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目光一沉,迅速握拳捶打它的双眼。

    噬金魔蟒吃痛,脑袋左右晃动,见依旧无法甩掉杜迪安,便将脑袋朝蟒身中钻去,想要将杜迪安挤开。

    杜迪安趁势松手,向后跳去,转身就跑。

    虽然他要借助?;词蕴胶@?,但被这噬金魔蟒缠绕的话,绞杀力能轻易让一名高级狩猎者昏厥、内出血,即便是卡奇这样具备强悍防御能力的龙钢者魔痕,都不敢被它缠绕。

    以他的体质,虽然不惧被它缠绕绞杀,但一旦缠上,就陷入僵持局势,如此一来,表面看去,自己就像待宰的羔羊,陷入彻底的?;?。

    到时海利莎必然出手,毕竟,不管她跟踪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既然在自己身上投入这么多,就绝不会让他白白牺牲,而且出手后也能以担心他的安危而跟踪过来当原由。

    如此一来,他的试探就白费了。

    因此,他必须将局势控制在有?;?,却不致死的局面!毕竟,自己扮演的依然是高级狩猎者,跟这噬金魔蟒战斗的话,胜负难分,能击杀噬金魔蟒的高级狩猎者大有人在,不敌的也不少,若海利莎跟踪他的目的,是想要看看他的底细,或是观察他什么,就会继续蛰伏,等待最危险的时刻再出手!

    但若是真的担心他的安危,在情况没那么危急时,也会果断出手!

    嗖!

    杜迪安飞速转身跑去,同时将注意力落在巨壁上的海利莎身上,却看见她的身影竟顺着巨壁飞速爬行下来,两手贴在巨壁的表面,像壁虎一样紧紧黏??!

    “这就是她的越壁能力?!”杜迪安瞳孔微缩,心中震惊,没想到她的能力竟是能徒手攀爬这陡峭光滑的巨壁,要知道,这巨壁的材质并非简单的岩石,里面还混合有金属物质,构造复杂,只有少数能依附在墙壁上的魔物,能够攀爬而过。

    在他的注视中,只见海利莎的下降速度极快,从下降的速度和她所处的距离来看,她应该是在自己遭遇噬金魔蟒的那一刻,便直接翻墙赶来!

    想到这里,杜迪安心中涌出一阵暖意,同时为先前的猜测感到几分惭愧。

    嗖!

    他提速飞奔而去,噬金魔蟒紧随其后,扭动身躯追赶。

    与此同时,在后面的巨壁上,海利莎以惊人的速度赶来!

    噗!

    当追赶到两百米左右,杜迪安注意到海利莎猛地甩手而出,一道寒光从指尖掠过。

    这寒光呼啸而来,呈直线精准地击中噬金魔蟒的脑袋,这一手瞬间体现出她恐怖的预判力,包括寒光的速度和噬金魔蟒扭动时的路线和速度,全都计算得精确到极致!

    噗地一声,在寒光击中噬金魔蟒脑袋的瞬间,吞吐着蛇芯不断扭动前行的噬金魔蟒顿时脑袋一栽,重重地撞在地上,脑袋上血光绽放,巨大的身躯痛得疯狂扭动。

    杜迪安停顿下来,回头望去,只见海利莎在甩出寒光时,已然飞速赶来,在痛苦扭动的噬金魔蟒前停下,蓦然伸出纤手,将其尾巴握住,带有一丝少女活力的绝美脸颊上闪过一丝狠色,脚尖踮地一转,全身竟旋转而起,带动扭动的噬金魔蟒甩动起来!

    嘭!

    甩出数圈,她手臂猛然下拉,嘭地一声,噬金魔蟒狠狠地砸在一处凸起石块的草丛中,脑袋不偏不离地磕在石头上,顷刻间石块破碎,蛇头歪开,血肉模糊,显然是活不成了。

    尽管如此,噬金魔蟒的身体依然在抽搐扭动。

    海利莎手掌一松,没有再理会,而是脚尖一点,跃起飘然落在杜迪安面前,满脸关切地看着他,“你没事吧?”

    杜迪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我没事?!?br />
    海利莎松了口气,轻轻拍着胸脯,道:“还好赶上了,这可恶的小畜生!”说着,露出小虎牙,恶狠狠地回头瞪了一眼死去仍在扭动的噬金魔蟒。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还好你来了,不然还真有点麻烦?!?br />
    海利莎听到他的话,不禁一笑,想到杜迪安先前的狼狈模样,心想这可不是“真有点麻烦”,不过,她是个聪明的女孩,从不会去拆穿男孩在她面前刻意逞强的谎言,笑嘻嘻地道:“你刚走路时一直低着头,在想什么事呢?是在想我么?”

    杜迪安看见她纯澈而晶莹的双眼,嘴角微抿一下,点头道:“你在跟着我?”

    海利莎见他终于问到此事,随意地道:“是啊,我走到一半,忽然想到这路上太危险了,万一出现比较强的魔物,你应付不来怎么办,所以就偷偷跟在了你后面?!?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眼眸中却微微闪过一丝光芒,微笑道:“我刚回头时看见你似乎是从巨壁上直接爬下来的,这就是你的能力么?”

    “嗯,是我的能力之一?!焙@ξ氐?。

    杜迪安凝视了她一会儿,缓缓地收回目光,低声道:“这次,你又救了我一命?!?br />
    “哪有?!焙@觳辉谝獾匕谑值溃骸熬退阄也怀鱿?,看你刚才跑的速度,应该也能摆脱它吧,毕竟,这东西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领地,只要你跑出了它的领地范围,它就不会继续追击了,嗯,不过它刚才被你攻击了,激怒了,继续追击也有可能,不管怎样,这都是小事,说起来还是我对不住你,若不是为了跟我见面,你就不会来壁外,也就不会遇到这样的危险了?!?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br />
    “好吧?!焙@α诵?,道:“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就不继续跟着了,你可要小心点,别再遇见什么危险,咱们下次还要再见面呢!”

    杜迪安点点头。

    海利莎微微一笑,转身纵身一跃,跳到二三十米高,落在巨壁上,两手竟轻轻地便扣住巨壁,就像掌心有一股黏力。

    她回头冲杜迪安一笑,随即快速攀爬而去,飞快上到了巨壁顶上,落地后,她向杜迪安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去。

    杜迪安同样微笑着挥着手,等她的身影离去后,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目光阴沉下来,微微攥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