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第一位议员到来,正是先前被杜迪安责罚过的安吉丽雅。

    看到空荡会议室里孤零零坐着地杜迪安时,安吉丽雅微微愣了一下,示意心腹侍从退下,她轻轻地走入会议室,道:“见过长老?!?br />
    杜迪安望着墙上的油画出神,闻如未闻。

    安吉丽雅碰了个壁,以笑遮面,随意地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其他的议员随后陆续到来,转眼间半个小时过去,会议室内已经坐了十四道身影,曾经的满员人数也只是十六人,除去被杜迪安监禁的艾美外,还有一人没来。

    杜迪安知道剩下那人的去处,已经投奔到剑王麾下。

    所以当人到齐了,他收回了目光,缓缓道:“昨日的事情,想必各位听说了?!?br />
    众人相顾。

    先前自知留下不好印象的图马科怀着挽救的心思,道:“大人,这件事我听说了,还好您没有受伤,否则的话,我们非得把光明教廷的分部炸穿一个不可!”

    杜迪安淡然道:“想要伤到我,外壁区只怕还没有这样的人?!?br />
    图马科想到杜迪安那非凡的拳力,讪讪一笑,道:“这倒是?!?br />
    “这次的行动消息保密,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倍诺习惭垌淠?,缓缓地扫视着所有人。

    众人脸色微变。

    旁边一个老者道:“长老,您是怀疑有人背叛您?”

    “背叛长老?”

    “怎么可能,谁这么大胆!”

    有几人义愤填膺。

    杜迪安微微抬手,制止了这些徒有其表的气愤,道:“走漏消息的人,已经查到了?!彼底?,轻轻打个响指。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鹰眼提着先前的替死鬼青年进来,将他丢在了地上。

    杜迪安转动椅子,向这青年道:“告诉大家,是谁指使你出卖我的?”

    青年全身颤抖,在杜迪安平淡的注视下,感觉全身像掉入蛇口的青蛙,寒毛悚然,颤声道:“长,长老,是艾美,艾美大人指使的……”

    闻言,众人耸然动容。

    “艾美议员?怎么可能!”

    “她不是被……”

    众人面面相觑。

    “听说昨日艾美议员不满长老的处分,在您的办公室中毒杀您,被您囚禁在了监狱中,多半是她怀恨在心,指使她的人唆使此人出卖您的消息?!迸员叩睦险咚档?。

    杜迪安嘴角微翘,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让鹰眼将此人拖下去,以免说多露馅,道:“艾美议员先是毒杀我,准备提我的人头去冥王座下立功,如今又暗中报复,本来,我只想小惩她一下,没想到她一错再错!从今天日,取消艾美议员终生参议权,同时,艾美议员的所有财富,都将充公,纳入第九区的开支建设所用!”

    “今后,任何跟艾美勾结者,一律同罪处罚!”

    “各位,可有异议?”

    望着杜迪安平静而逼人的目光,所有人相顾一眼,同时默然下来。

    “我赞成长老此议!”图马科率先道。

    “我也赞成!”

    “敢下毒陷害长老,罪不可赎,我赞成!”

    所有人陆续举手,最终只有四人默默不言,没有表态。

    杜迪安见此,记住了这四人,宣布散会。

    回到办公室后,杜迪安交代鹰眼,将那青年处理掉。

    鹰眼没有意外,领命退去。

    此刻黎明初升,天色已亮起,杜迪安让外面的侍从端来早餐和今早的报纸。

    “老金,你先尝尝看?!倍诺习步绮团D毯兔姘莞狄了?。

    诺伊斯正有此意,将牛奶倒入小杯喝了一口,揪下一小块面包吃了下去,过了片刻,才道:“大人,没毒?!?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端起吃了起来,同时拿起报纸翻看。

    “光明日报——”

    “于昨日晚七点二十分,在法克兰街道出现魔教邪恶之徒施暴,将鲁伊学院的历史教授‘马利泰’残杀,在附近巡逻的光明骑士察觉动静,赶到现场,但终究还是迟一步,没能挽回马利泰先生的性命……”

    “残杀马利泰教授的邪教之徒共有十名,其中有一名三星炼金术士,目前已被全部擒获,将于今晨九点,在奥克广场进行圣火净化!”

    “此次除魔行动队长‘梅克’带队有功,亲自擒下邪恶炼金术士,特授予大骑士勋章……”

    杜迪安一目目看了下来,当看见梅克二字时,眉头微微一皱,这名字有些熟悉,他稍一回想便记了起来,第一次听到这名字时,是在拾荒者试练时,此人将被擒住的炼金术士斩首击杀,后来再次听到时,是得知他的身份,是梅尔家族的族长梅尔肯森的儿子,也是梅尔莎雅同父异母的哥哥!

    “梅尔家族……”杜迪安微微眯眼,没想到这个本该消失在他视线中的家族,居然又出现在他眼中,而且这次光明教皇交给自己的任务,竟然目的是扶持这位梅尔家族的余孽!

    “教皇老头明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跟梅尔家族的仇恨,竟然还给我这样的任务,这是想告诉我什么?忘记过去的仇恨?还是单纯的……敲打我?”杜迪安握着报纸的手掌微微攥紧,眼眸中闪过一丝森然杀意,他本来无心再管梅尔家族的事情,自从被强召去内壁区,他便以修道院当成自己的敌人,恨不得将所有时间用在谋划反击的事情上,没想到梅尔家族的后人,居然被教皇老头重用!

    而且还让自己帮忙当垫脚石!

    “修道院让我隐瞒身份,配合你,你却让我牺牲手下成全曾经的仇人,哼,好的很!”杜迪安眼眸微眯了眯,眼底的杀气渐渐地收敛到瞳孔中,表情也恢复了冷漠,看不出喜怒。

    他翻过报纸,继续翻看其他的新闻。

    正如卡奇所言,报纸上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和报道,就像他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了一样,他忽然感受到,要将一个人抹杀,原来是这么简单——只要联合全世界,不承认他的存在就行。

    谁又能跟整个世界对抗?

    “呵呵……”杜迪安嘴角微微牵动,轻轻一笑,将报纸缓缓地放下,当准备抬起目光时,忽然余光瞥见这份报纸的一角,目光顿时定住,紧接着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