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一排排地仔细察看起来。

    这些军火分类有序,枪支类武器堆在墙壁一侧的金属架上,大多数以步枪和冲锋枪为主。地雷则码在旁边地上,下面垫着两层木板隔离,预防地面潮气侵蚀,但如今三百年过去,这木板早已黝黑腐烂。

    杜迪安在里面转悠一圈,发现尽管是室内储存,但时间的腐蚀还是太可怕,这批军火无一幸免地全都报废,枪支没有维护,枪管上斑驳着锈迹,成了一堆烂铁。而地雷上布满厚重灰尘,里面承重弹簧早已失去弹力,腐朽损坏,无法引爆里面的炸药。

    甚至,里面的炸药经过三百年的沉淀,都有可能干硬矿化。

    杜迪安没什么遗憾,一切都在预料中,他找到一些手雷和地雷,以及两架火箭筒的炮弹,刚准备拆解,忽然闻到停在十五六里左右的拜琳,跟一股奇异的膻腥味混合在一起,这膻腥味显然来自一只怪物身上。

    这股气味早就出现在他的感知范围内,一直在缓慢移动,跟拜琳不期而遇了。

    “不知道这是什么怪物,强不强?!倍诺习残闹邪档?,若是能直接吃掉拜琳最好,省得他冒险动手。

    他一边感应着两股气味,一边动作麻利起来,飞快拆解手里的地雷,这地雷黏合得极紧,但岁月的腐蚀让边缘的内扣金属已经腐坏,他用力一掰,就将地雷拆开,里面是黄泥一样的炸药,被湿气侵入,像一块湿软的泥土。

    “黄色炸药?”杜迪安看见地雷里的炸药,有些惊讶,他在搜集黑火药资料时,顺带地看过相关的其它炸药,这黄色炸药就是其中一种,相当于是黑火药的进化版,简称“TNT”,威力极大,且性质稳定,没想到此类火药是用在现代地雷当中。

    “太好了!”杜迪安心中惊喜,有这黄色炸药,就算拜琳是中级狩猎者,也有极大把握能直接炸死!

    杜迪安将这黄色炸药倒出,在地上拍散,从里面掰出手指大一小块,找到几张废纸卷着,将纸张点上后,自己迅速跑到十多米外。

    纸张混入泥土过多,有些干硬,燃烧速度极慢,但还是烧到了内部。

    杜迪安静静看着。

    嘭!

    徒然一声毫无预兆地爆炸声响起,声音极响,将纸张燃烧的灰烬震得四处飘散。

    杜迪安眼睛一亮,虽然炸药有些潮湿,但还是能够燃烧引爆,而且威力比他想象的还强。

    他立即回到原地,继续拆解地雷,将倒出的黄色炸药聚集到一堆。

    这时,杜迪安闻到拜琳的气味和那膻腥味道中,飘荡出血腥味,极为浓重,应该是其中一方负伤。

    “是怪物,还是她?”杜迪安目光一闪,手里的拆解速度越来越快,等黄色炸药累积到二三十斤时,他停止了继续拆解地雷,来到金属架前,抓起几条子弹链回来,将子弹后的底火帽扭开,里面的黑火药半硬化,他磕在地上,将火药磕出一些。

    他忽然想起箭矢,反手拔出一根,用箭头将子弹里的火药拨出。

    一颗颗子弹被掏空,采集到的火药越堆越高。

    在杜迪安掏子弹时,拜琳和那膻腥味已经分开了,膻腥气味的怪物停留在了原地,没有移动,而且气味里混合着浓重的血腥气味,应该是被杀死了。

    杜迪安心中不免遗憾,不过这里毕竟是七号区,里面最强的怪物,估计都没有达到捕猎等级二十,以拜琳的中级狩猎者身后,只要不遇上一些特别棘手的,或是大意被偷袭,基本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在他遗憾时,忽然闻到拜琳的气味中,飘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味,非常淡,他鼻子耸动,想继续闻得更清晰一些,这血腥气味却渐渐消失了。

    他顿时想到拜琳的魔痕能力,掌控鲜血!

    “难道,她也受伤了?”杜迪安心中一动,虽然她能及时控制伤口止血,但血腥气味却能从伤口缝隙中溢出,这是无法掩盖的,除非伤口被迅速层层包扎上,那样的话,他隔着这么远,确实是无法再闻到了。

    “她能控制鲜血,伤口愈合的速度应该也很快,最多一两天就能恢复,这是绝佳的好机会!”杜迪安目光亮起,飞快采集起炸药。

    在采集的同时,他牢牢锁定拜琳的气味,一旦她离开自己的嗅觉范围,就迅速跟上去。

    然而,拜琳的移动速度并不快,时不时停下歇息。

    杜迪安心中暗喜,这说明她伤的不轻,忽然,他想到一个忽略的问题:“她知道我的气味能追踪她,她很可能会利用这点,如果她受伤了,自认不敌我,应该会想尽办法甩开我才对,而不会走走停停,若是伤的太严重,那也会直接找个地方停下,直到伤势愈合才会行动?!?br />
    想到这点,他暗喜的心情顿时冷静下来,暗道:“如果我是她的话,此刻肯定会想尽办法诱我出来,只要我暴露在她附近,她就能追上我,正面斩杀我!”

    “哼!”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既然用计,我就将计就计!”

    他打开狩猎者壁外必备的折叠储物袋,将黄色炸药装到里面,子弹里的黑火药储备到自己的生活行囊里,毕竟只是作为引线,分量不多。

    准备妥当后,他看了一眼这军火库,心中有些不舍,仅凭自己一己之力,难以搬走整个军火库,等第七区被清扫出来,迟早会被派遣过来的拾荒者找到,带回壁内,上交给财团。

    “在壁内这些火药只被用来当染料使用,包括这黄色炸药,也只是被当成黄色染料,以元素神殿里的那些人的智慧,有现成包装好的炸药,应该能尝试出炸药的真正作用才对,难道是因为炸药看上去像泥土,所以没有人会想到用火去烧泥土?”杜迪安心中闪过这样念头,这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人们的常识会禁锢住自己的思维,黑火药最早就是从偶然中被造出。

    “不过,也有可能壁内掌握了炸药用途,但了解炸药后,却像旧时代一样,当成危险品,被严格控制起来?!倍诺习残闹邪档?,这也是一种可能,毕竟这个世界不是信息时代,要封锁消息很简单,纵然是在旧时代,平民也只是依靠电脑电视等传播信息的工具才听过,看过,却没有真正触碰过。

    但在这个时代,却没有如此快捷地传递信息的东西,只有报纸。

    而在贵族掌权的时代,报纸是很难有发挥余地的,能报道的东西极为有限。

    “不管怎样,如果壁内掌握炸药的话,在炼金术士的圈子里,应该也会有记载,不过在罗斯亚德的手记里却没有提到,不管了,等回去打听一下就知道?!倍诺习膊辉俣嘞?,背上行囊和储物袋,转身离开,开始自己的狩猎行动!

    ……

    ……

    明天正式上架,同时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