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看见杜迪安茫然迷惑的表情,微微一笑,终究还是个孩子,他道:“你可知道,为什么有些神术,被列为禁术?”

    杜迪安心中一跳,表面仍是茫然,道:“为什么?”

    “你觉得这些禁术有什么共同点?”

    “共同点?”杜迪安露出回忆之色,思考片刻道:“我记得,炎爆神术是禁术,因为炎爆神术的破坏力太大,若被不恰当的利用,容易造成极大伤亡和破坏?!彼档耐?,心底忽然有一丝揣测,只是这揣测太可怕,他心中凛然,不敢表露在脸上。

    老人听到他的话,淡淡一笑,道:“不错,破坏力就是神术成为禁术的主要原因,若是破坏力太强,被图谋不轨的人利用,对贵族,对内壁区都是极大伤害,所以要被禁止!而你的蒸汽枪,修道院的智者们研究过,属于比炎爆神术还可怕的东西,即便是一个几岁的孩童拿着,在暗处冷不丁地放枪,都能够轻易击杀贵族!”

    “这让贵族如何肯放任这样的武器在外面横行,被传扬开来?”

    杜迪安沉默下来。

    在制作出蒸汽枪时,他就预料到这一种可能,毕竟,在旧时代的西方中世纪,就是被火药给轰塌的,当火药出世时,骑士的刀剑就失去了作用,无法维护贵族的权威。但在这里,火药出世便被内壁区压制住了,如今,自己的蒸汽枪又出世,同样受到了压制。

    尽管知道这个结果,他依然铤而走险地制作出蒸汽枪,主要是唯有借此机会,才能将梅隆财团一举摧毁,否则这样一个经营数十年的大财阀,又跟他明面上就处于对立关系,在全面钳制的情况下,他想要将梅隆财团扳倒需要更漫长的时间经营,因此,这是一个赌注!

    之所以敢赌自己的蒸汽枪最多被封,列为禁术,而不会威胁自己生命的原因,是因为他知晓了黑暗教廷里制作出火药的烈焰家族,依然留存至今,可见造出的神术虽被禁了,但本人却并不会受到多大伤害。

    “我们人类的智慧和生命,都是光明神赋予的?!崩先嘶夯旱溃骸暗腔廴羰遣患右允樟?,迟早酿成大祸!你的蒸汽枪衍生出的‘气’系神术,破坏力太大,在你今后成为黑暗教廷的一员时,气系神术也会转为黑暗教廷的邪恶之术,禁止钻研!”

    “不过,你作为气系神术的创始人,还是可以继续学习的,但不能发表出去,就像黑暗教廷的烈焰家族一样,钻研的相关神术,必须经过审核,合格的才能公布出去,若是禁术,将一律禁止!”

    听到他的话,杜迪安默然,他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不过,老人这话让他心底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既然研究出来的东西被列为禁术,不能公开,那为什么还允许自己研究?仅仅只是怕自己闲得没事,给自己一些自由权?还是……这些禁术会像军部的神火炮一样,在必要时刻就会掏出来?!

    如果是这样,那什么又是必要时刻?

    难道内壁区还有更强的敌人,或是,更大的威胁?

    老人望着杜迪安默默不语的模样,自然没想到这个少年正因为自己的一番话而浮想联翩,只道他是年轻气盛,心底不服气,但敢怒不敢言,而他恰恰很喜欢别人在他面前憋着怒气的模样,所以微微一笑,道:“从今往后,你就是黑暗教廷的长老,希望你代修道院好好处理黑暗教廷的事物,若是看见一些不适应的东西,最好自行适应,否则的话,没人能保住你的小命?!?br />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笑道:“不过以你能在荆棘花监狱生存三年的心性,一般的场面应该吓不倒你?!?br />
    杜迪安知道自己在他面前已经是个小透明,在这方面也懒得掩饰了。

    “弗朗西斯,带他去办理手续吧?!崩先朔愿赖?。

    弗朗西斯恭敬点头,“是,长老?!弊硐蚨诺习驳溃骸白甙?,杜先生?!?br />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长老,忽然道:“长老大人,我从没来过内壁区,能到处逛逛再回去么?”

    老人眉毛微挑,微笑道:“没问题,刚好白天送你回去入职也不方便,弗朗西斯,你白天就带杜执事到处去转转吧,记得别耽搁了晚上的行程?!?br />
    弗朗西斯恭敬道:“是?!?br />
    仅仅一天?杜迪安有些遗憾,不过自己没有话语权,多说也没用,他跟随着弗朗西斯一同离开了房间,顺着通道离去。

    房门关上,老人和女子听着外面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后,过了片刻,老人怀里的身材火爆女子才轻轻一笑,手指像弹奏钢琴般在老人的胸膛上轻轻点玩着,道:“这个小家伙,挺有意思?!?br />
    老人有些惊讶,笑道:“怎么,看上他了?”

    “他身上的味道,很美味?!迸游⑽⑻蛄颂蜃齑?,舌头极为鲜嫩。

    老人眼眸微闪一下,道:“小小年纪,能在外壁区资源贫瘠的地方达到圣徒级的体质,确实难得,单靠神之赐福的供给就是海量,想要从高级狩猎者进一步突破,需要的魔痕数量可不少,而且对品质也有要求,最重要的是,魔物研究所供给到外壁区的神之赐福,对高级狩猎者之上并无增强体质的作用,这小家伙……藏的可不少?!?br />
    女子轻柔地凑近他的脸庞,语气暧昧地道:“要我去掏空他么?”

    “你这只小妖精,他可受不起?!崩先饲崆嵋恍?,道:“何况,如今他是我们修道院的执事,监督黑暗教廷和光明教廷,有点能耐也好,免得又要物色人选,这些事儿,那些老顽固可做不来?!?br />
    ……

    ……

    “你说,我现在是修道院的执事,职位比你高呢,还是低呢?”通道中,杜迪安一边走一边随意地向弗朗西斯说道。

    弗朗西斯一笑,道:“怎么,手续都还没办,就想管我?”

    “不是管你,是想揍你?!倍诺习不疃攀种?,道:“若我猜得不错的话,其他队员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吧,难道这是你的队长专属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