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少爷?!笨寺扯饔行┑S?,“你们偷渡去内壁,会不会有危险?”

    “我会小心的?!倍诺习参⑽⒁恍?,向旁边背着行囊的吉妮丝和格莱莉道:“准备好了么?”

    “都准备好了?!备窭忱蚰?。

    杜迪安点头,当先上了马车,格莱莉和吉妮丝陆续跟上,诺伊斯跳到马车前,担任车夫,将马车驱使着离开了古堡,在夜色中逐渐远去。

    在杜迪安的指挥下,马车驶入到一处偏僻荒野,杜迪安招呼二女下车,只见在夜色中一道身影伫立在前方的树林边,正是早已等候多时的卡奇。

    “少爷,马都准备好了?!倍诺习驳愕阃?,翻身上马,驾马而去。

    格莱莉和吉妮丝各自骑乘另一匹黑马,紧随其后。

    驰骋到郊外极偏僻处,杜迪安舍弃了马匹,带二女步行穿过郊外的山丘和树林,没过多久,视线中逐渐出现巨壁的轮廓,他看了一眼,加快了速度,很快便抵达到巨壁下面。

    “绳索给我?!倍诺习蚕蚋窭忱虻?。

    格莱莉如一道幽灵阴影般悄无声息地掠来,将背囊解开,从里面取出一捆绳索。

    杜迪安深吸了口气,将背后战甲的拉链拉开,透明而薄的翅翼舒展而出,每一片薄翼都像透明的肌肤,极为柔软,但在舒展开来后,却像锋利的刀片,散发着寒气。

    看见杜迪安背后的翅膀,格莱莉和赶来的吉妮丝瞳孔一缩,满脸震惊,她们终于知道了杜迪安为什么能够偷渡到内壁区中了,有这样一对魔痕能力进化出的翅膀,攀登巨壁实在太简单了!

    “在这等我?!倍诺习步淮痪?,抓着绳索跑上巨壁,借由翅膀的力量在陡峭巨壁上如履平地,自从成为高级狩猎者后,他感觉自己的翅膀比先前更有力了一些,转眼间便跑上了上千米高的巨壁顶上。

    落地后,杜迪安解开绳索,抛了下去。

    吉妮丝和格莱莉仍停留在先前的震撼中,直到绳索如蛇影般甩落下来,才清醒过来,对视一眼,抓着绳索抻了抻,见杜迪安那一端系稳后,这才抓着绳索小心翼翼地向上爬去。

    她们可不敢像杜迪安那样有恃无恐,尤其是爬到两三百米高的地方后,一颗心高高悬起,生怕绳子断裂或是另一端松开,从这高度摔落下去,二人即便不死也要重伤残废。

    片刻后,二人顺着绳索攀爬到了巨壁上面,落地后仍有些惊魂未定,不过很快就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到,宽敞的巨壁,以及头顶拉近的天空,让二人有些如梦似幻。

    这雄伟巨壁在她们心中就是神圣的象征,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能爬上这道墙。

    杜迪安收起绳索,道:“以后你们就靠这绳索了,记住来的路线要经常更改,不能让人追踪到?!彼低?,他将收起的绳索丢在地上,转身向内壁方向跑去。

    二人见此,立刻跟在后面。

    跑的过程中,二女时不时地向壁下望去,俯视到附近大半个地域的风景,有种难以言喻的震撼和兴奋感觉。

    在全速前进的半个小时后,杜迪安再次来到内壁高墙处,他刚想直接经过,忽然目光一凝,脸上微微变色,只见在那道高墙上,竟有一些人影在晃动!

    他急忙蹲下。

    格莱莉和吉妮丝吓得一跳,也迅速蹲下。

    (有人?。┒诺习沧隽艘桓鍪质?,同时偷偷地抬头望去,只见那宽阔的高墙上,每几百米处便有两道人影晃动,像是在巡逻。

    吉妮丝和格莱莉看见杜迪安的手势,吓得不敢出声,眼中有一丝紧张之色,尽管她们经历过生死和杀戮,但此次的行动却是偷渡到尊贵的内壁区里,压力倍增。

    “奇怪,上次来的时候,这高墙上并没有人,今天怎么会有人职守?难道是上次我暴露了什么,让内壁区特意派人加了防线?”杜迪安眉头皱起,心中疑惑,忽然,他想到一个关键,上次自己来的时候,是早上黎明时分,此刻却是刚入夜的宵禁时间。

    或许,在黎明时,这高墙上的人就会撤了。

    想到此处,杜迪安用招呼二人,涂抹上消除气味的植石粉,矮着身子继续前进。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杜迪安看得越来越清晰,这些在高墙上的人穿着统一制式服装,佩着兵器,身体热量旺盛,竟都跟高级狩猎者差不多,虽然比格莱莉和吉妮丝二人的身体热量要稍逊色一些,但差距不大。

    除此以外,当他经过高墙时,顿时看见高墙的后面墙上竟钉着一些钢梯,说是钢梯,反而更像是钢箍,每隔十多米便钉一个,普通平民难以借此攀登。

    “看来,并不是因为我上次的出现而特意派的人,这钢梯边缘都绣了,有些年月,这么说来,每到晚上,内壁区会派人到高墙上巡逻驻守?看来在外壁区,并不只是我,还有别的势力也想要偷偷爬入内壁区,在这么多高级狩猎者驻守的眼皮下,估计是难了?!?br />
    杜迪安心中暗松了口气,招呼格莱莉和吉妮丝快速偷偷跑过,远离这道高墙。

    他们从巨壁上经过,在高墙上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多半也不会想到,会有人能爬上千米高的巨壁。

    经过高墙,三人已经算是正式踏入内壁区的领域了,格莱莉初次窥见内壁区风景,脸上抑制不住有些兴奋之色,好奇地左右打量,而吉妮丝则平静得多。

    (等等?。?br />
    杜迪安打个手势,他凑到一处地板处轻轻细嗅,顿时闻到一股植物混合着泥土的气味,此外还有某种香水的味道,他仔细看了两眼,忽然脸色一变,低声道:“这巨壁上面也有人巡逻,我们得赶紧下去?!?br />
    格莱莉和吉妮丝有些吃惊,没想到除了杜迪安外,内壁区的人竟然也能攀登上这千米高的巨壁,难道说也有特殊的能力?

    杜迪安向格莱莉要来另一套绳索,从墙上甩下,看了看周围,里面一片荒凉杂草,没有任何热量红点,只在数百米外的草丛里,有几个红色长条的斑点,多半是藏着什么野兽。

    “下去?!?br />
    格莱莉和吉妮丝依言顺着绳索快速滑下。

    杜迪安将绳索取上,直接纵身跳下。

    离地两三百米时,杜迪安才张开翅膀减速,顺利地降落。

    “蹲下?!倍诺习蚕蚨思泵Φ?。

    二人迅速蹲下。

    杜迪安向格莱莉道:“刨个洞?!?br />
    格莱莉不由分说,两手按在地面的土壤上,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她两手的小拇指旁边,多出一根像发育不全的手指一样的肢体,这肢体是弯曲的,像一抹翘出的利刃骨刺,在她的刨土中,这弯曲利刃迅速轻易将土壤里的坚硬石块等物拨开。

    短短半分钟,格莱莉就刨出了一个半米的深坑。

    杜迪安拉着吉妮丝快速跳入进去,格莱莉将周围土掩盖上,继续在下面钻洞,她的‘黑织者’魔痕改造了她的鼻腔,赋予了她在土壤中长久呼吸的能力,这便是她的可怕之处,能够潜伏在某一处土壤中静等猎物上门,刺杀出其不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