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裂者是极限攻击类型魔物,单是视觉上就出现这么大的变化,估计战斗方面的提升更强?!倍诺习膊唤诖?,他顺着之前的试验顺序,将嗅觉和听觉逐一检测。

    通过试验,杜迪安发现自己的听、嗅依然混淆,当他捏住鼻子时,能通过听觉分辨出气味的酸甜苦辣,当堵住耳朵时,能闻到味道散发出的声音,跟先前并无多大变化,只是强度增加了一些,范围比先前扩大近两倍,能清楚地闻到空气中混合的诸多气味和城堡上下各处的细微声音,包括厨房里一处角落里,正有某种小东西啃食硬物的咯吱声,应该是藏着老鼠。

    听、嗅没有出现新的变化,让杜迪安心底有些失望,不过细想一会儿倒也释然,割裂者是极限攻击类型,高速的移动和攻击需要敏锐的视觉,但对嗅觉和听觉的需求就没那么强了。

    杜迪安接着活动身体,经过测验,发现自己的体质比先前强了一倍不止,腕力和握力大得出奇,能轻易将坚硬的金属器具掰得变形。

    “一般魔痕从中级狩猎者晋升到高级时,体质会翻倍,有的会增强一倍半左右,按照那龙族少女所说,中级狩猎者能猎杀捕猎等级十一到十九左右的魔物,较为强悍的中级狩猎者能猎杀捕猎等级二十出头的魔物,高级狩猎者的话,达到极致能够狩猎捕猎等级二十**的魔物?!?br />
    “我先前在中级狩猎者时,就能够轻易击杀捕猎等级二十七左右的魔物,还没有依靠多少近战技巧,说明我的体质能应付捕猎等级三十的魔物,也就是高级狩猎者的极限,现在应该能猎杀捕猎等级四十以内的魔物,若是战斗技艺提高的话,估计捕猎等级四十五以内的魔物,都能猎杀?!?br />
    杜迪安目光微微闪动,这里没有现代化类似拳击器的东西,只能以壁外魔物做参照物来评估体质,不过这样倒也方便,毕竟狩猎者的存在意义就是为猎杀魔物而存在,清楚自己能猎杀捕猎等级多少的魔物,比知晓自己具体力量还要有价值得多。

    “我的魔痕尚处于高级狩猎者阶段,在力量上的增幅,却远比普通高级狩猎者要强,当初的龙族少女授命出来猎杀捕猎等级六十八的成熟期割裂者,我距离她……还差一大截!”

    “不过,若是魔痕再次进化的话,兴许能勉强追赶上她,神化传奇魔痕的潜力比她要强,除非她也是神化传奇魔痕……”想到此处,杜迪安心中刚刚晋升的惊喜逐渐平复了下去,他低头望向自己的腹部,眼眸微凝,瞳孔受压迫后似乎微微调节,顿时间,他看见自己腹部内的骨骼和内脏,以及腹部处的白色寒冰。

    然而,在视觉的二百七十度范围中,他发现除了腹部外,自己的左臂内也有大片白色寒冰,包括自己左臂的骨骼,似乎有点透明色,像是冰块构造一样。

    看到这里,杜迪安心中微惊一下,忽然,他有几分明悟过来,或许自己腹部的异状,主要原因来自于自己的左臂,而当初腹部感染了大量其它魔物的鲜血,只是造成腹部变化的一个导火索。

    否则,无法解释左臂为什么会变成白色寒冰,而右臂丝毫异样没有。

    “左手当初直接吸取寒晶,受寒气侵蚀,这寒气蔓延到腹部,如此说来,这‘冰血症’的产生应该是直接吸取寒晶造成……”杜迪安陷入思索。

    许久后,他思绪慢慢收回,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先前猛地惊鸿一瞥看见全是骸骨,导致他没有细看,此刻逐一望去,顿时发现自己的体内有极为怪异的变化,首先是骨骼的位置和数量,正常的人骨构造他在超级芯片中见到过,而自己的骨骼却有些畸形。

    “手臂上似乎多了两条小臂骨,指骨变细了,旁边还多出一条小号指骨……”杜迪安一边看着,一边试着活动手指,抓捏旁边掰弯的金属器具,顿时发现在手指用力时,指骨旁边的小号指骨像支架一样撑在指骨上,使得指骨轻易就爆发出强大力量。

    杜迪安怔了怔,醒悟过来。

    “难怪我只是高级狩猎者,力量和爆发的速度却能远超一般的高级狩猎者,在基因层面上,我依然是高级狩猎者级别,但身体内部的异常构造,却使我能发挥出更强的力量和速度?!倍诺习残闹邪档?。

    同样的材料,不同的构造,发挥出的效用也不同,而他体内的构造相对普通人类来说,显得“精良”许多。

    “不过,这些变化只是增强体质,似乎没有别的战斗能力出现?!倍诺习泊蛄孔湃?,有些疑惑,割裂者作为极限攻击魔物,除了给视觉带来明显变化外,在战斗方面,似乎并无别的变化,这感觉有点怪异,单从能力上来说,自己的感官方面提升极大,比起其他擅于感知方面的高级狩猎者毫不逊色,甚至更强。

    但感知对割裂者而言,只是附带的。

    像别的战斗型狩猎者,有的能操控鲜血,有的像格莱莉这样的黑织者魔痕,能够遁地,收缩毛孔藏匿气息,甚至像惧染者,提升超强嗅觉和免疫力,以及吸收寒晶的能力和黑暗视觉,但就目前而言,自己这神化割裂者魔痕给自己带来的能力,并不多。

    甚至比稀有魔痕还少。

    “难道说,能力已经进化出来了,只是我没有察觉到?单靠普通的检验,无法激发出能力?”杜迪安心中思索,若是这样的话,在遇上棋逢对手的战斗时,兴许就能逼得自己激发出来,毕竟,有些能力一旦具备了,就会像本能一样在?;笨淌┱钩隼?。

    ……

    ……

    元素神殿。

    德伽山,祝福森林深处。

    延绵的古堡从德伽山延续到森林前,最外缘是见习神使和初级神使居住的神堡,随着等级制度延续到森林前,在森林外面的一座神堡,便是副殿主的神堡,气势恢宏,庄园辽阔,有大量神殿人员在里面照料庄园里的奇异花草,以及诡异的怪树。

    而在森林深处的湖边,伫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古堡,规模不大,建造得也并不宏伟,庄园里只种着一些常见的蔬菜瓜果,没有神殿职员照料,此刻只有一位穿着普通麻衣的老者,提着水壶,在庄园里洒水,照料蔬菜,手里握着一把小锄头,将蔬菜旁的杂草除掉,像位老果农。

    “呜!”陡然,从庄园后面蹿出一道黑色巨影,急速冲向老果农。

    这是一只似豹似犬的巨物,身高近三米,四肢健壮,没有半点累赘肥肉,通体有棕色斑点,头顶有一只尖锐犄角,眼眸是暗金琥珀色,充满冰冷杀意,行动间快如电光,转眼间便来到老果农面前。

    它张开血盆大口,却并没有扑咬老果农,反而跳落在它面前,像一头看家犬,冲着庄园外面发出咆哮。

    老果农正除着草,见此微微停顿一下,抬起昏花的双眼望向庄园外面。

    “雷芽者,啧啧,稀有赐名魔物居然被驯服得这么乖巧,殿主好本领!”祝福森林深处,一阵掌声响起,阴影中缓缓迈出一道颀长身影。

    “吼!”黑色巨兽低吼一声,充满示威性。

    老果农放下水壶,佝偻的身体站直了几分,先前昏花的双眼顷刻间似乎绽射出两道寒光,微微眯了眯,平静地道:“大战都结束了,你们内壁的人过来有什么事么?”

    此刻,这阴暗中的身影已经完全走出,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手里握着一根两米长短的木棍,身上穿着一套极为朴素的白色袍子,这袍子就像一张巨大床单,将他的身体斜卷着,持棍的手上肩膀露在袍外面,像是僧侣,但有一头飘逸的金色长发。

    “我这次过来,仅代表修道院,过来带一个人去内壁?!庇⒖∏嗄昊肴徊辉谝馀叵暮谏治?,面带微笑地踏步到庄园门口,笑吟吟地向老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