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耸了耸肩,道:“可以这么认为吧,不过你可没权利揍我,我们圣徒是另一个体系,只服从长老的调遣,以及我们圣师的命令,而你虽然是我们修道院的执事,但是隶属于修道院监察部执事,你的身份和任务都是不能曝光的,而且没有实权?!?br />
    “想要揍我,还得等你爬上长老的位置,或是请长老给你授权,才能指挥得动我?!?br />
    杜迪安奇道:“你们的消息封锁就真的能做得这么到位?若是有别的圣徒队长暴露了我的身份,对你们修道院这些忠心耿耿的圣徒来说,会是不小的打击吧?”

    弗朗西斯笑道:“打不打击我倒不知道,但我知道,一旦有人暴露了你,你肯定很危险?!?br />
    杜迪安微眯了一下眼,也耸肩道:“是么,你的意思是我还得求着你替我保密?我还真不太相信,你把我的身份暴露了,你能免责?!?br />
    弗朗西斯哈哈一笑,道:“好吧,扯平?!?br />
    杜迪安当即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等我空降到外壁区的黑暗教廷,有人接应么?”

    “这个自然会给你安排妥当的?!备ダ饰魉寡≡褚桓霾砜?,边走边道:“前面就是刑房,你的第一道手续就是烙印,其余的我会替你办好的?!?br />
    “烙???”杜迪安眉头微动。

    这时,二人来到一个宽敞的刑房,墙上有许多刑罚器具以及溅射在墙上的血迹。

    “见过圣徒大人?!泵趴谥笆氐牧矫剖接浞扒嗄旯Ь吹?。

    弗朗西斯微微点头,从墙上取出下钥匙,将旁边一扇漆黑厚重的铁门打开,里面光线阴暗,他推开门,向杜迪安道:“请?!?br />
    杜迪安看了一眼里面,这才走进。

    “这里是专门给罪犯烙印的地方,不过给罪犯烙印只是一个掩护,同时也是给像你这样特殊身份的人烙印?!备ダ饰魉棺砉厣厦?,道:“一般人可进不来这里,但出去以后,你还是低调一点好,我会跟其他人说,你的审查结束了,暂时洗脱嫌疑?!?br />
    杜迪安没有搭话,打量着这里面,这是一条阴暗的长廊通道,两侧挂满各种形状的工具。

    弗朗西斯道:“加入黑暗教廷,第一点就是烙上黑暗教廷的勋章,你挑一个花纹吧?!?br />
    杜迪安默默地打量着周围,他知道弗朗西斯说的烙印是什么,当初他依靠墨水伪装的黑暗印记,如今将在这里烙上真的印记,永远都无法洗掉,这也意味着,若是他有任何不轨的举动,修道院和光明教廷能轻易将他推出去,彻底当成邪恶魔徒烧死。

    “弱小者,身不由己……”

    杜迪安看了一遍,指着一个工具道:“就这个吧?!?br />
    弗朗西斯看了一眼,将其取下,问道:“刺烙在哪?”

    “背部吧?!倍诺习蚕肓艘幌碌?,先前他用墨水刻画在胸口,是因为能够洗掉,如今刺烙上了,就再也无法洗清,必须选个隐蔽的位置,当初他从那罗斯亚德的炼金手记中看过,有的人将自己的黑暗烙印刻在腋下,有的刻在臀部夹缝中,甚至有的刻在脚板上,总之位置越隐蔽越好,在经过一些光明教廷驻守的关口时,不易被检查出来。

    不过,他此去是任命长老,能跟光明教皇谈话,一般情况不会查到他,除非光明教皇要对付他,如果是这个时候,不管他刻的位置多隐蔽,终究会被查到,所以没必要如此。

    弗朗西斯点点头,道:“行,你脱衣吧?!?br />
    杜迪安将手里的包袱放到一旁,将上衣外套脱下,满是错综复杂的伤疤出现在这具年轻的身体上,如交错的密纹。

    弗朗西斯看得瞳孔微缩一下,但很快便恢复过来,他忽然明悟,难怪杜迪安先前见到那惨烈的酷刑和刑房时,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要知道,即便他当初晋升圣徒时,掌握着强横力量,初次见到这样的场景都被惊出一身冷汗。

    “看来,你以前的经历倒是不少?!备ダ饰魉沟蜕盗艘痪?。

    杜迪安道:“还不够多?!彼档耐?,心中在想,若是吃的苦够多,今天就不会在这里任由你们摆弄了。

    弗朗西斯自然不知杜迪安心中所想,等他准备好了,便给他刺烙。

    ……

    ……

    半个小时过去,弗朗西斯收手,递给杜迪安一面玻璃镜子,道:“你自己看看?!?br />
    杜迪安感受着背部火辣辣地疼痛,脸色仍维持着平静,实际上在弗朗西斯刺烙的整个过程,他都看在了眼中,包括自己背上这个漆黑的倒十字黑暗印记,也清晰地出现在视线中,但他还是伸手将镜子接过,扭头假装看了看,道:“手艺不错?!?br />
    听到杜迪安镇定自若地评价,弗朗西斯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小小惊诧,他头一次看见如此早熟的人,不过看到杜迪安身上的伤痕,也有所体会,知道这是一个能隐忍的少年,道:“还凑合,你不嫌弃就好?!?br />
    “怎敢?!?br />
    “客气了?!?br />
    杜迪安穿上衣服,提上包袱,道:“时间不早了,太阳也出来了吧,我们去逛逛吧?!?br />
    “行?!备ダ饰魉够疃录绨?,道:“一个晚上没睡,还挺累的?!?br />
    “有劳了?!?br />
    “有长老的交代,我也不敢不从,走吧?!?br />
    二人离开了阴暗的修道院地下刑房,再一次回到广场外面,只见红日初升,万丈光芒照耀大地,驱散了黑暗,也驱散了冰冷潮湿的雾气。

    在广场上,先前五位圣徒等候在台阶上,或坐或站或靠。

    弗朗西斯和杜迪安走了过去,五人见到二人,有些吃惊,其中一个圣徒青年不禁道:“队长,他,他怎么跟出来了?”

    弗朗西斯微笑道:“长老审查过,他暂时洗脱嫌疑,让我今晚送他回去,现在我带他下山去逛逛,你们也都累了,都回去歇息吧?!?br />
    “洗脱嫌疑了?”这问话的圣徒青年愣了愣,嘴巴一撇,“没劲,白忙活了?!?br />
    “总算能回去给我的小猫喂早餐了,你们先聊,我先撤了?!倍游槔镆桓鍪ネ脚游Φ?,转身离去。

    旁边另一人连道:“我送你吧?!彼底?,跟了上去。

    另外三人笑骂一声,跟弗朗西斯打个招呼,也都结伴一同离开了。

    弗朗西斯向杜迪安道:“走吧,带你去看看咱们内壁区的风景,不过我可说好了,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乱开口说话,这里大人物多,有的不是你我能得罪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