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

    一道道身影在丛林间掠过,偶尔会从巨石或倒在巨壁边的魔物骸骨上面翻越而过,速度飞快。在千米高的巨壁上,海利莎如影随形,手里提着跟她身材完全不符的巨枪,行动灵活。

    跑到一半,海利莎忽然有所感应,转头看了一眼前方,隐隐看见一道身影一闪而过。

    她眼眸微眯,嘴角微微翘起一抹弧度。

    景色向后飞逝。

    杜迪安默默地跟着,心中的混乱渐渐平复下来,他已经明白过来,自己跟海利莎相处的这些天,全都是一场谎言和圈套!包括赠送自己神浆,以及龙族格斗卷轴,其目的都是在为此刻做铺垫!

    “她的目的,应该不是杀我!”杜迪安目光深沉,以海利莎的身手,没必要这样大费周章,原因很可能是两个,第一,在初次相遇分开后,她调查了自己的身份,知晓自己是修道院的人,故而借此利用自己对付修道院。

    一个修道院的人盗取他们龙族的格斗卷轴,这是一个很好的发难借口。

    第二目的,则是打算囚禁自己,借助自己的神术方面才能,为龙族创造价值。

    “这样也好……”杜迪安嘴角微微牵动,“现在,什么都还清了?!?br />
    金发青年转头望着杜迪安,喝斥道:“嘀嘀咕咕什么,快点跟上!”说完,再次提速。

    杜迪安漠然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的加速,依然保持着自己稍高于高级狩猎者的速度前行。先前尽管在逃命,他也依然保持在初级界限者左右的速度,没有火力全开,毕竟,即便当时能逃去,这些能够轻易翻越到壁外的人,也会追到自己的老巢里,留着底牌才有翻盘的希望。

    转眼间,两小时过去。

    众人都没有停歇,直到来到一处杂草稀疏的宽阔空地上,才减缓下速度。

    杜迪安立刻注意到,在前方不远处,也有一道类似外壁区的巨壁通道入口。

    嗖!

    金发青年率先掠去,将入口提起。

    其余七人包围着杜迪安,飞快赶至,进入到入口中。

    阴暗的长廊中,构造跟外壁区的巨壁通道几乎一样,通道中段两侧岩壁上的女神壁画,在阴影中微笑地注视着经过的众人,有些阴森。

    转眼间,来到壁内的入口外面。

    杜迪安抬眼望去,这里停着八只模样像牛又像蜥蜴的坐骑,背上有马鞍,膝盖和头上戴着钢制护具,后面是一条粗壮的蜥尾。他目光微闪,这些坐骑他在魔物图册上见过,名为地岩龙,之所以冠以「龙」这个字作为名称,是因为据说其外表跟传说中的「龙」有少许相似之处,也有传说是地岩龙具有「龙」的千分之一血脉。

    不管怎样,鲜少有人将地岩龙跟魔物中的传说生物「龙」混为一谈,毕竟,地岩龙的捕猎等级只有十八到二十五不等,而且是魔物中少见的食草魔物。

    “走!”金发青年向杜迪安喝道。

    杜迪安跟着他翻上一条地岩龙的背上,当他的左手触碰到这头地岩龙的背部时,原本被栓在地上铁桩上的地岩龙顿时惊叫一声,蹄子乱窜,有些骚动。

    杜迪安见此,连忙抬起左手。与此同时,金发青年冷哼一声,翻身坐到杜迪安后面,抬手一按,地岩龙的慌乱顿时安静下来,低头温顺。

    “二公主,我们先回去了?!苯鸱⑶嗄晗蚓薇谏系暮@锷?。

    海利莎立足在巨壁边缘,远远望去,她手里的巨枪反而更醒目,只见她微微点头,没说什么,目光似乎在杜迪安身上停顿了一下,便转过头。

    金发青年当即拽过缰绳,驾驭着地岩龙和另外七人飞驰而去。

    杜迪安坐在地岩龙的背上,默默不言。

    事到如今,逃跑无用,只能等待,哪怕是龙族要让他专门给他们制作神术,对他而言,也还有一线希望!

    嗖!

    八只地岩龙一路飞驰,脚力极快,地面轰隆隆作响,转眼间就到了中央区的要塞处。

    驻守要塞的战士远远地看见八只地岩龙,在数里外便拉起要塞的大门,以免众人无需降速便能通过。

    进入要塞后,地岩龙沿着郊区地区的道路一路飞驰。

    半个小时后,众人进入一座绿茵葱葱的群山中。金发青年驾驭着地岩龙,顺着其中一座陡峭的山峰台阶上笔直爬去,没过多久,便来到这山峰的顶上。

    这里是一片巨大广场,在广场的尽头有一片类似教廷般的高楼建筑,建筑顶端全都是尖锥状,能够很好的避雷,传导雷电。

    看到这个,他不禁目光微动,看来避雷针的原理,在内壁区早就已经使用了。

    外壁区的贵族建筑,大多数是平楼,偶尔会有几个尖塔,酷似旧时代的中世纪建筑,但有所差异,看上去倒像是模仿内壁区的建筑,只是模仿的并不完全。

    “你们看着他,我去汇报?!苯鸱⑶嗄昀渖?。

    七人应诺,将杜迪安围住。

    金发青年顺着台阶上了广场前方的高楼建筑,身影没入建筑的大门中,光线无法照到里面,漆黑一片。

    片刻后,金发青年返回,向杜迪安冷声道:“跟我来?!?br />
    杜迪安依言跟着。

    顺着台阶来到这高楼建筑中,里面的地面上铺着柔软的地毯,大厅内极为宽敞,两侧却有数张依次排开的椅子,空气中飘荡着某种花瓣似的芳香气味。

    此刻在大厅上面,站着三道身影,皆已年过半百,鬓边有些许白发,身穿长衫,衣服式样有点类似东方的古代装扮,但又加入了一些西装元素,算不上古朴,反而有一种别具风格的现代感。

    “东西呢?!敝屑涞睦襄谱乓桓竟?,冷冷地俯视着杜迪安。

    站在杜迪安面前的金发青年连忙上前,弯腰递上格斗卷轴,道:“大人,这是遗失的龙刺篇?!?br />
    老妪单手接过,没有打开,而是凑近看了一眼,同时鼻孔也微微细嗅,忽然,她原本阴沉的脸孔,猛地垮了下来,双眼中射出一道寒光,射在杜迪安的脸上,森然道:“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