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你去查一下野人的情况?!倍诺习布绦溃骸拔乙酪叭说奶逯平峁?,以及野人所有王族成员的资料,包括他们生活中的喜好?!?br />
    “野人?”鹰眼微怔,心中猛地一惊,没想到杜迪安要将手伸到墙外的野人中,虽然不知道杜迪安究竟要做什么,但显然不是小事,他忍住的询问,应诺道:“是,大人?!?br />
    “去吧?!?br />
    鹰眼离开了办公室。

    杜迪安从旁抽出一张纸,换上削好的铅笔,手速飞快地在纸上掠过,铅笔勾勒的素描肖像顿时浮现出轮廓,分别是两张不同的脸孔。

    等画好以后,杜迪安将这纸交给诺伊斯,道:“这两个人,你亲自去盯着?!?br />
    诺伊斯接过看了一眼,记住了这两张脸,疑惑地道:“大人,他们是?”

    “瑟索大道审判所的骑士?!倍诺习材坏难垌猩凉凰坷涔?,道:“记住,不要让他们察觉到你,如果他们被人杀了,你就跟上杀死他们的人,找到背后的人?!?br />
    诺伊斯听得有些迷惑,但知道杜迪安没有告诉他别的事,多问也没有用,老实地答应下来。

    杜迪安默然了一会儿,抓起旁边的包袱交给他,道:“这个,你找一个陵园埋葬了?!?br />
    诺伊斯一怔,“这是?”

    “骨灰?!?br />
    诺伊斯脸色微变,道:“骨灰?难道是卡奇他们出事了?”

    “是我养父母的?!倍诺习材抗馍詈?,冰冷得没有丝毫温度,道:“他们出事了,有人想要通过他们的嘴巴,打探到我的消息,你选一个好点的位置,把他们厚葬了,记住,墓碑上先不要刻字,就立一面无字碑?!?br />
    诺伊斯震惊,失声道:“他们出事了?怎么会……”说到这里,不禁回想起茱拉夫妇的面孔,当初还是杜迪安委托他去亲自接到商业区来的,没想到这对谦和的夫妇,竟然被杀了,难怪杜迪安会匆匆忙忙地离开,难怪回来后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浑身散发的杀意,像是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

    “是这两个人干的么?”诺伊斯的目光移到手里的画像上,不禁涌出愤怒之色。

    杜迪安目光黑邃,道:“他们只是两个小喽啰,还没胆子做这样的事情,这次裁定判决的人,收了黑钱,应该知道点情况,但不会知道太多?!?br />
    “大人,我去暗杀了他们!”诺伊斯愤怒地道。

    杜迪安微微摇头,“不可打草惊蛇,他们只是几个替死鬼罢了,我要抓到背后真正动手的人!”

    听到这话,诺伊斯顿时想到一个目标,“难道是梅尔家族的人?”

    “不太可能?!倍诺习菜畚⑽⒚衅?,“这个人应该跟我无仇无怨,他想通过他们问出我的情报,最大的原因,就是看中我先前是神术大师的能力,想要抓住我的把柄,以此在今后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威胁到我,但很显然,他们并没有松口,所以……”

    说到这里,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客厅中地狱般的惨景,眼底闪过一丝浓烈到极致的杀意,这杀意充斥在眼球中,让他的表情有些狰狞,但在下一刻,杀意飞快隐没了下去,他握紧的拳头也缓缓地松开。

    诺伊斯看见他脸上一刹那的杀气,心头一悸,本能地想要后退,纵然明知杜迪安不会伤害他,也不自禁地产生了一种惊恐的感觉,但好在杜迪安的杀意收敛得快,他微抬的脚步硬生生止住,感觉胸口有些喘不过气,声音小了几分,道:“大人,您怎么知道他们没有松口,万一敌人知道了您的事……”

    杜迪安手里的铅笔点在桌上,打断了诺伊斯的话,“如果他们松口的话,我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了?!钡背踯锢倒?,‘冰血症’一旦被发现,便会被光明教廷隔离,若是有人知道他的这点软肋,可以轻易的制住他。单凭这一点,他便知道,茱拉并没有透露这件事。

    正因如此,他心中的痛苦才更重。

    诺伊斯怔了怔,默然了下来。

    “去吧?!?br />
    杜迪安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

    诺伊斯看了他一眼,拿起骨灰,弯腰行了一礼,这才轻轻离去。

    等诺伊斯离开后,过了一阵子,杜迪安才缓缓地睁开眼,先前的倦意尽数消失,他取过旁边的纸,提笔开始刻画出新神术的图纸。

    ……

    ……

    会议室中。

    “什么?他不管了?”

    “以后的事情,由我们投票决定?”

    “别人都打上门了,他居然怂了!这样的长老我还是头一次见!”

    “都别吵了,咱们投票不也一样?”

    “就是,我相信长老自有他的原因?!?br />
    十四位议员激烈争论起来,其中有几人出言拥护着杜迪安,这几人中便包括被杜迪安惩罚过的安吉丽雅。

    鹰眼微微苦笑,他早就料到这样的情形,抬手道:“各位,这次第八区想要把咱们的十三号分部吞去,十三号分部虽然没什么资源,地势又偏僻,但却是我们第九区的边界,一旦被他们撕破了口子,将来势必会多生事端,而且这次忍让了,其他大区也敢随意对待咱们了?!?br />
    “废话,当然不能让!”图马科脾气火爆,翻着白眼道。

    “就是,第八区这是故意挑衅,哼,老早就盯着那里了?!?br />
    “各位,是舍是保,咱们来表个态吧?!?br />
    “当然是保!”

    很快,大部分人表态,赞同保住十三号分部,只有四五人没有表态,还有一人持舍弃意见。

    “鹰眼,长老不是说要在半年内,带领咱们第九区成为前五的大区么?”表态刚结束,旁边一个打扮妖娆的女人道:“话才说了多久,怎么现在就退缩了?难道是认为办不到?就算办不到,也不要这样??!”

    鹰眼没想到话题又被带到这上面,苦笑道:“长老说了,他的承诺肯定会完成的,半年内咱们第九区必将成为前五的大区,如今距离半年期限还早,各位稍安勿躁,今天只谈十三号分部的问题?!?br />
    闻言,众人相顾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开始讨论十三号分部的夺回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