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卷好卷轴,来到炼金室中,将卷轴先放到一旁,先将材料挑拣出来,丢入到火炉中熔炼,在熔炼的过程中,双眼凝起,脑海中掠过龙刺格斗群体式的所有招式,抬手抓住一旁的割裂者利刃,保持着刀盾形状,缓慢地舞动起来。

    “龙刺皎月杀……”

    杜迪安缓缓地转动刀盾,一式一式地练习起来。

    若是海利莎在此,必定会吃惊不已,因为杜迪安所练的顺序,并没有按照卷轴上面的龙刺格斗术群体式的顺序所练,也不是倒序,而是跳蹿着练。

    材料在火炉中缓缓熔炼,火光倒映在杜迪安的脸颊上,他舞动的速度依然缓慢,没有起伏,而且所练的招式,也越来越混乱!

    时光飞逝。

    在要塞外面的辐射区,经过连续的征战,野人不得不退回到这曾经的居住地,在他们后面,军方依然穷追不舍。不过,到了野人的地盘,军方虽然手持杜迪安制作的蒸汽枪,却依然没能讨到什么便宜,陌生的地形环境,残酷的气候,以及不断侵蚀身体的辐射,在持续数日的追击战中,军方的士兵大批地倒下。

    这些士兵终究只是预备兵,体质只比普通人稍强壮一些,军区没有足够的资源给每个士兵服用神之赐福。

    但凡是“赐?!惫氖勘?,皆是在战争中建立过功勋的优秀士兵。

    通过报纸,杜迪安知道,野人已经鱼回大海,军方想要将其一网打尽捕杀,实在是有点贪了。

    而且,想到那位野人王帐篷中的强者热量身影,杜迪安知道,单靠外壁军方这些人,想要剿灭野人,完全是痴人说梦,除非是内壁区的强者出手。

    如今担任第九区,杜迪安的眼界也开阔了一些,野人对外壁区是一个持续久远的隐患,内壁区有能力出手干涉,将野人灭绝,却不会这么做,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有一个原因却最具可能性,那就是控制人数!

    这高高的巨壁中,若是肆意生育繁殖,迟早会人满为患。

    但若是经常战争的话,就会有效地、天然地遏止住这一趋势!

    毕竟,从某些意义上来说,人类的繁衍速度在地球生物的排名中,并不低!

    而且人类自身所具备的破坏力,再配合这惊人的繁衍速度,也迟早会在某一天,将巨壁塞满!

    虽然这种猜测,杜迪安没有丝毫证据,但他却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直觉,而且纵观历史,往往会看见一些有趣而奇妙的现象,以人类的繁衍速度,虽然有疾病,瘟疫等病魔缠绕,但三百年了,若是和平生育繁衍,绝不会只有这么点人,内壁区,也绝不会那么的空旷!

    在内壁区不会出手的情况下,野人是很“安全”的。

    “终有一日,世界上的所有壁,都将破除!”杜迪安心中暗道。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

    他戴上卷轴,悄然潜出第九区,来到巨壁外面的西角。

    又一次,他提前来了。

    不过,他也不在意这点,坐到先前一直等待的一块巨石上等待,同时闭目思索着龙刺格斗术上面的一些不得领悟的地方。

    “等海利莎来了,向她请教一下?!倍诺习残闹邪档?,海利莎作为拓荒者,应该早就学会了这龙刺格斗术,有这样的熟人教导,总比自己一个人看卷轴要强得多,虽然他单独也勉强能看懂一些,但更多的东西却是一知半解,毕竟卷轴的大小有限,许多东西没有描述。

    时间静静流淌。

    微风轻柔地拂面而来。

    杜迪安心中宁静,微微睁开眼,望着前方的碧绿深草,在微风中如绿海般一波一波地涌动,伴随着微风而来的,似乎还有阵阵的腐臭和血腥气味。

    忽然,他背后感觉到一阵寒意。

    ?;?!

    他心头陡然一跳,感觉到一丝不好的感觉,顿时瞳孔一缩,眼白扩大,瞳仁收缩得小了一圈,视野中瞬间出现许多斑驳的红点!

    这些红点大多数在前方极远的地方,但在自己背后的巨壁上,以及左侧墙壁的一处荒野上,却也出现一片红色热量点,全都是人形模样!

    有人过来?!

    杜迪安悚然一惊,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对,他的直觉向来很准,急忙转身就跑!

    嗡!

    陡然间,空气像是出现一阵蜂鸣,肃杀之气从天而降,似乎要将天地斩开!

    杜迪安心头骇然,急忙抬头望去,顿时看见不可思议地一幕!

    一道尖锐地长枪从天而降,笔直地刺落而下,宛如神枪贯穿大地般携带无穷之势!握着长枪的是一个金发青年,俊美如妖,双眼也是金色,一头金发飞扬,从巨壁上竟笔直冲下!

    他不怕摔死?

    杜迪安脑海中蹦出这个念头,但转瞬就知道人家既然这么做,自然就不会有这样的担心,他急忙转身飞速跑去,心头却有些茫然和心颤。

    因为他看见那金发青年的身体热量,如太阳般浓烈,虽然比不上海利莎,但比起弗朗西斯却要强上数倍!

    而这样的强者,他未必能敌!

    最重要的是,在这金发青年直冲而来的时刻,在他后方的红色身影也追了过来,数量不多,一共七人,但每一个身上的热量,都跟弗朗西斯一个级别!

    全都是高级界限者??!

    “他们都是哪来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追我?难道是……我跟海利莎的见面暴露了?!”杜迪安瞳孔收缩,感觉到那龙枪上的杀气,转头望去,瞳孔的余光瞥见这金发青年肩膀上的一道肩章,上面的图案,让他的心脏骤然像停跳了两拍。

    那图案他见过,在第一次遇见海利莎时,在她的马车上便见过!

    他们是龙族??!

    杜迪安急忙冲去,全身血液像燃烧一样疯狂向前冲,心中却一片冰凉,他知道,自己跟海利莎的见面暴露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杜迪安双眼发红,向前飞速冲去。

    “咯咯咯……”忽然,一道轻柔笑声从天而降,与此同时,在这笑声出现的刹那,一杆修长巨枪猛然砸落在杜迪安面前的地上,贯穿半根枪身,在枪杆的末端轻轻立着一只玉足,银铃般地笑声从其口中传出,让杜迪安心中巨震,怔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