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更暴力【第一更】

    鹰眼错愕,“全,全都取消职位?”

    会议厅内低声议论的众人也惊愕地转头望了过来,震惊地看着杜迪安。

    杜迪安挑眉道:“没听清吗?”

    鹰眼吓得一跳,终于知道自己没有产生幻觉,急忙道:“长老大人,他们都是第九区的议员啊,一下子取消六位议员的职位,只怕,只怕……”

    杜迪安漠然道:“你理解错了,我说的是取消他们的所有职位,包括他们获得的荣耀头衔,不管他们之前是五星炼金术士,还是大魔药师,或是黑暗骑士长,全都取消,他们想要重获职位,自己去重新申考?!?br />
    鹰眼膛目结舌,满脸呆滞地看着他。

    旁边的众人听得目瞪口呆,过了片刻,先前的中年人率先反应过来,满是老茧的宽厚手掌狠狠拍在桌子上,愤然而起,道:“你在开什么玩笑,他们只是有事没有来得及出席今天的会议,你就要取消他们的职位?而且还是取消他们的身份,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想要让第九区覆灭吗?!”

    杜迪安眼眸微眯,闪过一丝寒光,转头看着他,道:“第一,跟我说话的音量,不要让我觉得是噪音,念在各位初次相识,不知道我的规矩,我原谅你这一次,下不为例。第二点,上一任克里比长老退休,有新任长老光临,这件事克里比应该早就跟你打过招呼,完成了交接工作,既然如此,他们就应该懂得将今天的时间抽出来?!?br />
    “再者,即便他们临时有事,至少也该派人过来道歉,顺便记录会议内容,但事实并没有?!?br />
    中年人双目怒瞪,愤怒地道:“我不管什么原因,就算他们没来,你也不能撤消他们的职位,这么做的话,等于是逼他们背叛第九区,你这是自取灭亡!”

    杜迪安微微摇头浅笑,向他招了招手,“你过来?!?br />
    中年人满脸怒容,大步流星地走到杜迪安面前,道:“你想干嘛?”

    “看这?!倍诺习蔡鹩沂?,五指缓缓握紧成拳。中年人听到他的话,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他的右手拳头上,脸色一沉,刚要开口,陡然间视线一花,他心中猛然大惊,抬手本能地抵挡,但速度却慢了一拍,甚至不止一拍!

    嘭!

    剧痛倏然在腹部绽放,他的身体如虾米般躬起,双脚被击得轻轻离地,嘴里忍不住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缓缓地飘落下来,像一片轻盈雪花,剧烈地疼痛如抽筋般扩散全身,他捂住肚子,全身竟提不起一丝力气,仿佛所有骨架都疏散了,站着都吃力。

    杜迪安不知何时已经收起了拳头,抽出怀里的白色手帕轻轻擦拭手背上看不见的污秽,然后将手帕丢在了他身上,表情淡漠,“不要自以为仗着是黑暗骑士长,就能肆无忌惮,克里比需要借助你的?;?,我可不需要,这是第一次,第二次就不是‘疼痛’这么简单了?!?br />
    会议厅内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眼珠几乎要凸出,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中年人的手掌紧紧按着桌面,才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倒下去,他死死咬着牙,才克制住惨叫,但已是满头热汗,过了少许,疼痛才稍微适应和缓解,他勉强抬起头望向面前的杜迪安,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和惊悸,他知道,若刚才杜迪安手里有一把匕首的话,或许自己此刻已经倒下了。

    “在座的各位都是聪明人,心知肚明?!倍诺习驳⑿?,道:“不要跟我说什么有事,走不开身,他们六个没来,目的无非是想给我这位新上任的长老一点颜色看看,只可惜,我这人最不喜欢看的,就是傲慢的颜色,在我的地盘,就要守我的规矩,谁不遵守,我就踢谁出局!”

    众人脸色微变,勉强维持着镇定,但眼中却闪烁着惊疑之色。

    显然,谁都没有想到,这位新上任的长老如此强势,而且方才展露出的力量,也让众人心惊,甚至有人怀疑,这中年人是不是杜迪安事先收买的人,跟他串通好了上演这一出戏。

    “在我掌管第九区的期间,谁如果背叛了我,带着手里的资源和第九区的情报投靠到别的长老手里,相信我,我绝对会倾尽第九区的所有力量,将其抹杀!”杜迪安目光冷酷,环视了一眼众人,说完这句话,不再理睬,转身就走,离开了会议室。

    鹰眼愣了几秒,忙跟了上去。

    在杜迪安离开后,会议室内冰冷紧绷的气氛才骤然松弛了下来,这时众人忽然感受到,这位新上任的长老带来的强大压迫力,竟远胜过先前的克里比长老。

    “图马科,你没事吧?”妖娆女子问了一句。

    扶着桌子的中年人深深吸气,腹部的疼痛已经逐渐到了能够忍受的程度,他伸手捂着,喘了口气,道:“没什么?!彼档耐?,目光望向会议室外面杜迪安离去的方向,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深深的忌惮,单是击中腹部,甭管多大的力量,都不可能造成如此强烈的痛楚,除非是用特殊手法,击中特殊的经脉上,才会造成这样持久而剧烈地抽痛,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后者的实力完胜过他。

    然而,在整个外壁区,他自认能够如此轻易击败自己的人,绝不会超过双手之数。

    “没想到,咱们这位新任的长老,还是一位战斗强者?!迸员咭桓黾夂永险弑砬橐醭?,脸部有一道斜着的伤疤,给整张阴郁的脸增添了几分狰狞,“故意提醒图马科看拳,还是轻易将他击败,目的无非是震慑咱们,他这一手展露的力量,估计能跟光明教廷的大天使媲美!”

    “咱们黑暗教廷什么时候出现过这样的怪物,怎么一点音讯都没,真是奇怪?!绷硪桓隼险咧迕嫉?。

    妖娆女子夹着一丝缕头发抚着脸颊,轻声道:“上面指派长老每次都是空降过来,每位长老都有惊人的背景和力量,依我看,咱们这位长老很不简单,刚上任就敢自封代号‘魔王’,这绝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故意给三王看的,他既然有胆量挑衅三王,多半有咱们不知道的底蕴,至少在力量这一块上,咱们都见识到了?!?br />
    “不错?!?br />
    “在他的带领下,兴许第九区真的能在半年内,成为前五的大区?!?br />
    “若是资源充足的话,我的炼金术士兴许能更进一步,制作出永恒之石!”

    “哼,别高兴太早,只是力量强罢了,在咱们黑暗教廷最不值钱的就是力量,各位还是不要太盲目的好?!?br />
    ……

    ……

    杜迪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中,鹰眼紧随其后,等杜迪安刚坐下,便立刻道:“长老大人,您真的要直接罢免这六位的职位么,他们中有两位五星炼金术士,两位骑士长,一位大骑士,一位大魔药师,若是直接取消他们的荣耀和职位,牵扯太大,他们中有的出自世家,还有的背后有贵族依靠,若是离开了咱们第九区,他们背后的贵族也会在咱们这里撤资,这笔损失太大了?!?br />
    杜迪安冷哼一声,道:“他们用十分力来反弹,我会用百分力来镇压,下级服从上级,这是一个体制的基本,而不是上级讨好下级!”

    鹰眼苦笑,道:“可是,这么做固然能镇压住他们,也能竖立威势,但是不是太得不偿失了,我们还有更柔和的手段……”

    “以暴制暴最见效?!倍诺习不邮?,“出去吧?!?br />
    鹰眼哑然,苦笑了声,转身离开。

    ……

    ……

    内壁区,修道院底。

    “有意思,他真这么说?”办公桌边,头发花白的刑部长老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笑容,道:“半年内成为前五的大区,呵呵,看来他还是识趣儿,没有说是第一?!?br />
    旁边一道幽灵般的暗影低声道:“他会不会太高调,需要去提醒他一下么?”

    “不用?!毙滩砍だ衔⑽⒁⊥?,“他已经够低调了,否则以他的实力,即便是在半年内让第九区成为最强的区域也很容易,他知道我们在看着他,所以没有急功近利,而且一上来就自立为王,跟所有阵营对立,就是告诉咱们,他会遵从我们的话,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不会拉拢派系闹事情,这样就够了?!?br />
    暗影斗篷下的嘴角微微牵动,一上任就自封为王,还罢免自己区域内的六位高层,这还叫低调?

    “你回去吧?!毙滩砍だ献旖怯幸荒ㄇ承?,道:“未来的半年,外壁区应该会很热闹,希望他能保持下去,若是真心归顺,下一任的教皇交给他当也没什么问题?!?br />
    “教皇?”暗影瞳孔微缩,忙低下头去,似乎什么都没听见,拱手道:“属下告退了?!彼低?,身影消失在办公室中。

    刑部长老转头望着被拉开又关合上的门,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