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先前的骑士青年将茱拉的尸体拖出去后,又返回到客厅中。他径直从楼梯下面走过,毫无察觉,若是此刻他转头抬眼去看一眼楼梯上面,就会看见一个笑得满脸扭曲的脸孔。

    他弯下腰,很快,又将一具尸体拽出,这是一具中年男尸,胸口被桌腿击穿,全身有许多伤痕,同样睁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当拖过楼梯口时,骑士青年憋气憋得有些难受,轻吐了口气,忽然有所感觉,转头向楼梯处望去,却是空空如也,只有楼梯转交上窗户中照来的光束,映在台阶上,灰尘在光束中飘荡。

    他松了口气,原来是错觉,还以为有人在呢!

    他不敢耽搁,抓起男尸继续拖运,在这间只有死尸的阴暗房间里,纵然是受过光明教廷熏陶的他,也有些惧意,寒毛轻竖,似乎暗处藏着看不见的鬼神在盯着自己。

    很快,第二具尸体搬出后,他飞快跑回,弯腰下去又站起,这次没有在地上拖运,因为尸体是一个小孩,**岁大的样子,小孩的双眼被剜去,一只手断了,死状凄惨。

    他提着小孩已经腐烂的腿,憋着呼吸快速离开,并没有注意到旁边楼梯处不知何时又出现的杜迪安。

    “队长,尸体都搬出来了?!泵趴谕獯錾?。

    “哦,我来了?!弊巴獾穆沓当呦炱鹩蜕?,脚步声渐渐走近,“唔,真他娘的臭!”

    “是啊,尸体都成这样了,这得死多少天了?!毕惹鞍嵩耸宓那嗄暝诳谡种兴档?。

    先前的队长道:“别管了,太臭了,赶紧装到尸袋里?!?br />
    “队长,这活儿不是咱们俩一起干的么?”

    “去你娘的,找死啊,让你干就干!”

    在门口二人说话时,楼梯上的杜迪安缓缓地顺着楼梯一步一步走下,咧开的嘴角已收拢,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笼罩在黑暗中,看不清面孔,他行走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下到楼梯最后一阶后,他慢慢地转过头,望向先前青年拖尸的客厅处,顿时看见了地狱般的画面。

    凌乱的客厅中,遍地都是腐臭的血迹。

    客厅里像是发生过混战,所有摆设品全被打翻,地上有几滩大血迹,其中一滩最大,唯一一处桌子边,显然便是先前格雷胸膛被刺穿的地方。

    杜迪安的眸子深黑,没有了一丝波动,仿佛所有的火苗倒映在他的眼瞳中,都会被黑暗所吞噬。他默默地看着,丰富的狩猎杀敌经验在他的脑海中自动编组,通过地上的血迹,依稀间仿佛看见茱拉三人生前的虚影,在这里发生暴乱和毙命时的场景。

    三人挣扎,茱拉被绑,现场不止一人。

    显然,瞎子都能看出,这绝非自杀,而是一场残暴至极的虐杀??!

    他缓缓地迈出脚步,走近了一些,转头望着四周,从熟悉的尸体腐臭气味来看,他们三人死亡的时间,绝非这一两天,至少是半个月以上。

    如今正值黑雪季中期,气温极低,依然能闻到如此浓重的臭味,可见早已死去多时。

    是谁杀的?

    杜迪安眼眸深黑而空洞,没有丝毫杀意,也没有怒气,而是一种渗人的死寂。

    “臭死了,走啦,害得我早餐都没胃口吃?!闭馐?,门口外面传来队长的声音和脚步声。

    杜迪安缓缓转过头,从窗户的缝隙处望着外面离去的二人,先前拖运尸体的青年扛着三个尸袋跟在后面,向前面的队长道:“队长,这应该是仇杀吧,死的这么惨,为什么说是自杀???”

    “闭嘴吧你,这么多话!”前面的队长没好气地道:“这是上面的事,上面说是自杀就是自杀,你是神官还是他们是神官???我们只管办事就行了,要想提升阶位,你就少说点话,很多事情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啊,你这辈子也只能当个扛尸的?!?br />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队长,你说这是一个冤案?”

    “还问,找打是吧?”

    “是,是,不问了?!?br />
    二人将尸袋放上了车,驾车离去。

    杜迪安看了一眼,收回了目光,身影微微一晃,消失在这客厅中。

    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旁边的73号庄园处,敲了敲门。

    门被打开,里面出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斜眼看着杜迪安,“找谁???”

    “听说旁边这家人出事了,你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么?”杜迪安问道,嗓音压得沙哑。

    壮汉一听这事,脸色一沉,“关你屁事!”说着,将门关去,却没能关上。

    杜迪安抬手撑住了门,深黑色的双眼中猛地射出两道杀意寒光,看得壮汉全身一个哆嗦,只觉空气骤然降温了十几度,冷得想要发抖。

    “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倍诺习惨蛔忠蛔值氐?。

    壮汉吞咽着口水,感觉似乎有一把无形死亡镰刀驾在脖子上,他颤声道:“我,我真不清楚,我只知道,半个月前的晚上,当时下雨,似乎有一群人来到这家人家中,当时晚上听到了很大的惨叫,然后在后面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看过这家人出现,直到最近,有路过的人闻到里面传出的腐尸气味,将事情通报给了审判所,审判所的人昨日赶到这里调查时,我才知道,这家人全都服毒自杀了?!?br />
    “半个月前……”杜迪安思绪流转,忽然想起一事,嘴角微微颤抖一下,半个月前,他找过茱拉给自己看病……

    他沉默了下去,过了片刻,缓缓地转过身,道:“不要告诉任何人,我问过你,否则,你全家也会服毒自杀!”

    壮汉吓得双腿一抖,他从杜迪安的眼神中看出对方不是开玩笑的,颤声道:“我,我不会乱说的?!?br />
    杜迪安看了一眼先前马车离去的方向,身影一闪,如幻影般消失。

    壮汉看到这一幕,吓得险些惊叫出声,抬手死死地捂住嘴巴,不敢发出声音,匆忙地将门紧紧关上,打定主意,要马上搬家远离这个晦气又危险的地方。

    没过多久,杜迪安便追踪到了先前的马车。

    大概是车上拖着尸体的缘故,马车没有走商务街道,而是驶向偏僻的郊区小道,径直前往一处,此刻天空中渐渐飘落下雪花,本是僻静的小道上更是荒无人烟,马车驶动时发出吱呀吱呀地声音,如死人的骷髅在咀嚼东西。

    杜迪安在后面远远跟着,很快,他明白了这二人要将茱拉夫妇他们的尸体拖到何处。

    十多分钟后,马车来到一处高耸的雪山前,山腰以下全是黑色积雪,山顶却是褐色石块,寸草不生。

    这里是外壁区三大火山之一,希瓦格火山,也是商业区天然的火葬场。

    在商业区寸土寸金,墓地陵园昂贵,绝大多数普通人都买不起,又不敢随意脏在公家土地上,便将亲人尸体火葬在希瓦格火山中,“希瓦格”在古语中是‘天堂’的意思,寄托了人们对埋骨于此的祝福。

    很快,马车来到希瓦格火山外,两名骑士将车厢里的三个尸袋提出,扛着上了火山。

    杜迪安如幽灵般跟了上去。

    二人扛着尸袋走了一半,似有些累,那队长骑士回头看着气喘吁吁的青年骑士,想了想,道:“算了,我们就在这附近找个岩浆池葬了吧?!?br />
    青年骑士松了口气,跟着他在附近找到一个岩浆池。

    这岩浆池周围插着几块石板墓碑,歪歪斜斜。

    队长骑士道:“就丢在这里吧?!?br />
    青年骑士依言将尸袋抛了进去。

    杜迪安在暗处看着,眼眸冰冷,手指微微攥紧成拳,但他没有动,以他的力量,要击杀这二人不费吹灰之力,但这二人一死,被有心人调查,他的身份也势必会暴露,一切也都将结束。

    愤怒到心颤,却要隐忍,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人生中有多少的怒火,可以及时宣泄?

    又有多少的憋屈,转为了最深沉的恨意?

    转眼间,三个尸袋全都抛入到缓缓流淌的熔岩池中,却没有沉下去,池的深度似乎很浅。

    “走啦走啦,热死了?!倍映て锸炕恿嘶邮?,想要扇点风,转身走去。

    青年骑士看了一眼慢慢下沉的尸袋,也跟着一同离去。

    在二人刚离开这片熔岩池时,一道身影如瞬移般出现在岩浆池边,快速出手,将岩浆池中的三个尸袋提出,尸袋下面已经灼烧破裂,尸体有多处烧伤腐蚀。

    杜迪安慢慢地打开三个尸袋,露出里面的三张脸孔,全都是瞪着极大的眼眶,死不瞑目地瞪着遥不可及的天空,似乎想得到一个答案。

    杜迪安望着脸孔已经僵硬的茱拉,手指紧紧攥住,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中而不觉,他微微咬着牙,缓缓地跪在了她身边,地面的温度极高,但他却毫无察觉,脑海中浮现出诸多画面,最开始的一幅画面,也是他们命运的交汇时,在众多的领养家长中,他选中了她。

    而她,也选中了他。

    在冰封中复苏到这世上,唯一给过他温暖的脸孔,此刻却扭曲惊恐地僵直在面前。

    他想哭,却流不出泪。

    就像前一刻已经流光。

    又像是他的心早已冻结,无法做出悲伤的表情和反应。

    这又是何等的悲哀?

    他默默地看着,缓缓地抬手抚上了这个温柔女人的双眼,慢慢地将脑袋磕下。

    他本以为,他接他们来到商业区,给他们一套房子,便将恩情还清,也能让他们远离自己,远离危险,但最终,他们还是因自己而被牵连。

    有一种东西,是不是永远还不清?

    他慢慢地站起,将三人的尸袋提起,离开了此处。

    片刻后,他来到了希瓦格火山不远的一处小森林中,他掰断树枝架起高台,搓石引火,将三人的尸体火化。等火化以后,他脱下自己的衣服将骨灰包住,背在背上,转身离开了此处。

    “你们不会白死的?!?br />
    “任何伤害过你们的人,他们会百倍千倍的付出代价!”

    “所有的人,都会给你们磕头,陪葬!”

    杜迪安踏出了森林,黑色雪花飘落在他肩上,他的双眼却比黑雪更黑更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