实这有毒神浆是杜迪安的。

    但……气味可以加上,只要找到杜迪安的衣物之类,就能在神浆上沾上他的气味,这样的证据,说服力太薄弱!

    陡然,他想到一件事,双眼顿时微微亮起,逼视着杜迪安,冷笑道:“证据是么,给你的神浆,可还在?你能拿得出来么?”

    杜迪安耸肩道:“都吸收完了?!?br />
    矮壮男子等的就是这句话,冷笑道:“吸收完了?那也就是说,你已经进化成初级界限者吧?”

    杜迪安顿时明白他的用意,心中平静,道:“没错?!?br />
    “很好?!卑衬凶幼废蚺道锲娴溃骸叭绻浅跫督缦拚?,那就证明他吸收了神浆,那些有毒的神浆不是他的,如果他不是,那么,我就必须带他回去调查,你有意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