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微微挑眉,没想到刚上任屁股还没坐热就给自己找来活干,“调遣十名教徒,于今晚七点一刻击杀‘马利泰’,教徒中必派一名三星炼金术士,不可打草惊蛇,不可让目标离开猎杀范围?!?br />
    “目标地点,法克兰街道12号……”

    内容简短,除了任务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任务应该是击杀‘马利泰’就行,却指定了人数和教徒的身份……”杜迪安微微眯眼,“这是准备让我送餐了,我倒要亲自看看,你们不方便杀的这位‘马利泰’是个什么人物?!?br />
    他记下信上的字迹,将其点燃烧毁,以免被人找到,暴露自己的身份,虽然这上面的字迹未必是教皇老头的,但多半也是他心腹的人代笔所写。

    “鹰眼?!钡然医?,杜迪安向外面叫道。

    咔,房门被推开,鹰眼恭敬地走了进来,道:“大人有何吩咐?!?br />
    “去调查一下,‘马利泰’是什么人,就是住在法克兰街道的那位?!倍诺习卜愿赖?。

    鹰眼应诺。

    没过多久,鹰眼返回房间,恭敬地道:“大人,已经查出来了,您说的这位马利泰现任鲁伊学院的历史教授,今年五十八岁,出生于一位没落的殿堂骑士家庭,爷爷曾是白银骑士,家里有二十亩地,父亲已逝,母亲在家乡小镇生活,他暂居在法克兰街道12号……“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杜迪安一眼,低声道:“他似乎还有一个身份,是自然教的教徒?!?br />
    杜迪安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把此人的信息调查得如此清楚,心中不得不惊讶黑暗教廷的情报网,道:“自然教?你说的就是那个不信神的自然教?”

    “没错?!庇パ酃Ь吹阃?,“自然教不信光明神,也不行我们的大圣神,他们总说什么‘唯物’之类的亵渎神灵的话,在几年前活动较低调,近两年来却越来越频繁,咱们第九区跟自然教也有过几次摩擦,但没有发生过什么激烈冲突?!?br />
    “为什么?”

    “克里比长老说,光明教廷比我们更想对付他们,这样的骨头留给光明教廷啃?!?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这么说来,克里比果真不是修道院派来的人,只是最终还是信了教皇老头的另一面身份,将位置拱手让给了自己,修道院此举既不费吹灰之力便铲除了一个真正的黑暗教廷长老,又扶持了一个自己的人进来,最锋利的刀,莫过如此。

    “目前有没有三星级别的炼金术士在空闲中?”杜迪安问道。

    鹰眼想了一下,道:“有几个?!?br />
    “从里面挑一个出来,让他带九个人,今晚随我一起去杀了这马利泰,晚上六点出发?!倍诺习卜愿赖?。

    鹰眼吃了一惊,“您要亲自去杀他?”

    “会会他,顺便了解下自然教?!倍诺习菜婵诘?。

    鹰眼明白过来,不敢再多问,应诺一声退去。

    在鹰眼离开后,杜迪安坐在椅子上,思忖片刻,忽然想到一事,将兽胶面膜取出,敷在了自己脸上,今后毕竟不能总戴着一个面具,万一有人模仿自己的这身行头传达假的命令,将造成不可预计的后果,而且兽胶面具的?;ばЧ?,也比面具要强。

    先前没用,是担心上面涂了毒,如今有夜王送来的回生泉,倒不用担心这一点,而且自己先前告知了鹰眼已经戴上了兽胶面膜,这么久过去,若是上面有毒的话,自己没有中毒反应,他的表情多半会出现些许异样,毕竟,唯一能接触兽胶面膜的除了修道院,就只有他了。

    薄薄的兽胶面膜贴在脸上,像软嫩的一层肌肤,竟像渗透到毛孔中一样,他照在镜子中,分明看见自己的模样竟变成了另一张脸,这兽胶面膜像是消失在了脸上一样,只有聚精会神地凝视,才能看见脸部的毛孔中有些许的差别。

    他揉捏了一下脸,顿时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换了个模样,像是能随意揉捏的橡皮泥一样。

    “太神奇了,没想到修道院还能造出这样的东西?!倍诺习残闹芯?,这东西几乎能让他伪装成任何一个人的模样,在这个侦辨手段较弱的时代,简直就是犯罪神器!

    不过,单凭此物在审判所面前,没有惊动到惩戒者还好,一旦有惩戒者介入,凭千奇百怪的魔痕能力,单是换一张脸孔还是无法躲过追踪,毕竟,脸能变,毛孔中散发的气味却很难掩饰,除非时时刻刻佩戴别的香料。

    “扮老人的话,说话声音不像,还是换张年轻面孔吧?!倍诺习捕宰啪底尤嗄笃鹄?。

    时间匆匆而逝。

    转眼到了晚上六点。

    特鲁恩带着九位朋友在庄园外面的马车边等候,时不时地翻出怀表看时间,心中充满紧张和激动,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跳了一个下午,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和黑暗教廷的长老一同出行任务,感觉像在梦中,而且这次的任务难度不高,他可以很充分的表现自己。

    他明白,做的好,不如靠得好,若是能靠上长老这颗大树,他今后随便得到一点提点,就有可能再次晋升了。

    在他把这消息告诉给他的朋友时,他的朋友们争相送礼讨好,只为能得到一个入队的名额,也让他小小的虚荣了一把,不过为了不影响自己的表现,他没有挑选跟自己一样是三星炼金术士身份的那几位朋友,而是选了一些自己初期相识如今仍在底层徘徊的朋友。

    在他紧张地等待时,庄园中两道身影出来,特鲁恩抬头望去,顿时眼眸一亮,认得其中一人便是大名鼎鼎的鹰眼,长老的贴身秘书,即便是五星炼金术士见到他,都会客客气气,不敢怠慢。

    想到这里,特鲁恩心脏狠狠跳动一下,目光落在鹰眼旁边的青年身上,这是一个模样二十出头的俊秀青年,一头黑发,双眼温润而漆黑,身材修长,气质独特。

    “长老!”特鲁恩连上前恭敬低声行礼。

    杜迪安眉头微皱。

    鹰眼见了,立刻向特鲁恩轻声苛责,道:“没脑子的东西,说什么呢,这里是外面?!?br />
    特鲁恩吓得一跳,脸色微白,忙收起礼仪,心虚地左右看了看,向杜迪安道:“对,对不起,我情不自禁就……”

    杜迪安懒得追究,道:“人齐了没,准备出发吧?!?br />
    “齐了,齐了?!碧芈扯髡秸骄ぞさ氐?。

    杜迪安点点头,当先来到一辆马车上坐下。

    鹰眼担忧地看着杜迪安,“真的不用我陪么?”

    “不用,你回去吧?!倍诺习补厣狭嗣?。

    特鲁恩回到马车前,给自己的朋友们使个眼色,全都飞快上了马车。特鲁恩向马车内的杜迪安轻声道:“我们这就出发么?”

    “嗯?!?br />
    特鲁恩当即驾驭马车,离开了庄园外面。

    马车进入城区后,故意绕了几条街道,这才驶入法克兰街道。

    很快,马车停在法克兰街道的十二号门口,特鲁恩跳下马车,来到杜迪安的车厢旁战战兢兢地道:“到地方了,现在就动手么?”语气中充满恭敬,先前刚见面就犯错,他心中充满忐忑,言语中越发恭敬低微。

    杜迪安推开了车门,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这栋高楼,能看见高楼里有两道身影,一个在忙碌着事情,似乎是佣人,另一个坐着的姿势,应该就是马利泰。

    “你们先清理现场,别让光明教廷找到踪迹?!倍诺习步淮溃骸暗任页隼丛俣?,另外,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br />
    “是?!碧芈扯鞴Ь蹿菩Φ?。

    杜迪安没有去看他的献笑,说完便大步走向马利泰的家门口,轻轻敲门。

    很快,门开了,一个相貌平凡的中年妇女穿着佣人服装,疑惑地看着杜迪安,“您是?”

    “我找马利泰先生?!倍诺习埠Φ?。

    “那您先进来吧,马利先生在二楼书房,我给您去叫一声?!敝心旮九诙诺习部⌒愕牧成隙嗫戳肆窖?,将门打开,拿出干净拖鞋递给杜迪安。

    杜迪安换上拖鞋来到客厅,顿时惊讶地发现,这客厅到处四周全是书柜,上面摆满了书籍。

    “马利先生再过五分钟就下来?!敝心旮九侣ハ蚨诺习驳共杷彼档?。

    杜迪安道了一声谢谢,接过茶水静静等待。

    中年妇女拿着抹布在旁边到处擦拭,打扫卫生,时不时地看了看杜迪安两眼。

    杜迪安忽然感觉自己不该把相貌揉捏得这么俊美,太过引人注目了。

    五分钟很快过去,楼上传来脚步声,一个头发黑白混合背脊微驼的老人下了楼,在扶手处向客厅沙发上的杜迪安看了两眼,有些疑惑,但见杜迪安衣着不凡,还是走了过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您是?”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马利先生你好,初次见面,我是黑暗教廷第九区的长老?!?br />
    马利泰脸上客气的微笑顿时僵住,有些发怔。

    他怔住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他从未听过东躲西藏的黑暗教廷的人,居然会如此正式地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身份,仿佛自己不是来自黑暗教廷,而是出自于骑士殿堂。

    第二是没想到,黑暗教廷的人居然就这么坐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是长老级的大佬。

    “黑暗教廷?!”这时,旁边一道错愕万分的声音响起,正是那打扫卫生的中年妇女,她满脸错愕,目瞪口呆地看着沙发上的俊美青年,眼中难以相信。

    但很快,巨大的恐惧涌出来,她反应了过来,刚要张嘴大声呼叫,徒然间颈脖处一痛,视线顿时发黑,倒了下去,鲜血从她的颈脖处喷溅流出,顺着地面飞快蔓延。

    杜迪安手臂抬起,手指间似乎捏着东西,但东西已不见了。

    不见的还有中年妇女递给他的茶杯底下的白色碟子。

    碟子已经染红了。

    杜迪安却目不斜视,依然微笑地看着面前的马利泰,温和的目光深处似有一股力量,压在了马利泰的嘴上,让他微张着嘴,却发不出声。

    “你,你!”马利泰的身体微微晃了晃,脸色苍白,转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中年妇女,目光受惊般一触即回,转而愤怒地看着杜迪安,紧紧地攥着拳头,似在克制着,又似在畏惧着,咬着牙道:“你究竟要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