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刺格斗术,单体式,群体式,牵制式,潜伏式,刺杀式……”

    杜迪安由上至下地阅览下来,心中不免有些震撼,这一套龙族狩魔术,简直就像一套狩猎格斗术大全,包含的领域涉及各个方面,而且按上面所述,自己得到的这套狩魔格斗术,还只是龙族格斗术其中之一的「龙刺篇」,并非龙族狩魔格斗术的全部!

    “龙族三百年的一代代繁衍、修改、填充,简直是完美!单是「龙刺篇」要全部学会的话,就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才能够达到熟能生巧的地步!”

    杜迪安心脏怦怦跳动,有种热血澎湃的感觉,这就是独属于这个原始世界的格斗法,在魔物肆掠的环境下衍生出的至强体系,丝毫不逊色旧时代的科学体系,要知道,旧时代的科学体系也只是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就已经复杂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常人的九年义务教育,也只能勉强踏入门槛,继续往上读研,读博,也只能在某一个领域专系中有所领会,尚不能说完全领悟!

    而寻常一招一式、一拳一脚的格斗,却在这里被划分到极致,像这「龙刺篇」便是专门针对枪系兵器所修,虽然也能用在刀、剑、棍等兵器上,但多少会有些差别。

    最重要的是,这格斗术能够针对不同类型的魔物,有蟒类缠绕型魔物,有猛虎一样直面突袭的魔物,有埋伏偷袭的魔物,皆有与之针对和击杀之法!

    “太复杂了……”杜迪安心中震撼,虽然以他向来喜欢效率的性格来看,这些类型能够合为一体去学习,毕竟战斗的宗旨万变不离其宗,但想要将其统合到一起,就必须要去掉一些过分细致的战斗法,只是,这些战斗法仔细看去,全都大有用处,想要去掉,又不免可惜。

    他忽然明白了过来,龙族经过三百年的传承,所有的战斗智慧结晶,全都填充了进去,导致龙族的狩魔格斗术体系,庞大到像一个巨大的格斗帝国!

    “所有龙族历史上的天才,战斗者,全都将自己的感悟汇集于此……”杜迪安怔怔地望着上面眼花缭乱的篇幅,心中不禁在想,若是龙族诞生出一个全能的战斗天才,或许能够将这过于丰富,甚至显得有些臃肿的格斗体系,再收缩一遍,取其精华保留下来。

    如此一来,后人学的也会更容易简便,毕竟,真正致命的,只有一招!

    但是,同样不可否认的是,致命招式之前的战斗过程,却需要无数次交手,才能促使那致命一击打出来!

    而这交手的战斗法,就是平日里的积累,以及随机应变!

    “系统化的格斗术,丰富到涵盖所有领域的全面格斗术……”杜迪安回过神来,目光微微闪动,不可否认,这上面许多格斗术都有极大作用,甚至处于不同的环境,这些格斗术会成为最佳保命的格斗术,但想要全部学会,需要的时间太久太久。

    而且想要精通的话,二十年都不够!

    “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找自己最需要的格斗法!”杜迪安心中暗道,他自然不会像龙族子弟一样,将这些格斗法全都嚼烂到肚子里,他只需要选择自己今后会遇上的一些战斗场面,选择相应的格斗术学习就行。

    而今后会遇见的战斗局面,不是跟魔物斗,而是跟人斗!

    魔物有巨壁阻隔,狩猎者猎杀魔物,却受制于人。

    只有跟人斗,才能站在人的顶尖,从而自然能驱使他人,去跟壁外的魔物战斗。

    什么是效率?

    效率就是以最直径的路线,达到巅峰!

    “跟魔物斗,能借助智商,跟人斗,却不能?!倍诺习材抗馍炼?,虽然自己踏上巨壁巅峰的道路,必然要跟无数人战斗,但这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甚至比魔物要困难得多。

    魔物早已记录在魔物图册中,资料信息一目了然,而且智商笨拙,能轻易利用计策和陷阱将其击杀。

    但人类却不同,每个强者的魔痕能力,都是未知,战斗技巧,也是未知,而且恰巧因为都是人,所以想要脱颖而出,都会有不同于别人之处,这却恰恰是最难对付的一点!

    杜迪安望着卷轴,没有马上学习,而是皱着眉头,陷入思索,“虽然龙刺篇最适合搭配的兵器是长枪,但兵器的区别,只需要稍微转变一下,如果遇见必须用枪才能应付,刀剑无法解决的局面,就舍弃掉,为了修炼一门格斗术而更换兵器,才是最耽误时间的事?!?br />
    “单体式,群体式,刺杀式,在今后的战斗中,既然要挑战内壁区的各大势力,就必然会遇见以一敌多的情况,群体式要学,单体式也要学,刺杀式适合偷袭体质强于自己的人……”

    他眉头皱起,这三样,他感觉缺一不可,都要学,但都学的话,需要的时间少说也要两三年才能熟练掌握。

    “效率太慢,还要再删减……”杜迪安低着头,眉头紧索,陷入思索中。过了片刻,他忽然双眼一亮,“刺杀式可以拖延到以后再学,借助新神术,我只需要正面击杀,以新神术当偷袭就行,能弥补‘刺杀’这一点!”

    “单体的话,也可以延后学习!”

    “只要学会了群体式,哪怕遇上单对的敌人战斗稍微逊色,但有新神术辅助,也能将其击杀!”

    想到这里,他眼眸发亮,从里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立刻卷到龙刺格斗术群体式的篇幅中,仔细地观看着上面的架势和讲解。

    时间飞逝。

    他完全沉浸其中。

    这群体式绝非简单一两个架势,而是用理论性地概述得极其详细,比如从一对二开始,对方的站位不同,选择不同的最有效率的战斗法,到了一对三时,又换另一种更效率的方法,讲述得极其细致。

    “一对二,一对三,一对四……”杜迪安慢慢地看了下去,他没有急着跟着练,而是反复地来回地看,到最后甚至有深陷万军丛中的战斗架势。

    然而,看过前面的由浅入深,在反复地观看中,他隐隐抓到了一些规律。

    “原来如此……”杜迪安渐渐明悟,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不管群体式中的人数和站位是如何变化,递增,以及应对的格斗招式是怎样变幻,但其中的核心却始终不变。

    而这核心,才是群体式的精髓!

    “群体战,跟单体战其实也没有不同,单体战是跟人斗,群体战……跟天斗!”

    “假设周围的风,周围的空气,全都的敌人,就必须全部击败!除自己以外,所有存在皆是杀灭!”

    杜迪安悟到了,就像钻研一门神术,陡然明悟过来几种化学公式的解法,他忽然觉得,格斗和科学,在某些方面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要找到了共同点,找到了精髓,所有的公式,架势,外在,皆是迷人眼球的虚幻招式!

    诚然,在这龙族三百年精炼的格斗术中,这些表面招式也具有极其有实用的效果,但是太繁琐了,在战斗时未必会用上!

    反而正因为这种数百年的钻研,将一招一式都挖掘得仔仔细细,发挥出极其富有实际作用的价值,最终的结果却导致所有的招式都是精华,都无法舍弃。

    但对于学习来说,却是一座太过庞大的宝山,完全啃光,需要的时间太久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