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您要的人带回来了?!钡つ崴股锨暗?。

    杜迪安微微点头,转身上楼,道:“把她送到我的书房来?!?br />
    “是,少爷?!钡つ崴沟阃?。

    杜迪安来到书房中没多久,丹尼斯便将伊薇特送了上来,道:“少爷,还有什么吩咐么?”

    “你先退下吧,让其他人也退下,不要靠近和打扰?!倍诺习沧谏撤⑸?,一边斟茶一边吩咐道。

    丹尼斯点点头,将门轻轻带上,书房内顿时只剩下杜迪安和伊薇特二人。

    杜迪安斟好两杯茶,瞥了一眼伊薇特,见她表情麻木,目光呆滞,一言不发,只呆呆地站在原地,微微一笑,用英文说道:“别装了,过来坐吧?!?br />
    伊薇特表情木然,没有反应。

    杜迪安挑挑眉,起身走到她面前,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刚想开口,陡然间表情木然的伊薇特猛地出手,向杜迪安的喉咙锁来。

    杜迪安眼中精光一闪,上身后扬,反手猛地抓出,电光火石间击在她的肩膀处,将其身体推得向后一倒,撞在门上,震荡得门框上脱落些许灰尘。

    伊薇特一击不中,迅速两手挥舞,朝杜迪安扑了过来,手指如爪,左右撕抓。

    杜迪安冷哼一声,手臂猛地挥舞,将她的一只手挡开,侧身切入其胸口,肩膀一撞,将其推得再次向后退去,还没等她站稳,杜迪安的手掌已飞速掠过她的脸颊,扼在她的喉咙上,五指收紧,森然道:“想死是么?”

    伊薇特抬起的手臂顿时一停,双眼中充满愤恨和怨毒地瞪着杜迪安。

    “想偷袭?就算你杀了我,你自己也得死!”杜迪安表情冰冷,道:“况且,凭你这点力量,还杀不了我?!?br />
    伊薇特微微咬唇,丝丝鲜血渗透出来,她毫无察觉,依然愤恨地瞪着杜迪安,犹如择人而噬的野兽。

    “恨我?”杜迪安脸色冰冷,丝毫没有同情和怜悯,道:“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在我这里,就要守我的规矩,除非,你想要再遭受一遍之前十倍以上的痛苦和侮辱!”

    说着,缓缓地松开了手指,目光冰冷如剑,对视着伊薇特充满愤恨怨毒地眼眸。

    听到杜迪安的话,伊薇特紧咬在下唇的牙齿不自禁地用力几分,渗出的血丝又浓了一些,她死死地盯着杜迪安,目光中全是憎恨,怨毒,愤怒,此外,隐隐还有一分恐惧。

    杜迪安冷哼一声,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向对面一指,道:“过来坐?!?br />
    伊薇特咬着牙,双手轻轻颤抖着,似在竭力克制和忍耐,她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脚上似有千钧重,缓缓地坐到了杜迪安对面的沙发上,依然死死地盯着杜迪安。

    “怎么,哑巴了?还是舌头被他们剪断了?”杜迪安端起茶杯递出,冷冰冰地讥讽道。

    伊薇特胸口剧烈起伏,手指微微攥紧,眼球似乎要从眼眶中瞪出,直直地盯着杜迪安。

    杜迪安轻靠在沙发上,冷笑道:“别的没学会,倒学会装哑巴了,有恨我的力气,还不如求我,兴许我还可以帮你报仇,把鞭打你**辱你的人给杀了?!?br />
    伊薇特听到“奸辱”二字时,身体微微哆嗦一下,愤怒怨毒的双眼中掠过一丝恐惧,脸色也苍白了几分,她慢慢地低下头去,谁也看不清她的表情,过了片刻,只听她嗓子沙哑,饱含着令人惊悚的怨毒语气一字字道:“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杜迪安漠然道:“遭遇挫折,如果你懂得责怪自己太愚蠢,至少将来还能有点进步,继续怨天尤人,只能成为一个怨妇,你当初被我擒下时,就该知道自己的下场,你自己没勇气自杀,是我保了你一条小命,说到底,你不该恨我,应该谢谢我才是?!?br />
    伊薇特猛地抬头,双眼通红,憎恨地道:“如果不是你说会保我性命,我早就自杀了,也不受你们这些壁内人的屈辱!”

    杜迪安淡然道:“自杀可不能报仇?!?br />
    伊薇特一窒,恨恨地看着他,“你想要怎样,你能帮我?你会帮我?”

    “会不会帮,要看你的态度?!倍诺习捕似鸩杷认?,道:“至少你现在的脸上,我看不出你是在恳求我的样子?!?br />
    伊薇特险些没吐出一口血,气得有些抓狂,她低下头去,咬着牙道:“你保我性命,无非也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秘密,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

    杜迪安缓缓道:“你先看着我?!?br />
    伊薇特微怔,抬头望着杜迪安,眼中依然充满恨意。

    杜迪安竖起一根手指,道:“第一,作为一个壁内人,你们入侵我们,我将你擒下,这是我的职责!第二,我答应了,等将你送去军部后,会保你一条小命,现在你还活着,所以我说的话,我做到了!第三,这世上没有我撬不开的嘴,军部的那点手段,我可以在你身上百倍的施加上来!”

    说到这里,杜迪安忽地一笑,道:“另外给你提个醒,就算你现在自杀,对我来说,也是有价值的,我可以先解剖你的身体,将你的皮剥下,看看你的骨骼跟我们壁内人是不是相同,还可以将你的血肉,运送到你们野人部落,让他们好好品尝,哦,还有你的脑袋,五官这么精致的一颗脑袋,将里面的脑髓掏空当我的夜壶,倒也别有风味……”

    伊薇特看着这少年笑吟吟地表情,心底没由得泛起一阵寒气,她愤恨地道:“你威胁我?”

    杜迪安摇头一笑,“我干嘛要威胁你,只是叙说一个事实,即便你死了,我相信你的部落也不愿看见你的遗体,被我们随意糟蹋,一样能换取到我需要的东西,只是麻烦了点罢了,而我这个人呢,喜欢效率,任何效率低的方法,都是我讨厌的,所以,我不想做自己讨厌的事,你懂么?”

    伊薇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她咬了咬牙,道:“只要你能帮我报仇,我知道的,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先帮我杀死那些该死的侏儒猪!”

    “早这样多好,节约时间,何必白白折腾?”杜迪安微笑道:“鞭打你的人,奸~辱你的人,一个都跑不掉的,在这里,我先郑重的跟你介绍一下,我叫杜迪安,职业呢,目前主要有两个,第一是元素神殿的神术大师,第二个呢,是骑士殿堂的黄金荣耀骑士,所以,你完全可以相信,你的要求对我而言,很简单?!?br />
    伊薇特怔了怔,作为从小就将外壁区视作敌人的野人王族,对杜迪安说的这两个势力自然再熟悉不过,只是,她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年龄看上去比自己还小一点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崇高的地位?而这样的人物,竟然还亲自上战???

    “这是我的骑士荣誉勋章,这是神术大师勋章?!倍诺习泊涌诖锩隽矫堆露谧雷由?,道:“如果你连这勋章都不认识的话,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br />
    伊薇特看了一眼,第一眼就认出了骑士荣誉勋章,心中吃惊,拿起仔细地打量片刻,确认不是伪冒的,不禁震惊地看着杜迪安,“你,你没说谎?”

    杜迪安道:“对你这样的阶下囚,有必要说谎么?”

    伊薇特眼角微微抽搐,她忽然发现这个少年的嘴巴很毒,深吸了口气,她说道:“行,我相信你,你想要知道什么?”

    “你所知道的一切,我都想知道?!倍诺习不夯旱溃骸八潮愀嫠吣?,我是不喜欢麻烦的人,所以希望你一次说清,否则的话,我不介意用硬手段逼你说出来,我可以保证,我的手段比军部更有效,至少我可以找到几千个人来奸~辱你,而他们没这么大胆?!?br />
    伊薇特脸色一变,目光变幻不定。

    杜迪安淡淡道:“顺便再告诉你一件事,你们野人已经败了,被驱逐出了黄金之壁,若是你不信的话,等会儿我会让我的侍从带你去黄金之壁看一看那里的风景,另外再告诉你一件事,你们野人之所以败了,是因为我造出了一件传奇神术,将你们驱逐了?!?br />
    伊薇特勃然变色,震惊地道:“不可能,我,我们不可能败!”

    “我说了,我可以带你去验证,这种能拆穿的事没必要跟你撒谎?!倍诺习驳溃骸叭缃窬空诳悸且灰ゴ蚰忝且叭苏季莸淖懿?,他们在考虑战争的损失问题,我手里还有很多神术,都可以帮助军部,将你们野人彻底灭绝,但是我不想这么做?!?br />
    “如果你愿意信我,只要给我几年时间,我可以让你们野人,将来在外壁区有一席之地,而且永远不会有人驱逐你们!”

    “所以,希望你能诚实,对彼此都好?!?br />
    伊薇特怔怔地看着他,有那么一个瞬间,她感觉这个少年说的话似乎真的会实现,但仅仅只是一个瞬间的信念动摇,她很快便冷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