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利莎一副乖巧听话地模样,不停地点着头,道:“这倒是,没有仆人,衣服要自己洗,饭要自己做,这样的生活,我挺难体会的,倒是姐姐,你要是觉得苦,要随时跟我说哦,我作为你的妹妹,别的事情帮不到你,这点小事还是可以的,毕竟,咱们可是好姐妹?!?br />
    “你不用跟我酸了?!碧谱吧倥坏溃骸坝惺裁淳椭彼蛋??!?br />
    海利莎嘻嘻一笑,道:“我来主要是告诉姐姐你一个消息,咱们龙族有人将龙刺篇盗取出去,送给外人,现在这人被我抓到了,龙刺篇也被我带回来了!”

    唐装少女淡漠道:“我说过了,恭喜你?!?br />
    海利莎摇了摇头,亲切地看着她,道:“姐姐,说到这个被我抓回来的人,还是你认识的人呢,你就不想见见?”

    唐装少女脸色微沉,抬起目光直视着她,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海利莎毫不畏惧地同样望着她,笑嘻嘻地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这人你真的认识,可能你已经不记得了,但在九年前,你偷偷跑出内壁区,去了外壁区,这件事你应该还有印象吧,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带一个小孩,把他送到一所孤儿院中,还把自己的手帕留给了他!”

    唐装少女顿时怔住。

    九年前?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个大雨倾盆的黑夜,她受不住压力,想要远离一切,所以翻过叹息之墙跑到了外壁区,在她心绪茫然漫无目的地行走时,却看见一个穿着奇怪服装,脸色异常苍白的男孩,同样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漆黑的街上。

    或许是同样的孤苦无依,她当时主动走了过去,她知道灾雨对外壁区这些普通人的伤害,将这男孩领到一个屋檐下避雨,在避雨的过程中,她还询问了这男孩的情况,但这男孩吐露出的语言,却是一种她从未听过的怪话,就像是另一种陌生的语言。

    正因如此,这件事给她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

    只是……

    “这件事,你怎么会知道?”唐装少女脸色沉了下来,冷冷地盯着这个同父同母的妹妹。

    “都是他告诉我的?!焙@孀烨嵝?,道:“说来也是巧合,这一次神终于看见了不公,出手帮我,让我遇见了这个人,而且还在机缘巧合下,从他身上看见了你的手帕!说实在的,这人挺重感情的,居然把你当年送给他的一个手帕,一直贴身带在身上,好像还幻想着能再遇见你一样,真是傻里傻气的?!?br />
    唐装少女怔住。

    海利莎看见她的表情,笑嘻嘻地道:“现在,这人已经被带回来了,应该已经被审问完了,真不知道,长老们会怎么处置他,龙虫噬骨?抽血闰土?真是可怜啊,这么多年一直怀揣着手帕,期盼着能遇见姐姐你,结果却要在姐姐的眼皮底下,被极刑活活痛死?!?br />
    说到这里,一脸惋惜,叹气摇头。

    唐装少女默然下来,过了片刻,才缓缓地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出面,替他向长老求情?”

    海利莎眉头微皱。

    “你的这点伎俩,一次两次让我跌倒,次数多了,就难了?!碧谱吧倥淅涞乜戳怂谎?,转身道:“下次换点新花样吧,另外,马上消失,否则……”没有继续说出后话,但空气中骤然间涌动的杀气,却如万千利剑,笼罩在整个广场的上空。

    海利莎脸上的笑意顿时没了,脸色阴沉下来,微微咬住嘴唇,恨恨地盯着她的背影,攥紧了手指,道:“你这个冷血怪物!”

    “滚!”唐装少女双眼微睁。

    在她背上布条缠绕的巨剑微微颤动,似乎要挣脱出布条的封锁。

    看见这一幕,海利莎脸色微变,握紧了手里的黑色巨枪,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过了一秒,她脚掌一跺地面,转身飞掠而去,顺着山道消失而去。

    在她身影离开后,唐装少女背上的巨剑也停止了颤动,微微松动的布条,再一次勒紧了剑身…

    嗖!

    海利莎的身影顺着山道疾速掠去,如一道残影,笔直地冲到山下,沿途卷起台阶上的落叶漫天飞舞。

    在山脚下,一个肤色像涂抹过面粉一样异常白的清瘦男子等候在此,穿着一套奇异的服饰,模样极其怪异,纯白如面粉的脸上,眉毛颜色也是雪白,看上去就像没有眉毛,只有一双贵族血统的淡金色瞳孔,他脸上含着淡淡微笑,望着如飞而至地海利莎,微笑道:“怎么,又被赶下来了?”

    海利莎怒气冲冲,闻言瞪了他一眼。

    白面男子毫不在意,淡淡一笑,道:“其他方面的布置,都已经完成了么?”

    听到这话,海利莎脸上的怒气顿时收了起来,露出一丝阴冷笑容,道:“当然!这一次,必将让她付出代价,把曾经从我身上夺走的,都将还给我!”

    “那就好?!卑酌婺凶游⑿Φ?。

    “本来险些露出一点破绽,还好塞比斯还算机灵,把那人编织的花环给毁了,否则落到长老们的眼中,难免起疑?!焙@浜咭簧?,在龙族中,所有人皆知她喜爱绿色,而她的姐姐喜爱紫色,若是被发现一个少见的花朵都是绿色的花环,难免会泛起一点波澜。

    虽然这点波澜,无法影响到大事,但终归是留下一个尾巴,毕竟,这件事本身的得利者就是她,单是这点,她的嫌疑就很大,所以,她必须做到百分百的完美!

    “你还真是那样一点破绽都不留啊……”白面男子笑道。

    海利莎冷笑道:“我跟她没法比,如果有破绽,倒下的就是我,哪怕只有一次,也将万劫不复!”

    白面男子微笑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并不比她差多少,若是把圣女的资源都给到你,你能做得更优秀!”

    “这还用说?”海利莎眼中孤傲,没有半分先前笑嘻嘻地乖巧模样,昂然道:“走吧,准备收??!”

    白面男子微笑点头。

    ……

    ……

    “进去!”

    一声喝斥,金发青年在杜迪安的背后推去。

    杜迪安被推搡得向前踏出几步,进入到这座幽暗的牢房中,环顾四周,只有一个火盆在燃烧,空气中飘荡着死老鼠的尸体臭味和人的粪便味道。

    这是一个单独的牢房,只有前方过道处的门缝中挤进来一丝光线,唯一的照明物,就是眼前的火盆和墙上几盏残灯。

    “老实点?!苯鸱⑶嗄昀浜咭簧?,厌恶地看着杜迪安,“敢偷学我龙族秘籍格斗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卑贱的外壁老鼠?!?br />
    杜迪安漠然地看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没有理会。

    金发青年见此也没有继续多待,捏着鼻子转身离开了这个阴暗的牢房,临走时嘱咐门口几个狱卒将人看管好。

    等人走后,杜迪安才缓缓睁开眼,脸色阴沉,事到如今,他似乎只能等待龙族的审判。不过,任人宰割不是他的作风,若是被判处死刑的话,他必须想办法拿出让龙族心动而不会杀死他的东西,或是消息,或是物品,或是利用价值,眼下必须穷极一切,保住自己的命。

    “八大传奇魔痕,修道院,神术……”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虽然眼下他一无所有,但并不代表,他不能编造出东西,只要东西足够让龙族心动,就会进行求证,这中间的时间对他而言,就是机会!

    这一次,只要有任何脱身的机会,他都会抓住,哪怕不惜暴露自己会飞的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