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群山底下深处。

    一个天然巢穴般的洞窟中,灼热的火光照耀在岩壁上,空气中弥漫着炎热至极的气浪,在凹凸嶙峋的岩壁上缓缓渗透出一丝丝像血液一样的黏稠液体,顺着岩壁的纹理缓慢地流入到底部的一处巨大的赤红色火池中。

    这颜色鲜艳的岩浆池内不断翻涌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气泡,破裂后散发出更滚烫的热气。

    此刻在池子中央,浸泡着一道肤色雪白的身影,其面容在蒸腾的热气笼罩中,赫然便是先前会议厅内侧卧在巨大龙椅上的龙母。

    她一头深红玫瑰色的头发散落在池中,色泽内敛而华美,裸露出白皙如玉的肩胛骨和颈脖,以及雪白丰满的***闭着双眼浸泡在这开水般沸腾的岩浆池中,细嫩的肌肤竟丝毫不受这岩浆池的侵蚀,在她浸泡的身体周围,不断上升起白色气雾,像是大量的水分在不断蒸发。

    在这鲜艳像血一样的岩浆池旁,名叫拉瑞娜的老妪垂手而立,依然是先前朴实无华地长袍,遍布皱纹的脸上冒出大量热汗,将鬓角和衣服都有些沾湿,汗水尚未流下,便逐渐被高温所蒸发,化作淡淡的热气升起。

    她望着岩浆池内的龙母,目光闪烁不定,低声道:“小姐,圣女交替这样的大事,以前很少发生,您为什么会同意他们的提议?那些长老们跟二公主的来往密切,早就是他们的人了,这次遗失龙刺篇的事,只怕是另有隐情,海利莎殿下虽然一贯不听话,但处处都是为家族考虑,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br />
    岩浆池中央的龙母依然闭着眼睛,缓缓道:“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么多长老都支持二公主,说明她是时候退位让贤了?!?br />
    拉瑞娜不禁道:“可是,小姐您有绝对的权利,若是您不同意,他们再多人支持二公主也没用。而且,二公主毕竟年幼,天赋又远不如海利莎殿下,虽然她觉醒了血脉力量,但时日尚短,只怕难以镇守荒区,背负起圣女的重任!”

    “所以,她必须尽快掌握龙皇秘技,今后也要跟翼族和岩族的圣子圣女较量?!绷赣锲骄?,没有丝毫波澜。

    拉瑞娜微微苦笑,“以二公主的资质,想要掌握龙皇秘技,只怕是一年半载难以领悟的,哪怕让她进入圣女强度的训练,也很困难。而且,二公主工于心计,在战斗方面并不擅长,将来只怕……”

    她没有再说下去,因为答案很显然。

    巢穴中也随之陷入寂静。

    过了许久,龙母缓缓地睁开了眼眸,但诡谲的是,她的双眼瞳色竟是一片冰白色,而非先前龙族传统血脉的琥珀色。

    “近两年来,飞龙的出现频率增加了?!绷傅乃弁爬鹉?,又似乎只是望着那一处的虚无空间,缓缓道:“神国又要进行新一轮的挑选了?!?br />
    她的话并不像回答拉瑞娜先前的问题。

    拉瑞娜听到这话,却是悚然一惊,瞳孔微缩,满是皱纹的双眼微微颤抖了起来,道:“又,又要开始了?难道说,小姐您是要……让海瑟薇公主顶替海利莎殿下?这……”

    龙母的眼眸落在她的身上,无形的目光像一鸿羽毛,却又携带了无尽的力量,让拉瑞娜感到压力和敬畏,轻声道:“海利莎是我们龙族近百年来,天赋最出色的人,今年刚到十九吧,已经三度觉醒,比我当年还要快两年,或许,她将有一丝机会,在有生之年,完成七度觉醒,冲破牢笼!”

    拉瑞娜脸色大变,骇然震惊地看着她,“三,三度觉醒?海利莎殿下已,已经三度觉醒了???!”

    龙母缓缓道:“即便没有海瑟薇,我也会让她卸掉圣女职位,这次海瑟薇出现,恰好能取代她,不管发生任何情况,她都是我们龙族的希望,绝不可失去,明白么?”

    拉瑞娜呆呆地看着她,有些茫然,过了片刻,她忽然想到一个令她心悸的事情,颤声道:“海,海瑟薇公主的觉醒,莫非是……”

    龙母抬眼望着她,目光深邃。

    拉瑞娜看见她的眼神,忽然感觉肩上像是压了一座巨山,大气都不敢喘。

    “我的病,近来越来越难以抑制……”龙母缓缓地低下头,望着面前全身浸泡的鲜血一般的岩浆池,低声道:“龙族的未来,就全靠海利莎了,你要照顾好她?!?br />
    拉瑞娜一怔,顿时大惊失色,道:“小姐,您的病又发作了?怎么可能,难道这里的温度还不够?这里可是能将钢铁融化??!”

    龙母微微摇头,垂下眼帘,身体又缓缓地下沉了几分。

    ……

    ……

    暗无天日的牢房中。

    杜迪安坐在冰凉的地上,被逮到龙族中已经过了一天,他颗粒未进,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不要以为体质越高,越能抗饿。恰恰相反,体质越高,在进食的需求上反而越大,除非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像蛇一样,使自己的肠胃和身体机能全都进入沉眠中。

    这样的话,保留在身体里的热量和食物才能供应长期的需求。

    但一旦激烈运动,肠胃和身体所需要的热量,会迅速榨取胃内的食物,使得饥饿感来得更快,也更不可忍耐!

    最要命的是,他对热量的需求,远比一般人更高!

    他抱着全身缩在墙角,像虫子一样蜷曲着,等实在冷得受不了,就控制肌肉颤动,产生热量,但这样的作用无疑是透支体能,随后而来的是更强烈的饥饿和寒冷!

    “难道会在这里活活饿死?”杜迪安心中不禁在想,这让他有一丝心颤,更多的是愤怒和强烈的杀意。

    吱呀!

    也不知过去多久,杜迪安忽然听到门开的声音。

    这声音在此刻听来犹如天籁,让他喜出望外,试着抬头望去,却发现身体蜷缩得太久,有些僵硬,一时竟没有反应。

    “啊,拜见圣女殿下!”

    “属下见过圣女殿下?!?br />
    “圣女殿下,您怎么会来这里?”

    外面传来几个狱卒的惊愕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