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克鲁恩微怔,应诺一声,飞快出了大厅。

    杜迪安向卡奇等人道:“你们也都各自去准备吧,另外再提一点,招募到骑士团的成员,未必需要素质方面审核,只需要力量够强,你们能管教住就行?!?br />
    “知道?!笨ㄆ娴阃?。

    众人各自离去。

    杜迪安转头望向大厅外面,在克鲁恩的引领下,陆续有一群人寒暄着过来,他坐着没动,以他如今的身份,需要他亲自迎接的人不多。

    很快,这些人来到了客厅,大多都衣着奢华艳丽,颈脖上或手指上佩戴着翡翠玛瑙等奢侈配饰,这在他们眼中绝不仅仅是炫耀,而是身份的象征以及待人的礼貌。

    来的都是贵族,其中有几道身穿神使服装的身影。

    杜迪安扫了一眼便知道来者何意,他招手叫来克鲁恩,道:“在先前赠送寄生魂虫的名单中,挑选出九个人,列入我的学生名单,交给神殿公布出去,其余人就让他们回去吧,对了,赠送稀有寄生魂虫和罕见寄生魂虫的人,全都务必要列在名单中?!?br />
    “我知道了,少爷?!笨寺扯饔ε?,见他没有别的吩咐,恭敬退下。

    杜迪安揉了揉脑袋,感觉有些倦意,他轻吐了口气,手指轻轻搓捏,沉吟片刻,提笔再次书写一封信。

    没过多久,诺伊斯护着一辆插着军部旗帜的马车返回了,车上坐着两名军医,在诺伊斯的带领下,飞快来到大厅。

    “见过杜大师!”

    二人看见杜迪安,立刻恭敬行礼。

    杜迪安没有寒暄的心情,让二人抓紧时间给吉妮丝治疗。

    “诺伊斯,你去一趟骑士殿堂,替我把这封信交给他们?!倍诺习舱欣绰聿煌P呐狄了顾档?。

    诺伊斯立刻点头,拿起信揣入怀中便离去。

    片刻后,两位军医给吉妮丝的伤口处理完毕,包扎上一层纱布,跟杜迪安恭敬道别。

    “身体好点没?”等军医离开,杜迪安望着从沙发上坐起的吉妮丝道。

    吉妮丝脸上没有血色,低声道:“谢谢少爷,已经好多了?!?br />
    “等天色黑了,我带你和格莱莉去一趟内壁区,你现在好好休息?!倍诺习驳莞桓鲂∫┢?,道:“这是神殿里的愈合药膏,效果不错,你先敷上?!?br />
    吉妮丝看了一眼,伸手接过,道了一声谢,起身上楼了。

    望着吉妮丝上楼的背影,杜迪安忽然想到若是自己去内壁区接受审查,这段时间的吃喝是个大问题,如今黑雪季尚未过去,他必须每餐以高热量食物来维持体温,等到了内壁区,未必会得到这样的待遇。

    当即,杜迪安叫来克鲁恩,道:“你马上去雇一个大厨到这来,记得要随机挑选,不要让人找到眉目,另外,把我菜单上的食材收购一个月的分量会来,让这大厨晾干,制成干粮腊肉,味道差点没关系,能保存久就行?!?br />
    克鲁恩明白过来,连忙答应,转身离去。

    “人手还是太少了,约瑟夫和巴顿去了教廷和军部,如今也快到了参加面试的时候……”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手指下意识地搓捏着,思考起来。

    转眼间,到了中午时分。

    诺伊斯赶回古堡,向杜迪安道:“少爷,骑士殿堂让我带信给你?!?br />
    刚结束午餐的杜迪安飞快接过望去,心底紧绷的心顿时稍松了口气,果然,骑士殿堂还是可以靠得住的,依信上所述,他们在内壁区的人会插手到审查过程中,确保审查的公正,以保全杜迪安的清白。

    “看这信上的话,这内壁区的修道院似乎跟光明教廷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修道院的圣徒居然敢直接到神殿抓人,还是大师级别的,这样的行为无疑是**裸地打光明教廷的脸面,但光明教廷居然没吭声,忍受了,反而骑士殿堂能够出面……”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

    这样的原因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修道院在内壁区的势力,远比光明教廷强。

    第二,修道院跟光明教廷,本就是同一家,而且是上下属关系。

    否则的话,若是被别的差别不大的势力如此冒犯,任谁都会翻脸!

    想到这里,杜迪安眼中涌出几分怒气,从种种因素和名称来看,他都倾向于第二种可能,到头来第一个站出来搞自己的,居然是自己依靠的势力!

    “光明教廷……好个光明教廷!”杜迪安微微眯眼,忽然想到黑暗教廷,若是内壁区也有一个类似黑暗教廷的组织专门跟修道院做对,岂不是自己可以利用一下?

    不过,他目前对内壁区的情形一概不知,只知道有一个龙族的组织,以及这个修道院。

    他想到了那龙族少女给他的承诺,若是去了内壁区,倒是可以投靠龙族,只是,他初始投靠,龙族未必会为了庇护一个新人而得罪这修道院,除非他暴露自己的神化割裂者魔痕,展露出足够的价值,但这样一来,谁知道内壁区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将别人的魔痕移植过去?

    若是有这样的方法,他暴露了自己的秘密,反而是给龙族送菜。

    时间流逝。

    整个下午,杜迪安都在苦思后续计划,逐步安排,与此同时,外界各方势力得到消息,发来慰问信函。

    这些信函上说的本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杜迪安无暇去看,不过在准备让克鲁恩丢入垃圾桶时,他忽然心生一计,让克鲁恩将这些信函整理起来,道:“等我去了内壁区,你们若是手里资金不够,或是办事需要人脉关系时,就从这里面选,让他们帮忙,谁若是不答应,就告诉他,我要是出事了,也会拉他们下水,这发来的慰问信就是最好的证据!”

    听到这话,克鲁恩惊呆了,愣了半天,呐呐地道:“少爷,这,这样的话,今后你要是出来了,谁还敢跟咱们……关系走得近???”

    杜迪安没好气道:“等我出来了,只要我还能制作出神术,登高一呼,他们还是会来的,再说了,你没看见这些慰问信的数量吗,如果今天不是内壁区出事,而是我自己受伤了,或是别的小事,寄来的慰问信估计能把邮箱挤炸,这才多少一点,已经有人缩手了,这些胆大的想雪中送炭卖乖,让我记住他们,正是利用的好时候!”

    克鲁恩听得膛目结舌,别人雪中送炭,你还反过来利用?

    “真心想帮忙的,你们求到他,他自然会帮,不真心帮忙的,只假惺惺地发个慰问信过来的,就要采取这样的手段,你记牢了?!倍诺习不邮值溃骸叭ッΠ??!?br />
    克鲁恩嘴角微微牵动,苦笑一声,转身退下。

    天色渐暗。

    杜迪安早早吃过晚餐,上楼看望吉妮丝。

    “身体好点没?”

    “好多了?!奔菟看哟采铣牌?,想要下来。

    杜迪安道:“再休息一下,再过半个小时我们出发?!?br />
    吉妮丝微微点头,等杜迪安离开房间后,这才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大厅中,杜迪安看了看挂钟,快到八点,在他所住的区域晚上八点就宵禁了,只有一些贵族巨富集中的繁华区域,宵禁的时间是九点,贫富待遇,在无时无刻不凸显。

    “我们去了,有人来拜访,你们就说我休息了?!倍诺习蚕蚩寺扯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