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的……狩魔格斗术?”杜迪安望着她手里的黑色卷轴怔住。

    他没想到,海利莎竟然会将这么宝贵的东西赠送给他,毫无疑问,跟神浆相比,此物的价值不知要高出多少倍,有钱有关系都未必能搞到手!

    像龙族、军部、财团这样的大势力,想要栽培一个高手很简单,单靠丰厚的底蕴就能用神浆轻易堆起来,但格斗术不同,必须经过日复一日的锻炼才能够学会,这是旁人所无法代替也无能为力相助的事!

    而顶尖的高手强弱,其关键就在于格斗术!

    “一些资深的老牌狩猎者,长期跟魔物战斗,在生死边缘摸索出的一些战斗技巧,视作珍宝!”杜迪安心脏怦怦跳动,“龙族这样的狩魔家族,世世代代跟魔物战斗,钻研出的战斗技巧数不胜数,但这些技巧有高有低,在不断完善中,这套格斗术的价值……无可估量!”

    “你……送给我?”杜迪安抬头望着海利莎,迎面看见的却是她清澈的眼眸,如一汪湖泊,倒映着他心底深处的灵魂。

    “是??!”海利莎露出笑嘻嘻的表情,故作轻松地道。

    杜迪安怔了片刻,缓缓收回目光,低声道:“为什么要把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我,我什么都没有给你,也给不了你什么?!?br />
    “你的存在,对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惊喜!”海利莎弯腰斜着抬头望着他低下的脸颊,晶莹闪烁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他说道。

    杜迪安望着她的双眼,默然片刻,缓缓地移开目光,道:“谢谢!”

    海利莎一笑,直起身子,道:“你可要好好练,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问我,若是能够学会几招这上面的格斗术,遇到上次的那只小蛇,你很容易就能杀死它了?!?br />
    杜迪安怔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她是因为上次自己遭遇那噬金魔蟒时差点遇险,这才将这狩魔格斗术赠予自己。

    他深吸了口气,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什么,单说“谢谢”二字,有岂能对得起如此大恩?忽然,他想到上次她跟踪的事情,心想自己猜来猜去,索性不如直接问她,若是中间有什么误会的话,当面就能解开,省得自己一个人瞎想错怪了她。

    他刚要开口,海利莎将卷轴塞入了他手里,道:“你回去先看看,觉得哪个容易点,就先学哪个,你一个人没有人指点,学起来比较难,遇到不懂的,你不必浪费时间钻研,下次带过来问我就是,我现场教你!”

    杜迪安望着手里的黑色卷轴,默然片刻,微微点头。

    这样的一份大礼,他实在无法拒绝。

    单是神浆的话,他托关系从魔物研究所,也有希望能弄到,但是这样的顶尖格斗术,却是难以得到的。

    “这神浆你也收下吧?!焙@さ莞?。

    杜迪安收了过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我欠你很多?!?br />
    海利莎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道:“那就以后好好回报我吧!”

    杜迪安怔了一下,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一定!”

    海利莎笑了笑,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道:“这些天我连续出来,不能多待,以免引起怀疑,我要先回去了,下次再见吧!”

    杜迪安见此,点头道:“那就下次再见,你回去注意安全?!?br />
    “我会的,你也是?!焙@?。

    杜迪安莞尔一笑。

    海利莎眨了眨眼睛,道:“那下次也是半个月后?”

    杜迪安反应过来,思考一下,道:“那就等一个月后再见吧,半个月太频繁了,以免你引起别人怀疑,而且我也比较忙?!奔淮蚊?,来回就要耽误一天,若非必要,他也不想太密集。

    海利莎愣了一下,想了想,道:“那好吧,那就下个月见?!?br />
    “嗯!”杜迪安点头。

    海利莎挥手,转身走去,走过几步忽然回头向杜迪安道:“不许回头看哦,我爬墙的样子有点丑,你不许看!”

    杜迪安不禁莞尔,道:“行,我不看?!?br />
    海利莎轻哼一声,欢快地迈着步子离去,等走过拐角后,立刻顺着巨壁爬去。

    杜迪安虽然没有特意张望,但宽阔的视线范围还是注意到她的身影快速爬上巨壁,径直离去。

    见此,杜迪安也抓起包袱和卷轴,沿着巨壁飞快走去。

    走了十几分钟后,他一路观察后面,这次海利莎并没有跟上来,他当即展开翅翼,爬上了巨壁,沿巨壁上宽阔的壁顶跑去,返回商业区。

    一路上,他心中不禁思忖,难道说自己真的误会了她?

    想了许久,依然不得要领,他甩了甩头,不再多想,反正等新神术出来后,一切答案他都能亲自问到,那时将没有任何人能威胁到他。

    不过,在这之前,他也必须相应地提升一下实力,否则自身视觉跟不上反应,被人秒杀了,也是无用。

    回到第九区后。

    杜迪安叫来鹰眼,问道:“把羽毛叫来?!?br />
    鹰眼会意,恭敬道:“是?!弊砝肴?,片刻后,带着羽毛一同返回。

    羽毛跟鹰眼出自同一个家族,自从上次注射神浆事件后,在家族中的地位急剧提升,如今已经成为总部的一位执事,同时还是一名黑暗骑士队长。

    “见过长老大人?!庇鹈ЧЬ淳吹氐?。

    杜迪安恢复淡漠表情,道:“近来身体状况怎样?”

    羽毛心中一喜,道:“多谢长老挂念,属下身体很好,尤其是上次长老赐予属下‘神浆’这等宝物,属下的体质有不小的提升,如今已经达到中阶极限,已经向家族申请了魔痕,再过不久,就会成为黑暗骑士大队长,为长老效力!”

    杜迪安点点头,道:“最近吃东西的胃口怎样?”

    胃口?羽毛心中不解,但还是恭敬道:“属下胃口向来很好,百无禁忌,什么都吃?!?br />
    杜迪安目光微闪,淡漠道:“你上次注射神浆时,只是中阶体质,这神浆是专门给内壁区的强者所用,你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要跟我详说,以免烙下隐患?!?br />
    羽毛吓得一跳,想了想,连忙道:“回禀长老大人,属下并没有感到什么不适,只是近来晚上不宜入眠,总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br />
    “失眠是体质急剧提升时的正常状况?!倍诺习舶谑值溃骸澳阆认氯グ??!?br />
    “是?!庇鹈Ь吹?。

    等羽毛退下后,杜迪安心中沉思起来,看来海利莎给自己的神浆并无问题,即便是慢性毒素,以羽毛的体质来说,过了这么久,也早该有点反应了。

    “大人?!庇パ坌⌒囊硪淼乜醋哦诺习?,露出请示之色。

    杜迪安挥手道:“你也退下吧?!?br />
    “是?!?br />
    在鹰眼离开后,杜迪安将抽屉里的注射器取出,看了一会儿,向诺伊斯道:“这神浆应该没什么问题,你近来也快突破到高级狩猎者级别了吧,鹰眼近来已经搜集了一些寄生魂虫,其中有不少普通寄生魂虫,你过来,我给你注射一管,让你尽早达到瓶颈?!?br />
    “是?!迸狄了构Ь吹阃?,心中却有些没底和猜测,不过想到杜迪安好不容易把自己弄进来,应该不会拿自己当小白鼠,心底还是松了口气。

    杜迪安将注射器里剩下的半管注射到他手里,又取出一瓶给他注射了进去,道:“你下去好好吸收下,如果有什么不适,及时跟我说,虽然验证过此物没什么副作用,但没什么是百分百的,一旦感觉不适,你不要硬抗,知道么?”

    诺伊斯心中一紧,道:“是?!?br />
    他感觉全身已经有些发热,向杜迪安告退离去。

    等诺伊斯走后,杜迪安取出黑色卷轴,缓缓摊开,顿时看见一些刻画得极精细的人形图影,在卷轴上面摆弄各种姿势,每一套姿势旁边都有细密而工整的字迹介绍其意。

    “狩魔格斗术……”杜迪安目光闪动,没有急着模仿学习,而是完全摊开,从头到尾地缓缓往下细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