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伽山麓外,一辆马车远远地驶来,车夫是一个侍从打扮的少女,秀丽可人,只是颈脖处有一道缝合的伤疤,如交错的犬牙,让人忌惮。

    少女勒住马绳,将马车??吭隍暄训奶ń紫?,翻身跳下马车,将车门拉开,声音无喜无悲地道:“到了?!?br />
    杜迪安从车厢中出来,寒冷的山风袭来,他紧了紧身上内置保暖层的大师袍子,向吉妮丝道:“马车就停在这吧,你随我上去?!?br />
    吉妮丝点头,跑到旁边掰断一根树枝插在草地上,将马绳系住,转身跟随在杜迪安身后。

    “今天真是个热闹的日子……”杜迪安踩着台阶一步一步上去,黑雪积累的地上,绿草荒凉枯萎,他能闻到从山顶上飘来的气味和飘渺的噪杂人声,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等来到德伽山上,沿途经过一些神堡,里面空空荡荡,没有半点人影。

    转眼间,杜迪安来到了圣彼得教堂神堡外面,只见辽阔的广场上聚满了身影,他看了一眼,转身从旁边石柱回廊后面的小道走去。

    “滚开,爱德华,就凭你一个贱民也挤过来?”

    “就是,快滚,就算你站在杜大师面前,他都不会选你当他的学生?!?br />
    “贱民滚远点,身上的臭味让我作呕!”

    刚走到回廊上,杜迪安就听见前方回廊处外缘传来争吵声,却见四五个金色头发身材笔挺,气质儒雅的身影聚在一起,试图挤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在他旁边有两个棕色头发少年,一个模样俊秀,另一个相貌平庸,脸上有点点雀斑,此刻二人缩在一起,畏畏缩缩地看着其他几人,不敢回声。

    杜迪安扫了一眼,便想收回目光,忽然瞧见那棕发俊秀少年袖中拳头紧紧攥着,手臂轻轻发抖,他目光微凝,脚步忽然一转,走了过去。

    “快滚,能允许你们这些贱民过来学习就是恩赐了,还敢跟我们抢!”

    “贱民,你不服气?”

    几个金发少年满脸厌恶地看着二人,脸色比较难看,像是遭受二人羞辱了一般,充满愤怒。

    嗖!

    忽然,一道身影灵巧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秀丽可人,正是吉妮丝。

    几人被突然出现的吉妮丝吓得一跳,在望向吉妮丝时,目光顿时被吉妮丝后面走来的杜迪安所吸引,一身顶级裁缝制作的奢华大气金袍实在太过显眼。

    “大,大师?”

    “杜,杜大师?”

    几人有些懵。

    杜迪安没有理会几人,向那棕发俊秀少年招了招手,道:“过来?!?br />
    棕发俊秀少年有些愣,看了看左右,怀疑自己会错了意,抬起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子,愣道:“我,我?”

    “就是你?!倍诺习参⑽⒁恍?,道:“愿意当我的学生么?”

    闻言,所有人大吃一惊,满脸错愕地看着杜迪安,又看了看这俊秀少年。

    俊秀少年感觉脑子像“轰”地一声有些空白,半天才反应过来,呐呐地道:“我,我,我可以吗?”

    “不愿意么?”杜迪安微笑。

    俊秀少年这才知道不是做梦,忙不迭地道:“我愿意,我愿意,杜大师,您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过来?!倍诺习舱惺?。

    俊秀少年急忙跑了过去,但被石柱护栏挡在外面。

    “你叫什么?”

    “我,我叫爱德华?!?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轻轻甩了下袖子。

    吉妮丝翻身跳出,跃到护栏外面,将爱德华的肩膀提起,翻身跃回到护栏的长廊中。

    “跟我来吧?!倍诺习菜盗艘痪?,不再看他,顺着回廊继续向前走去。

    爱德华感觉自己犹如在云端中一般,满脸不可思议,他使劲恰了一下自己,很疼,这不是梦,他愣了一下,望着杜迪安走远的背影,急忙追了上去。

    吉妮丝如影随形,跟在杜迪安后面。

    原地金发少年等人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杜迪安的身影出现在长廊上,顿时被人注意到,所有拥挤在教堂台阶前的人顿时望了过来,大声欢呼。

    感受到周围的热情欢呼和注视,跟随在杜迪安身后的爱德华有些紧张和局促,既不敢跟得杜迪安太近,又不敢离得太远,手足无措,心脏怦怦狂跳,脸色发红。

    杜迪安虽然没有回头,但注意到自己这位新收的学生窘态,微微一笑,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学生,今后你将比他们所有人都走得远,不必紧张?!?br />
    爱德华听见杜迪安说话,吓得一跳,磕磕巴巴地道:“是,是大师,哦不,老师?!?br />
    “知道我为什么收你当我的学生么?”杜迪安边走边道。

    爱德华茫然摇头,他只是一个小小初级神使,天赋一般,家庭就更不用说,虽然在平民中算是衣食无忧,比较富余,又通过亲戚关系交好几个贵族,但这样的条件在神殿来说,绝对是最底层,他有些紧张,道:“我不知道,老师……”

    “记住你从小到大遭受的所有耻辱,知道么?”杜迪安轻声道。

    爱德华脸色微变,回想到刚才的事,低头道:“我,我不会记恨他们的,老师?!?br />
    “是不会,还是不敢?”

    “……不敢?!卑禄淘ヒ幌?,还是咬牙如实道。

    “原因呢?”

    爱德华鼓起勇气,道:“我们都是神殿的一份子,应该团结友爱,他们又是贵族,血统高尚,我,我不能记恨他们?!?br />
    杜迪安脚步微顿,转头望着他,道:“是不能,还是不敢?”

    爱德华看着杜迪安的眼睛,忽然发现这位天才大师的眼眸很深邃,像黑色死水,但里面却又有一团绿意,他心脏狂跳,咬牙道:“不敢!”

    杜迪安缓缓道:“作为我的学生,绝不能有不敢做的事,懂么?”

    爱德华怔住。

    杜迪安眼眸微眯一下,转过了身,他知道,长久的固定思维,要让他一时间该过来是强人所难,不过他不着急,恨是叛逆的种子,只要栽培好,迟早会长成参天大树。

    他望向回廊外的远处,依稀能看见那道辽阔伟岸的希尔维亚巨壁,嘴角微微扯出一抹弧度。

    ……

    “来了?”斯卡恩看见从回廊上走来的杜迪安,笑了笑,道:“你来的可真准时,刚好快九点?!?br />
    旁边的方脸老者瞧见杜迪安后面的二人,诧异道:“这两位是?”

    “她是我的侍从,他是我刚收的学生,以后还承蒙各位多多照顾?!倍诺习参⑿ψ沤樯艿?。

    伊维萨惊讶地看了一眼爱德华,道:“他只是一个初级神使吧,在场有很多高级神使都想成为你的学生,你收一个初级的?”

    杜迪安笑道:“让这些高级神使转行太难,还不如收一个没什么根基的?!?br />
    斯卡恩点头道:“这倒是不错,有道理?!?br />
    旁边的阿森斯微微冷笑,道:“杜大师怕是担心收了高级神使,教不了他们吧,自己研究神术靠的是天赋,教人靠的可就是海量的知识积累了,杜大师还年轻,教这些初级神使倒是够格了?!?br />
    闻言,现场的气氛顿时有些僵硬。

    杜迪安转头望着他,轻声细语地道:“听你这话的意思,莫非是自认自己没有神术天赋?”

    阿森斯脸色微变,冷哼道:“你是在侮辱我们所有大师么,别以为你制作出了传奇神术,有点天赋,就自以为是!”

    杜迪安轻声道:“你这样强行给我拉仇恨的手段,是不是太卑劣了?我劝你以后不要干挑衅我的蠢事,否则我不介意现在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将你踢下去,我相信,如果我要动手的话,在场还没人能拦得??!”

    阿森斯勃然变色,惊怒地看着杜迪安,道:“你,你敢!”

    旁边的斯卡恩和伊维萨连出声劝说,斯卡恩向杜迪安道:“今天是你授课的大日子,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他就是这脾气?!?br />
    杜迪安没有理二人,冲着阿森斯微微一笑,道:“既然你问我敢不敢,我自然要给你一个答复的?!彼底?,微微甩了甩袖。

    旁边的吉妮丝眼眸中闪过一丝迟疑,但身体还是行动了起来,如瞬移般出现在阿森斯的背后,抬起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嘭地一声,阿森斯的身体飞了出去,跌倒在高台下面的人群中,顿时引起一片惊呼,密集地人群如潮水般漾开,又聚拢过来,将其接住。

    斯卡恩和伊维萨等人脸色一变,急忙命人上去搀扶。

    “抱歉了各位,手下不懂事?!倍诺习菜α怂π渥?,向众人道:“授课的时间到了,我先去了?!彼低?,转身踏上高台,吉妮丝如影随形,跟随在他身后。

    “这人,有脾气!”方脸老者望着杜迪安离去的背影,摸着胡子沉吟着说出一句。

    斯卡恩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还幸灾乐祸?!?br />
    方脸老者笑道:“恶人自有恶人治?!?br />
    旁边的爱德华呆立在当场,看得有些懵,在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大师,此刻竟然被自己老师的随从给踢翻到台下,仅仅只是言语冲突,就敢如此行事,简直太暴脾气了!

    他忽然想到杜迪安先前说的话,心中有一丝难言的感觉,既是激动,又是敬畏,又是紧张,还有一丝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