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转瞬即逝,两天过去。

    外壁区一如既往,表面平静,暗中波涛汹涌。

    经过投票表决,第九区最终还是选择跟第八区开战,夺回了被洗劫一空的十三号分部,由图马科亲自带队镇守重建,这种大区间的冲突时常出现,尤其是彼此相邻资源冲撞的大区,要么联合,要么摩擦,在所难免。

    在十三号分部重建时,第九区总部的一处最高规格的炼金室中,杜迪安心无旁骛,埋头在炼金室内钻研自己的新神术,在新神术没有制作完成前,他已经决定不去理会第九区的一切事务,无论是利益损失,还是地盘被吞,全都跟他无关!

    当初刚上任时,他便不愿多管第九区的事情,以免分散自己的精力。毕竟,第九区做的再好,也只是替修道院打工,替光明教廷打工。但新神术不同,这是他自己的东西。而且,这次要研制的新神术,也将是他手里的最强利器,等到成型之日,便是他能够替茱拉夫妇报仇之日,也是他正式谋划推翻内壁、打破层层枷锁统治之时!

    既然必有一人成王,为何不由自己来做?

    ……

    ……

    一处位于地底的幽暗大殿中。

    “已经两天过去了,他们还没有动静么?”一个戴着白面恶鬼面具的身影沙哑地道,嗓音仿佛干裂的树叶,令人不自禁地激起鸡皮疙瘩,感到寒意。

    在他面前跪着的一个婀娜身影系着一个黑色眼罩,低声道:“执法使一直跟踪他们,除了正常的同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跟他们接触?!?br />
    白面恶鬼身影微微抬头,深邃的眼眸中露出一丝冷色,道:“看来,这位新上任的长老,并非是那位消失的天才神使,哼,修道院的老家伙们,这次难得的爱惜人才了么?!?br />
    婀娜身影低头不语。

    “去吧,清理了,别留下痕迹?!卑酌娑窆砩碛澳坏?。

    婀娜身影恭敬道:“是?!?br />
    ……

    ……

    咚咚!

    杜迪安正刻画着一个零件的图纸,炼金室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他眉头微皱,转头看了一眼,微微聚焦的瞳孔顿时渗透到厚实的大门外面,看见一道人形热量轮廓,从热量的浓度上顿时认出是诺伊斯,他松开了笔,起身扭动门边阀门,将门开启。

    “大人?!迸狄了箍醇贩⒘杪业亩诺习?,微怔一下,连道:“您让我跟踪的那两位审判骑士,今天被人杀了!”

    杜迪安眼眸微眯,“杀他们的人,你追查到没?”

    “杀他们的是两个戴着面具的人,我一路跟踪他们,发现他们来到辛普镇一处庄园中,很久没有出来,我猜想,那里可能是跟咱们这里一样,庄园下面是黑暗教廷所在?!迸狄了狗煽斓?。

    “辛普镇……”杜迪安胸膛微微起伏,眼眸中闪过一丝疯狂至极的杀意,“是冥王的地盘?!?br />
    诺伊斯一怔。

    杜迪安眼底的杀意瞬间收敛,这转瞬的巨大变化让诺伊斯发怔,杜迪安冰冷地道:“不用再跟了,别打草惊蛇,今后第九区的所有会议,你跟鹰眼一同参加,记录会议内容,如果第九区的一些行动牵连到卡奇他们和新世财团,即刻向我汇报?!?br />
    “我知道了?!迸狄了刮⑽⒌阃?,脸上有一丝敬畏之色。

    杜迪安转身关上了门。

    入夜。

    杜迪安从炼金室中出来,眼中有一丝倦意,他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从背后墙上的收藏柜中抽出一瓶克里比珍藏的红酒,弹开瓶颈,轻轻喝了两口。

    自从看到这一排酒后,他便想到以酒代替自己先前需求的高热量食物,结果让他意外的是,这酒水还真有作用,能缓解他身体的饥寒,唯一可惜的是,不能多饮,容易醉人。

    “回头该让鹰眼叫人去酿点白酒暖暖身……”杜迪安放回了红酒,红酒虽艳,暖意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他换上一套黑色夜行服,在夜行服外面又裹上一套做工极精细的西装,在腿边绑上匕首,拉开抽屉,抽出里面的一份资料看了几眼,确认无误,离开了办公室。

    “大人?!庇パ凵下?,看见出门的杜迪安,惊讶地道:“大人,您这是?”

    “出去赴个宴?!倍诺习驳髡艘幌铝旖?,道:“怎样?”

    鹰眼看了一眼,笑道:“刚好?!?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径直离开。

    鹰眼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化作一声苦笑,别区的长老出行,身边至少有一名骑士长级别的人?;?,暗中更是跟随着不知多少骑士队长,自家的这位倒好,到哪都是独来独往,连自家人都找不到他的踪迹。

    不过好在,这位主子的实力之强,比自己更盛几分,没人能?;さ昧怂?。

    夜色中。

    杜迪安一路出了庄园,飞快潜入街道的黑暗巷中,迅速离开了此处。他绕了十几条街道,在潜行的过程中,将身上的外套一点一点脱掉,先前系得工整的领结和西服全被丢入到某一个巷子的肮脏垃圾桶中,桶盖上沾满剩饭菜,散发着馊臭的味道,纵然有人找到这身衣服,也无法再闻到上面沾染的原先味道

    嗖!

    杜迪安迅速离开了繁华地带,来到黄金之壁前,此刻的黄金之壁在众多筑壁工的修补下,早已恢复如初,并且还加固了许多。

    墙上来回巡逻着士兵,野人依然盘踞在红枫山脉,导致军部在黄金之壁的守备方面不敢有丝毫松懈。

    杜迪安看了一眼,没有硬闯,转身绕到巨壁处,在巨壁边缘人烟稀少,是大片的荒地,越是靠近巨壁的地方,辐射越浓,因此这一带几乎没什么人居住。

    杜迪安脱下上衣,背上的翅翼在运动时像充血一般,从透明的肌肤薄膜状舒展而出,迅速变得薄而硬,锋利如刀,在他的控制中扇动着腾空而起。

    等飞上巨壁后,他跑过黄金之壁的守卫范围,再次降落下来,进入到黄金之壁外面的郊区,这里曾经依然是墙内人的领土,遍布着乡镇,如今却荒无人烟,所有的村镇都像**一样空荡,只剩下一幢幢屋舍在黑夜中伫立,阴森可怖。

    杜迪安从这些荒废的乡镇中穿梭而过,笔直前往红枫山脉。

    ……

    ……

    悬崖边。

    伊薇特坐在崖边,耳畔是旁边瀑布宣泄的轰隆声,恒久不绝,于是便容易被忽略。她在这巨大的轰隆声中,望着头顶微弱星光的夜色,有些出神。

    在格莱莉的协助下,她从黄金之壁处钻地偷渡回来了。然而,只是短短时日不见,她的家乡和族人忽然变得有些陌生了起来,尤其是她的几位兄弟姐妹,以往总是一起嬉戏笑闹,一起练剑练骑射,如今见到她,却纷纷避得很远,似乎她身上染着瘟疫,随时会传播出去。

    她有些孤独。

    她知道这些人在顾虑什么,她被逮捕了,却平安无事地回来了,这根本说不通!

    虽然她跟父亲解释了原因,但她却感觉,父亲并没有信她。

    “我不是奸细,就算他们不信,但我自己清楚!”伊薇特心中暗暗道:“只要我不做奸细的事情,时间久了,他们自然就会相信,我不会是奸细!”

    在她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时,并没有注意到背后的瀑布边,忽然静悄悄地掠来一道黑色身影,仿佛影子一般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轻轻地缓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