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看了两眼,悄悄绕路而行。

    嗖!

    高十丈的黄金之壁被轻易翻过,这黄金之壁不像希尔维亚巨壁表面那样浑然一体的光滑,表面上能看见一块块砌成的巨石轮廓,借缝合处的痕迹,他手指稍一带力就能爬过。

    落地后,杜迪安在夜色中悄悄掠去,如今这黄金之壁外面的郊区乡镇,早已荒凉,尽管战争结束,但依然没什么人愿意回乡镇居住,而且军部管制严格,防止野人间谍混入人群中偷传消息,故而一座座小镇在漆黑夜色中,像废墟般阴沉无声。

    杜迪安越过这些小镇,径直来到南方一处要塞,如他所料,这要塞没人职守,荒凉下来,在红枫山脉的野人一日没有驱逐的情况下,军部就不敢派人到这些要塞来驻守。

    杜迪安跑出要塞,直奔荒野。

    片刻后,杜迪安来到小割裂者藏身的地方,直接从掩护的杂草中跳落下来,顿时看见自己打造的钨钢牢笼中,小割裂者蜷缩成一团,体积非但没有增长,似乎比先前还要缩小几分。

    杜迪安看见它身上热量微弱,心中暗惊,立刻小跑了过去。

    小割裂者听到动静,慢慢地动弹了一下身体,身体核心处的甲壳上露出一只血红色的复眼,紧盯着杜迪安。

    杜迪安看见这眼球的模样,吃了一惊,它先前的眼球构造并非如此,难道说这短短十多天停止喂食,使得它的眼球出现退化?

    杜迪安立刻将沿途打猎到的一只近三米长的尖齿鳄递入牢笼中,后退两步,示意它上前享用。

    小割裂者在看见尖齿鳄后,眼球微微转动,落在尖齿鳄的尸体上,从伤口处溢出的血腥味刺激着它的神经,但它并没有立刻扑上去,而是再次转动眼球,紧盯着杜迪安,等杜迪安退后四五步后,过了数秒,身体猛然扑出,几条利刃肢体将尖齿鳄的身体抄入怀里,利刃轻易刺穿尖齿鳄的坚韧角质层,将其身体撕裂,大口地吞食其内脏。

    杜迪安被它的闪电出手惊了一下,它发现这小割裂者的利刃肢体伸出的速度,以自己的体质竟然也无法看得清楚,可见尽管在挨饿,它的战力也媲美大部分捕猎等级三十左右的魔物。

    不过,最让他吃惊的,却是这小割裂者的利刃肢体变化。

    他见过那几只被他当肉猪养到成长期捕猎等级四十的小割裂者,以及那头大割裂者,它们的利刃肢体都像快刀一般锋利而薄,但这小割裂者的利刃上,竟有极细微地倒刺出现,数量极多,乍一看去,像是幅度极轻微地锯齿,仔细看才知道,是一根根倒竖的细小尖刺!

    毫无疑问,这样长满尖刺的利刃一旦刺穿别的魔物体内,拔出时必定能让对方痛不欲生,将其身体撕裂!

    不过,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拔出时固然能造成更大的伤口和出血效果,但拔出的速度却会减慢,若在群战中,很可能会因为这拔出的减慢而被牵制住,但换成大割裂者那样的利刃肢体,刺入和抽出都迅速无比,任它千军万马,都一往无前,随意收割。

    杜迪安有些疑惑不解,这小割裂者的利刃肢体,怎么会跟别的割裂者出现这样的差异。

    难道仅仅是自己喂食的方式不同?

    或者说,挨饿造成的某些未知因素产生的变化?

    很快,小割裂者将尖齿鳄的内脏几乎吃空,只剩下表皮,它没有继续进食,而是将尖齿鳄的皮囊纳入身下垫着,然后满怀戒意地看着杜迪安。

    “给你搬家了?!倍诺习采钌畹乜戳怂谎?,将周围固定用的锁链底下的木桩逐一拔出,当第二根锁链被松开后,小割裂者猛地推动牢笼,咚咚数声,牢笼翻滚,扑向杜迪安。

    杜迪安身体一晃,躲了过去,挪到另一根对角的锁链上,将其抽出。

    嘭!

    小割裂者带动牢笼,朝杜迪安扑去。

    独剩最后的锁链在小割裂者的挣扎下,顿时从地上拔出,拖在地上。

    杜迪安拽着手里的锁链,跳上地下室,奋力将牢笼拉出。

    牢笼刚移到门口,里面的小割裂者便扑向杜迪安,身体撞在牢笼上,带动牢笼撞在门上,哐当一声,这不知多少年月的混凝土的门,猛然破裂。

    杜迪安拽动锁链,拉着牢笼在荒野上跑去。

    小割裂者在牢笼中吱吱地叫着,似乎很是愤怒。

    跑出十几里,杜迪安累得手臂发酸,不得不坐下歇息。

    小割裂者在牢笼中剧烈挣扎,撞得牢笼嘭嘭作响。

    杜迪安看得摇头一笑,“真不该先给你吃饱,这下有力气折腾了是吧?”小割裂者听到它说话,忽然停止挣扎,甲壳上的血色复眼紧盯着他。

    杜迪安一边休息一边望着它,在寂静中,小割裂者猛地扑在牢笼上,铮铮作响,利刃从牢笼的边缘伸出,刺向杜迪安,但距离太短,无法触及。

    杜迪安微微一笑,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继续赶路。

    数小时后,杜迪安走走停停,终于将小割裂者拽到了一处光明教廷驻扎的壁垒防线处,此刻夜色极深,壁垒上高筑火台。

    杜迪安伏在草丛中看了看,注意到附近一些草地内藏着红色热量,是潜藏的壁垒哨兵,伪装极好,身上散发着绿草的气味,除非极其灵敏的嗅觉感知力,否则即便是高级狩猎者都未必能闻到。

    杜迪安跳过这些潜藏着草丛内的哨兵,终于找到一条较为宽敞,没有哨兵驻守的空隙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拽着小割裂者悄悄跑去。

    这一路上,小割裂者时不时尖叫,但后来渐渐喊累了,认命地坐在笼子里,任由杜迪安拖拽。

    吱吱!

    杜迪安刚从这空隙草地处经过,小割裂者徒然叫了起来。

    嗖!

    杜迪安脚底猛然发力,迅速跑去。

    哐当,后面散乱的锁链触碰在牢笼上,叮叮作响。

    杜迪安不知道附近上千米外的哨兵能不能听到,顾不得太多,全速跑去。

    刚跑出数里,杜迪安就听到后面传来大量脚步声,知道惊动了壁垒处驻扎的人,不禁叹了口气,真是自找没趣。

    他转身来到牢笼前,将锁链抽打在牢笼上,小割裂者看见杜迪安势头威猛,向后微微退去。杜迪安见机迅速取出钥匙,将牢笼上的铁锁打开取下,看了一眼后面追来的喝斥声方向,判断了一下双方的距离,过了数秒,将牢笼的门猛地拉开,转身就跑。

    吱!

    小割裂者望着蓦然打开的门,似乎愣了一下,停顿半秒后才反应过来,猛地尖叫着冲了出去。

    哐当!

    冲出牢笼的同时,它泄愤般地挥舞利刃,将牢笼掀翻。

    “站??!”

    “是谁,站?。?!”

    “这里是光明教廷,马上站住,束手就擒??!”

    后面大片的喝斥声涌来,一行人举着火把,其中有人骑着快马,驾马而来,在牢笼打开时,这些人已经冲到了两三百米左右的距离,夜色黑暗,天空中星光又暗淡,能见度低,大多数人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毕竟,黑暗视觉是一种能力,即便是在狩猎者群体中,都属于较珍贵的能力,并非人人能具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