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个交给福林老爷子,让他派人去收复一下?!倍诺习步显妓媸侄寺扯?,道:“另外传信给布隆家族,不要再让我听到‘布隆家族’四个字,否则我会让他们彻底在商业区消失!”

    克鲁恩接住合约,怔了怔,不敢多问,低头应诺。

    等他离开后,杜迪安低头继续看书。

    “光明教廷,军部……延续数百年依然屹立,他们的根基应该在内壁区,想要击溃他们,必须先知道他们的底细才行?!倍诺习材抗馕⑽⑸炼?,“内壁区……是时候去看一眼了?!?br />
    午餐时,杜迪安刚吃完今天的中餐,庄园外面传来马车的声音,杜迪安从窗户处望了一眼,看见是自家的马车,顿时心中一动,这时,只见车门推开,尼古丁的身影从上面缓缓下来,他下车后,转身做绅士地邀请手势,从马车上陆续跳下几道身影。

    杜迪安顿时站起,大步走向门口。

    旁边的吉妮丝并没有被他突兀地动作吓到,轻飘飘地放下餐刀,又轻飘飘如影随形般地跟在杜迪安身后,在门口等待。

    “迪安??!”

    从马车上跳下的几道身影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瞧见门口的杜迪安,大喜过望,远远便大声呼喊一声,欢喜地跑了过来。

    杜迪安脸上露出笑容。

    魁梧少年径直扑向杜迪安怀里,来一个大拥抱。

    “几年不见,长结实不少嘛?!倍诺习菜煽耸?,锤了一下他的胸口,这魁梧少年正是他当初参加拾荒者训练时的同宿挚友,梅肯。

    梅肯咧嘴一笑,道:“哪比得上你的变化,我都听说了,你现在是很厉害的大师了,报纸上天天都是你的消息,我们哥几个里,就你混的最好,不但当了那什么大师,还是骑士殿堂的黄金骑士,太厉害了,我听说黄金骑士比狩猎者还厉害得多呢,就算是财团里的高级狩猎者,都未必能打得过黄金骑士,啧啧!”

    杜迪安摇头一笑,道:“我是黄金荣誉骑士,这‘荣誉’骑士跟骑士是有差别的,简单来说就是徒有虚名,跟真的黄金骑士相比,还是有差别的?!?br />
    “这样啊,这歪歪道道真多,我就想知道,荣誉骑士牛逼不?”

    “当然牛逼?!倍诺习补笮?。

    吉妮丝望着面前少年的背影,眼底有一丝吃惊之色,她跟随杜迪安这么久,后者向来极为注重身份和举止,连粗口都很少爆,没想到此刻会说出如此粗俗的话。

    “梅肯,你个混蛋,一个人跑那么快!”后面传来叫声。

    杜迪安和梅肯望去,却见一个俊朗帅气的少年搀扶着另一个打扮朴素,面容平凡的少年,一同走来。

    “扎奇……沙姆?”杜迪安怔了怔,虽然几年过去,他们长高不少,但眉目间依然有儿时的影子,只是,他注意到,沙姆的腿……竟然断了一条?而且是从大腿处锯断的,下半截并没有假肢。

    “迪安!”扎奇大笑着,搀扶沙姆过来。

    沙姆看见杜迪安一身简朴中透着奢华的衣物,脸上有几分惭愧之色,听到扎奇的话,不禁道:“还叫什么迪安,如今迪安可是神殿大师了,还是黄金骑士,我们不能再瞎叫了?!?br />
    扎奇反应过来,连道:“也对也对,以后我们就叫迪安大师吧,怎么样?”

    梅肯没好气地看着二人,道:“胡说八道什么,多别扭,迪安本来就叫迪安,你们叫的这么见外干嘛,我说的对不,迪安?”

    杜迪安也清醒了过来,道:“随便怎么叫都行,话说,沙姆,你的腿怎么了?”

    “这个啊……”扎奇嘴快,道:“有一次我们拾荒时被残留的魔物袭击了,沙姆的腿被咬了,感染剧毒,我们没办法解毒,只能将他的腿斩下来了,这才救了他一条命?!?br />
    沙姆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了起来,道:“断了也挺好的,没了价值嘛,被财团给开除了,还能回老家帮我父亲打理酒馆,也过的挺好的,虽然什么都没闯出来,但至少体质比普通人还是要强一点的,在我们那一片,我可是号称独腿王哦?!?br />
    梅肯哈哈大笑,道:“那我们要是去了,是不是双腿王了?!?br />
    沙姆没好气地道:“我把你做成火腿王还差不多?!?br />
    扎奇拍手道:“我赞成?!?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几年过去,几人还是跟以前那样关系亲密,不过,沙姆似乎跟他印象中有些变化,在他以前的心目中,虽然三人都能信任,但也有高低不同,梅肯是他最信赖的,其次是沙姆,他心思灵活,却忠厚老实,而扎奇脾气有点燥,个性有点自私,虽然对他们几个没得话说,但对外人,却属于见死不救的类型,一切以自己利益为主。

    虽然,他如今也变成了这样的人,但在当初,他却更喜欢跟沙姆说话,只是这一次见到,他的感觉出现了一些变化,扎奇似乎变得大方了许多,梅肯还是一样的没心没肺,说话不过脑子,但沙姆却似乎老练了许多,心底藏了些心事。

    或许,这也是被财团开除的缘故,在外面的酒馆跟人接触多了,难免就复杂了。

    想到此处,他心底微叹口气,不过想到当初几人在训练中互帮互中,在试练时相互援救的事,心头仍是有些温热,道:“先进去再说吧,从今以后,你们就跟在我身边了,怎么样?”

    梅肯哈哈笑道:“我们来的时候就听那老头说了,我老早就不想在那什么破财团待了,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还好你混出头了,帮我们脱离苦海?!?br />
    “嗯?!痹嫘θ莺鋈挥行┑吐湎吕?,点了下头。

    沙姆也微微低下头,没有说话。

    杜迪安看了三人一眼,不用想也知道,这几年他们受了多少苦,拾荒者的工作跟奴隶无异,被派遣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却连‘魔物’的知情权都没,唯一能知道的,就是怎样拾取资源,怎样运输,怎样在壁外待的更久,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如何活下去这些东西。

    一旦遇上魔物,就是死。

    不过,也正因如此,栽培拾荒者的资源消耗,比狩猎者要低得多,而且耗时也短。

    “嗨,杜……先生?或是大师?”这时,一道轻巧地声音传来。

    杜迪安抬头望去,眼眸亮起,笑道:“格莱莉,好久不见?!?br />
    “也没多久吧,上次不还刺杀过你么?”格莱莉咯咯笑道。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那都是过去了,今天你肯来,就是自家人?!?br />
    格莱莉眨了眨眼睛,道:“我就不耽误你们叙旧了,我先进去咯?”

    “我也进去吧?!备窭忱蚝竺嬉桓銮嗄晷Φ?。

    杜迪安早就留意到他,知道是梅隆财团的另一位高级狩猎者,骑士职业,也是位极强的存在,跟格莱莉并驾齐驱,近战能力甚至不逊色卡奇。

    “都进来吧,门口风大?!倍诺习沧砘氐酱筇?。

    众人陆续跟着进来。

    梅肯三人四处打量,充满惊奇,他们还是头一次进入贵族的城堡,没想到是这般景象。

    格莱莉和青年也在打量,只是眼中的惊讶较多,没想到杜迪安如此地位了,居住的城堡居然还如此简朴。

    杜迪安招呼大家入座,让吉妮丝去做饭,不用?;に?。

    “少爷,庄园外面有布兰登家族的人求见?!闭馐?,克鲁恩从外面跑来道。

    格莱莉和青年目光一闪,布兰登家族,在上流贵族中也算小有名气,跟梅隆财团的米兰家族差不多地位。

    杜迪安脸上笑意微沉,冷声道:“说我没空,不见?!?br />
    “好的,少爷?!笨寺扯髯砼苋?。

    格莱莉瞟向杜迪安,笑道:“这布兰登家族似乎是斯科特财团的家族吧,莫非你准备跟斯科特财团合作?”

    杜迪安微微摇头。

    没过多久,克鲁恩又跑回大厅,道:“少爷,他说昨日抢夺‘齿蟹’的事情,希望您给一个答复?!?br />
    “答复?”杜迪安冷漠道:“轰出去?!?br />
    “呃……”克鲁恩有些愕然,看杜迪安不似开玩笑,悻悻然应诺,转身跑去。

    ……

    ……

    “什么,你被赶出来了?”凯奇震惊地看着自己的亲卫侍从,“人都没见到,就被他的管家给赶出来了?你没有报上名号么?”

    “我报了,他的管家说他没空,不见,然后就把我赶出来了?!笔檀忧嗄晡氐?。

    “混蛋!”凯奇一巴掌拍在桌上,怒目圆瞪,“在我的宴会,抢我的食物,摆明了要抢我布兰登家族的产业,如今居然还驱逐我的人,该死的东西,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什么狗屁大师,刚得点权势就要上天了!”

    侍从青年吓得战战兢兢,低头不语。

    “去备车,我要去一趟柴家?!笨媾?。

    侍从青年如释重负,应诺一声,转身跑去。

    消息很快便传遍四面八方,进入到各个财团和大家族的耳中,一时间,暗流涌动,斯科特财团当日召开紧急会意,商议事情,具体内容外人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