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利莎走出数百米,转过头,看了一眼巨壁下面,却见杜迪安已经转身向前跑去,似乎是想尽快离开这片散发着血腥气味之地。

    她轻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转身飞快离去。

    嗖!

    杜迪安一路前行,没有再摩擦伤口,手指上的小划伤很快愈合,一路上保持着高级狩猎者的速度跑去,转眼间就跟海利莎拉开了距离。

    他表情阴沉,手指紧握,心中有一丝凄然和落寞。

    等快到一处巨壁通道处时,他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两眼,确信她没有再跟上来后,这才展翅飞上巨壁。

    落地后,他沿着原路返去,数小时后,偷偷潜回到商业区中。

    刚回到第九区,杜迪安将草垫里的神浆收到抽屉中,只取出一瓶,然后让诺伊斯叫来鹰眼,向鹰眼问道:“你见过神浆么?”

    鹰眼微怔,不明其意,心中飞快思索一下,道:“回禀大人,属下曾有幸见过一次,那是在……”

    “见过就好?!倍诺习布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对原因他毫无兴趣,将手里的神浆放到桌面上,道:“你过来看看,这是神浆么?”

    鹰眼一怔,凝目看了一眼,瞳孔微缩,不禁上前两步,伸了伸手,意识到什么,向杜迪安道:“大人,我能拿起看看吗?”

    “随意?!?br />
    鹰眼点头,面色郑重地将这瓶红色浆液拿起,左右倾斜,凝目望去,过了片刻,点头道:“大人,这很像神浆!”

    “很像?”杜迪安抬眼瞧着他。

    鹰眼身体微绷,有些紧张,但还是点头道:“是的,外表很像,但若是想要进一步确认的话,只能通过服用,或是闻一闻气味才行?!?br />
    杜迪安点头,“你闻吧,顺便找个人过来,注射一下试试?!?br />
    鹰眼一怔,欲言又止,但想了一下,还是忍住,先将瓶盖拧开,凑近轻轻细嗅,双眼微微发亮,向杜迪安道:“大人,这应该就是神浆,请问您是从哪得到的,若是渠道没错的话,估计就**不离十了!”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

    看见杜迪安瞥来的淡漠目光,鹰眼心头一惊,顿知失言,这话无疑是向杜迪安打探神浆的来源,而这么高级的东西,来源自是秘密,又怎会轻易告诉他?

    “属下该死!”鹰眼急忙盖上神浆,低头道。

    杜迪安淡漠道:“以后说话过过脑子,现在,你先去找一个你信得过的人来注射试试,看看真假?!?br />
    鹰眼松了口气,转而又有些为难,道:“大人,若是试验的话,咱们可以用家畜来验证,而且听说神之赐福和神浆这么东西,注射到家畜上,家畜的变化很快,立马就能见效!”

    杜迪安漠然道:“畜生的身体构造怎么能跟人相比?”

    鹰眼微怔,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没能提起勇气直言,应诺下来,转身离去。

    他知道,既然杜迪安怀疑此物有问题,那么万一是毒药的话,找人注射,无疑是置人于死地!

    即便是在黑暗教廷中,都很禁忌用黑暗教徒当实验品,一旦被发现,责罚极重!

    但显然,站在黑暗教廷顶尖的长老,能够轻易无视这条规则。

    片刻后,鹰眼领着一个模样秀气的青年来到办公室中,向杜迪安恭敬道:“大人,人带来了?!?br />
    俊秀青年见到杜迪安,忙恭敬低头道:“属下‘兰迪.塔伯特’,代号‘羽毛’,见过长老大人?!?br />
    杜迪安听到他的介绍,目光一动,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鹰眼,淡漠地道:“开始吧?!?br />
    鹰眼恭敬道:“是?!?br />
    上前接过杜迪安递去的注射器和神浆,他深吸了口气,俊秀青年道:“小塔,这是神浆,大人特地赐予你的,以后要好好表现?!?br />
    闻言,俊秀青年眼中露出一丝激动,向杜迪安鞠躬道:“多谢长老大人,羽毛誓死效忠长老大人!”

    杜迪安嗯了一声,表情淡漠。

    鹰眼表情温和,将神浆吸入到注射器中,让羽毛撩起一只袖子,找准血管,注射了进去。

    随着神浆的输送,羽毛的脸上露出几分痛苦之色,额头上渗出细密冷汗,不消片刻,他的身体忽然发烫,涨红,肤色赤红得像被开水烫过一样,他紧紧咬着牙,竭力忍耐,不想当着这位长老的面出糗,留下不好印象。

    在他拼命忍耐中,杜迪安紧盯着他,眼眸中的瞳仁缩小了一圈,热感视觉发挥到极致,能清楚地看见他体内无数的脉络,像一条条鲜活的虫子纠缠在一起。而被注射到他手臂血管里的神浆,颜色最鲜艳,像一条粗壮的虫子顺着血管向前爬动。

    片刻后,这鲜艳的神浆随着血管里的血液回流到他的心脏中,在心脏贲张跳动时,所有回流的血液瞬间涌出,顺着血脉扩散全身,而那神浆也融入到血液中被稀释,流入到全身各处。

    在神浆扩散到他全身时,他身上的热量以惊人的速度逐渐攀升,越来越浓烈!

    杜迪安眼中露出一丝震惊,这就是神浆?效果未免太惊人了吧!

    鹰眼在一旁面带微笑地看着,只是眼中隐隐有一丝担忧。

    不知不觉间,十来分钟过去。

    羽毛肤色上的赤红逐渐消退了下来,脸上的痛苦之色也逐渐平缓,睁开了眼睛,见杜迪安和鹰眼紧盯着他,不禁有些紧张,道:“长,长老大人?!?br />
    杜迪安深深地看了一眼,缓缓地收回了目光,瞳孔也恢复到正常大小,淡然道:“感觉怎么样?”

    闻言,羽毛低头左右看了看,双眼中露出亢奋之色,道:“回禀长老大人,属下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旁边的鹰眼知道杜迪安的用意,向他道:“你向我出拳看看?!?br />
    羽毛吓得一跳,不禁望向杜迪安。

    杜迪安当即应允。

    羽毛松了口气,拉开架势,朝鹰眼一拳击去。

    鹰眼瞬间出手,将其拳头捏住,手臂微微一晃,便将力量卸掉,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色,微微点头,道:“很好,力量提升了不少?!?br />
    杜迪安知道他是说给自己听的,道:“你先退下吧?!?br />
    羽毛心情激动,低头道:“是,长老大人?!?br />
    等羽毛离开后,鹰眼向杜迪安道:“大人,这东西应该是真的神浆不假?!?br />
    杜迪安看见他注射器里剩下的三分之二,微微点头,道:“给我吧,你先退下?!?br />
    “是?!庇パ鄣阃?。

    杜迪安接过注射器,沉吟不语,海利莎要伤害自己,应该不会在这上面做手脚,倒是白担心了,不过,就是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慢性的毒素。

    他知道大麻这些毒~品的存在,所以有此忧虑。

    若是这神浆里有类似这些的毒素,海利莎虽然不会伤害他,他却要受制于海利莎,成为别人手里的一颗棋子。

    虽然,他现在还猜测不出,以海利莎的地位,为什么需要自己这样一颗身处在外壁区的弱小棋子。

    沉默片刻,他微微摇头,还是放弃了吸收神浆的打算,事到如今,他不希望被任何不确定的因素干扰,而且通过今天的见面,他也认清,唯一能够依靠的,终究只剩下自己,等新神术出来了,才能够踏出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