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杜迪安低头郁郁不语的样子,海利莎嘴唇微动一下,缓缓道:“你也不必自责什么,你们一明一暗,她又是有意利用你,你若是能察觉到,反而才是怪事。而且,这次的事情,反倒是该谢谢你,谢谢你让我摆脱了圣女的身份,能够跟其他人一样自由地活着?!?br />
    杜迪安微怔,抬头看着她。

    “我天生觉醒,从小就被赋予太高的期望,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就在进行严苛的训练……”海利莎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眼中有几分追忆,“日复一日的训练、学习、战斗,就像一个为杀戮而存在的木偶。今天,终于这道枷锁不再禁锢我了,所以,真的要谢谢你!”

    说到这里,她凝视着杜迪安,表情认真。

    杜迪安怔了怔,没想到这个年龄比自己稍大一点的女孩,日子竟然过得如此枯燥单调。

    “这次的事情,对我而言,是一件好事,但是……”海利莎望着杜迪安,眼中有一丝歉意,道:“把你卷入到这次的事情中,真的很抱歉,还险些让你丢掉了性命?!?br />
    杜迪安嘴角微微牵动一下,摇头道:“该说抱歉的不是你,而且,这样的事情,我也习惯了?!?br />
    曾经的几次?;?,他都是被莫名地卷入了进去,还险些丢掉小命。

    他还记得,当初入学时体检,血液中的辐射值达到标准后被带去进行狩猎者体质检测,却险些因为那两个狩猎者相互交谈时说漏嘴而丢掉小命。

    后来被珍妮的父亲陷害,也只是因为自己喜欢她的女儿。

    包括这次,也只是因为海利莎和海瑟薇姐妹俩的争夺,被卷入其中,险些丧命。

    这些?;脑?,在他看来都很滑稽可笑,但这也正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而究其根本原本,只不过是他自身太弱小了。

    弱小者,生活总是不由自己掌握。

    狩猎者是如此,普通人亦是如此。

    一个勤勉的工作者,有可能因为上司的亲戚到来,而被顶替职位,失去经济来源。

    一个优秀的士兵,有可能因为军官的一次怄气赌注,而丢掉性命。

    所谓的“我命由我不由天”,“人定胜天”。

    这里面的「天」,指的又何曾是那俯瞰芸芸众生,目睹无数不公和疾苦都视而不见毫无情感的死物?真正的「天」,指的不过是像古代的天子,站在最高点的人罢了!

    也只有人,能决定人的生死,也能让人生不如死!

    听到杜迪安的话,海利莎微微默然,过了片刻,才道:“今后的日子,你会过得很苦,希望你能坚持下去,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向族长申请,让你回到你原本的生活中?!?br />
    今后?杜迪安微怔,心中不禁强烈跳动一下,“你是说……你们龙族这次不会直接处死我?”

    海利莎点头,“我已经跟族长说了,他会留住你的性命,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会把你调去「龙荒卫」的队伍中,当成废物利用?!?br />
    废物利用?听到她这么直白的话,杜迪安嘴角扯动一下,不过事到如今,能活下去就行,哪怕是被龙族当成废物利用又何妨?只是,听海利莎的口气,这「龙荒卫」似乎并不是什么好差事,他问道:“龙荒卫是做什么的,跟……荒区有关系么?”

    海利莎眼中有一丝惊讶,没想到杜迪安会知道「荒区」的存在,不过很快想到自己的妹妹海瑟薇,心中明白过来,点头道:“没错,龙荒卫的职责是协助拓荒者,清扫荒区外缘地带的魔物,跟你们外壁区的狩猎者有些相似,但遇上的魔物却要强得多,死亡率比较高?!?br />
    杜迪安怔了怔,顿时明白过来。

    难怪是当成废物利用,在壁外的工作随时会牺牲。不过,龙族有这样的做法也很正常。在被抓到这里时,他本就没想过能活下去,或是轻易离开,毕竟,自己得到过龙族的秘技格斗卷轴,一旦任他离去,岂不是等于将自家的格斗秘技泄漏?而派去当龙荒卫,即便牺牲了,也无关紧要,确实是“废物利用”了。

    “还好……还能够活下去?!倍诺习裁挥械P?,反而心中暗暗庆幸。

    海利莎见杜迪安怔住不语,道:“你也不用担心,虽然是当龙荒卫,但只要小心一些,要活下来并不难。而且,家族会给予你神浆和格斗术,提升你的战斗力,让你达到龙荒卫的基本标准,也就是高级界限者的层次?!?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心中却没有太过高兴,神浆毕竟只是死物,在龙族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些物资罢了,这些物资交给他,提升他的战力,也是希望他能更好的完成龙荒卫的任务,毕竟,哪怕是废物利用,也要利用出价值才行,否则就是浪费。

    “你的魔痕是什么?”海利莎问道。

    杜迪安看了她一眼,心中念头转动。在他准备编辑一个谎言时,海利莎见他脸色的细微变化,顿时会意,知道自己触及别人**了,当即改口道:“是稀有级别么?如果不是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不错的稀有级别魔痕,这样的话,你的生存能力也能提高一些,毕竟,这件事你因我而被卷入,是我害了你?!?br />
    杜迪安在听到她的询问时就知道她的用意,此刻见她这么说,微微摇头,道:“如果不是你,我已经死了,这应该算是你第二次救了我吧?!?br />
    海利莎摇头,“如果不是我,你根本就不会遇上这样的危险?!?br />
    杜迪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中知道,这个女孩给予自己的帮助,是很难还清的。而经过海瑟薇的这件事,他也清楚,在自己没有真正强大起来前,就去想着偿还别人的恩情,只是害人害己!

    “你的稀有魔痕需要替换么?”海利莎道:“我手里有「龙钢者」、「吞守者」、「黑织者」、「硅岩者」四种魔痕,都是保命性比较强的稀有魔痕?!?br />
    杜迪安看得出,她是真心要帮自己,不过这个女孩说话时,表情始终是平平淡淡的,似乎不太会跟人相处地样子,他摇头道:“不用,我的已经用惯了,骤然替换成别的魔痕,反而不习惯,而且你已经帮我够多了,这次我能活下来,全靠你?!?br />
    他本想接着说,将来有机会的话,一定偿还。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有记在心中,才最刻骨,说出来毫无意义,毕竟以她的身份为自己做这些,也并没有想过让自己偿还。

    “也是?!焙@阃?,“用得顺手的魔痕才是最贴切自己的,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坚持下去吧?!?br />
    杜迪安点头。

    海利莎没有再多说什么,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后,转身离开了牢房。

    杜迪安透过牢笼的栏杆望着她的背影远去,慢慢地收回目光,低落的心情再次填满希望,但忽然又想到一件事情,海利莎的圣女身份已经被先前的那位海瑟薇取代了,那么她如今掌握圣女身份,手握更大的权利,今后会不会继续陷害他?他真的仅仅只需要当好一个龙荒卫活下去就行么?

    以他对人心的判断,不太认为这个女人会就此罢手,而且从先前坐在废墟高楼上的对话,也能以此推敲出不少事情。

    虽然,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在欺骗他,但有时聊的一些话,却未必全是谎言。毕竟真正的谎言,总要真假参半,这样才能让人取信。

    而从海瑟薇的话中来看,有一点可以确认不假,那就是这位真正赠送自己手帕,带自己去孤儿院的海利莎,真的没什么朋友。

    虽然他身处牢笼,看的不全面,但从一个人的说话和表情,都能有所判断,再结合海瑟薇先前的话,基本就可以断定了。

    这是一个看似无用的信息,但杜迪安却明白,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息!

    如果海利莎没什么朋友的话,那么以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必然会再次成为海瑟薇手里的把柄和利用点。

    除非,她忽然心软了,一个圣女身份就让她满足了,不会再对付海利莎。

    可是,以杜迪安先前跟她的聊天来看,她口中的坏姐姐“海瑟薇”的种种做法,都是一种极大程度的抹黑,这代表了强烈的憎恨!

    这种憎恨,未必会因为将对方拉下神坛,就会心满意足。

    “看来,今后的麻烦不小……”杜迪安的目光阴沉下来,在龙族待下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尽快想办法离开,把自己的神术制作出来,唯有如此才有自保之力。

    但神术的制作,至少还需要三到五个月。

    而且以他如今的敏感身份,龙族会轻易让他脱离自己的眼皮底下么?

    显然不能。

    想到这些,他眉头微微皱起,思索着种种可能性。

    时光飞逝。

    在海利莎离开半日后,牢房中再次迎来声音。

    杜迪安低头盘坐在牢笼中,思索着自己的事情,但牢房开启的同时,他便回过神来,虽没有抬头,却看见牢房外走来一道身影,正是先前跟海瑟薇一起去壁外逮捕自己的持枪金发青年。

    塞比斯看着阴暗牢笼中的杜迪安,脸色冷漠,吩咐狱卒,“开门?!?br />
    狱卒早就看过他带来的手谕,依言将牢笼打开。

    杜迪安缓缓站起。

    “出来吧,长老要见你?!比人刮⑽⒅迕?,语速飞快地说道,说完便闭紧嘴巴,同时停住鼻腔呼吸,因为这里的气味,实在让他嫌恶。

    杜迪安目光闪动一下,点头踏出了牢笼。

    塞比斯当即转身离去。

    杜迪安跟在他后面,只见这座牢房外面是一座低凹的山谷,周围遍布荆棘和奇异花朵的草丛,这些花朵颜色鲜艳,都是草木图册上有名的毒物。

    塞比斯一语不发,在前面快速走去。

    杜迪安紧跟在后面,目不斜视,但暗暗仔细观察着周围,反正就这样走路也是走,同时记下路线,总有几分收获,虽然今后未必会用上,但人生总有个万一不是?

    没过多久,杜迪安跟着塞比斯来到一处高峰下,这里有一片尖帽城堡,占地面积极大,气势恢宏。

    城堡外面是一片广场,上面有一些巨人石雕,像是龙族的先辈。

    在城堡外面的回廊各处,站着佩戴制式铠甲的龙族守卫,尽管周围无人,依然站姿笔挺,气宇轩昂。

    塞比斯带杜迪安来到城堡的主殿中,鲜红的地毯直铺到门口,里面空旷而高大,像是一个巨大的教堂,但没有一排排听教的椅子和传教台,上方只有一张青铜色的王座,上面坐着一个身姿魁梧的壮汉,上身是一件背心状的护甲,肩膀和手臂黝黑,肌肉线条饱满,极其粗壮。

    下身是一件杀猪屠般的宽松棕裤,以及一双合金鞋底的靴子。

    不过最醒目的是他的背部,竟有两根凸起的尖刺样的东西,抵在了背后的王座上,像是蜥蜴背后的竖刺,一长一短,长的二十多厘米,短的十几厘米,看上去极其恐怖。

    杜迪安远远地看去,心中暗惊了一下,这人身上的热量极其狂野,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球,几乎能跟先前见过的海瑟薇媲美。

    不过,比起他之前在牢房里见到的海利莎,却要逊色得多。

    海利莎身上的热量内敛,像一团暗红色的血液在身上流动,虽然让人无法辨别出具体的热量密度,但能大概地感受到一些强度,比这人要强上数倍以上。而这壮汉的热量却极易看清,完全外放,就像时刻处于最兴奋的状态。

    “这也是拓荒者级别么……”杜迪安目光闪动一下,龙族果然强悍,随便遇见一人,就是如此恐怖的实力,而且听带路的金发青年说法,还只是一名长老,而非族长。

    “哈雷卡长老,这就是那位得到龙刺篇的外壁人?!比人构Ь吹?。

    王座上的哈雷卡抬起暗金色的眼眸看在杜迪安身上,眼眸中的金色流光般的线体似乎要将杜迪安分割开来,他嗯了一声,声音粗犷而沙哑,道:“你先退下吧?!?br />
    “是?!比人构Ь吹阃?,迅速转身离去,在这个怪物面前,他一刻都不想多待。

    在塞比斯离开后,哈雷卡向杜迪安阴沉道:“你过来?!?br />
    杜迪安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敌意,心中微沉,难道海瑟薇的报复这么快就开始了?这位长老是她的人?心中这样想着,他缓缓地上前几步。

    哈雷卡见杜迪安走得极慢,不敢上前,冷哼一声,道:“黑头发的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把海利莎殿下害的有多惨?”

    闻言,杜迪安顿时一怔,同时松了口气,看来,此人似乎不是海瑟薇的人。

    见杜迪安怔住,哈雷卡哼了一声,道:“海利莎殿下这么多年,为家族兢兢业业地镇守荒区,几次险些死去,成为那些怪物的口粮!她为这个家族,付出了一切,她的童年,她的生活,她的自由,全都付出了!但现在,却因为你这个该死的小子,害得她被取代了,被那个只会动鬼脑筋的小丫头给取代了!”

    杜迪安愣住。

    先前虽然跟海利莎交谈过,让他对她有些了解,但没想到,她的日子过得这么辛苦!

    难怪,难怪失去圣女,她并不在意,反而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