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将临。

    一骑雪狮队驰出巨石围墙,沿着官道在荒野上笔直前行。

    “外壁区的交接事情已经打理妥当,你去了只需任命就行?!备ダ饰魉咕咀叛┦ǖ拿?,在轻快地晃动中向杜迪安道:“如果你不想暴露现在的身份的话,等到了巨墙那里,就戴上面具吧?!?br />
    杜迪安默默不语地目视着前方,荒野的路径在视线中飞速后撤,他知道,这一去就再无进入内壁区的机会,直至他的身份被识破,或是失去利用价值,被内壁区当一颗棋子抛弃。

    一路上寂静无声。

    数小时后,众人穿过半个内壁区的荒野,来到了高墙前面,沿途遇见几头活动在官道附近的魔物,均被弗朗西斯斩杀,尸体随地遗弃在路边。

    杜迪安将弗朗西斯先前交给自己的面具戴上,骑着雪狮来到高墙前。

    弗朗西斯上前跟职守在门口处的两名体质不弱的士兵打个招呼,两个士兵相互配合,共同拉动阀门,将通道开启。弗朗西斯留下一位圣徒在这里接应,领着杜迪安穿过了通道,此刻夜色已深,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即便是繁华地区,也到了宵禁时间。

    弗朗西斯轻车熟路,带着杜迪安来到郊区,一路前行。

    杜迪安呼吸着旷野上的潮湿空气,感觉全身一阵轻松,就像是鱼归大海一样。

    一个多小时后,弗朗西斯带着杜迪安来到商业区西区郊外的一处小镇上,这小镇上面已经漆黑无比,各家各户都已熄灯睡觉,居住在郊区乡镇上的大多数是平民,烧油灯过夜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奢侈的事情。

    弗朗西斯将雪狮栓在小镇外面的一颗大树上,道:“我们进去吧?!?br />
    杜迪安微微眯眼,将坐下的雪狮也栓在旁边大树上,跟在他后面走入小镇。

    夜晚的风格外大,吹入小镇的街道,呜呼作响,如怨灵哭号,小镇上的人早已熟睡,阴冷的风陪伴着杜迪安和弗朗西斯,在大街上卷向远处,掀起阵阵飘零落叶。

    弗朗西斯进入小镇后,边走边左右打量,似乎在寻找什么,过了片刻,目光忽然锁定在一处较偏僻的屋舍上,这屋舍颇为简陋,跟旁边的屋舍没有多大区别,但杜迪安注意到,弗朗西斯的目光最先被这屋舍上挂着的一串鱼干所吸引,他心中一动,向这鱼干凝目望去,顿时发现,这过冬的鱼干不是寻常河鱼,而是较为罕见的黑水鱼。

    黑水鱼全身有许多黑斑,以吃其它小鱼为生,通常生活在污泥中,很难捕捉和垂钓。

    他深深看了一眼,转而望向屋舍里面,热感视觉顿时看见这简陋屋舍下面,竟有四道热量极高的身影,两道在卧室里睡着,两道在屋舍的地下室中,其中一人站着。

    在他打量时,弗朗西斯走向了这家挂着黑水鱼干的屋舍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睡在屋舍卧室里的两道身影顿时抬起头,包括屋舍下面的二人,也抬头望了过来。

    很快,卧室里的一道身影起来,屋子里很快亮起一抹微弱昏黄灯光,屋门后面的栓锁被打开,门缓缓裂开一条缝隙,露出一张苍老的脸孔,上下打量着弗朗西斯,惊疑道:“你是?”

    弗朗西斯低声道:“黑暗永生!”

    老人瞳孔微缩,松了口气,立刻将门轻轻拉开,先前昏沉惺忪的眼眸中顿时闪烁出机灵之色,左右转动,扫视着周围,注意到后面戴着面具的杜迪安,连低声道:“快进来?!?br />
    弗朗西斯踏步而入,杜迪安也紧随其后。

    老人等二人进入,将头伸出门外左右看了看,见夜色森森,无人注意,这才将门轻轻带上,重新反锁上。

    这时,卧室里的另一个老妇人也走了出来,向弗朗西斯恭敬行礼道:“见过圣使!”

    弗朗西斯微微点头,道:“克里比呢?”

    关上门的老人走来道:“克里比长老在下面,圣使请随我来?!彼底?,握着手里油灯带路来到地下室中,点燃地下室墙上的油灯。

    这地下室是一个酒窖,十分宽敞,此刻站着两道身影,一老一青年,似在等候。

    弗朗西斯见到老人,微微一笑,道:“克里比长老?!?br />
    老人看了一眼他的穿着,低声道:“请圣使出示勋章?!?br />
    弗朗西斯翻手掏出自己的圣徒勋章递出。

    老人看了两眼,点了点头,递还给他,目光扫向旁边的杜迪安,道:“这位就是来接替的新任长老么,似乎年纪不大?!?br />
    弗朗西斯笑道:“这个就无需您操心了,下面还请克里比长老尽快交接完,今晚我还要带您回去?!?br />
    克里比微微点头,向杜迪安道:“交接的事情我已经通报给长老会,已经得到许诺,你只需要去报道就行,顺便给自己起一个代号,我们黑暗教廷都是以代号相称,另外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助手,鹰眼,前期他会协助你了解你的职务和黑暗教廷,等你不需要他了,希望你能好好安置他?!?br />
    说着,指向旁边的青年。

    杜迪安看了这青年一眼,对方没有戴面具,竟有一头纯正的金色碎发,极为俊朗,表情温和,彬彬有礼地模样,只是眼眸间带有几分邪气。

    “你好?!倍诺习驳髡幌律ひ羲档?,对他而言,控制喉结改变嗓音轻而易举。

    “鹰眼见过长老?!鼻嗄旰Φ阃?。

    弗朗西斯道:“既然如此,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在这里等你,凌晨四点前请务必回到这里来?!?br />
    克里比点点头,从袍里掏出一个面具戴上,向杜迪安道:“那我们就走吧,带你去你将来任职的总部那里看看,让大家熟悉熟悉你?!?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

    克里比当即跟弗朗西斯别过,带着杜迪安和‘鹰眼’青年一同上楼离开,老人为其打开屋舍的门,恭敬行礼,直到三人消失在夜色中,这才直起身子,苍老的面容在夜色中似噙着一抹诡笑,掩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