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这样会不会得罪人???”克鲁恩弱弱地道。

    杜迪安淡漠道:“得罪就得罪了,你尽管去做就是?!?br />
    “好吧?!笨寺扯饔行┖寡?,没想到杜迪安对食物这么执着,“那我现在就让卡奇大人去买吧?”

    “让诺伊斯也跟去?!倍诺习驳溃骸案嫠咚?,让对方先开价,如果硬是不卖,就强抢,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胆子不卖?!?br />
    “好,好的?!?br />
    克鲁恩来到大厅,将杜迪安的话传给卡奇和职守的诺伊斯,二人面面相觑,卡奇不禁道:“他真的说,不卖就抢?”

    “嗯?!笨寺扯魑薇润贫?。

    卡奇愣了一下,微微咧嘴,“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吃货,行,我保证给他带回来?!币慌呐狄了沟募绨?,招呼他去牵马,很快,二人骑马出了的城堡,前往布兰登家族领地。

    ……

    ……

    “琳儿,大厅布置好没?”凯奇顺着楼梯下来,望着金碧辉煌的大厅内忙碌的侍从,向旁边一个正在跟自己侍女说话的高挑女孩问道。

    这女孩十**岁左右,身材妙曼,一身华贵的淡金色裙子上点缀着无数晶光,极为绚烂惹眼,不用想也知道,这身名贵的晚礼服必定是出自某位裁缝大师之手。

    “父亲,已经快准备好了,就等客人们来了?!绷漳忍礁盖椎幕?,俏生生地小碎步走来,笑容满面。

    凯奇哈哈一笑,道:“今天你的威廉叔叔要来,听说他的儿子如今是神殿中的二级光明骑士,又喜爱‘海明’先生的音乐,跟你喜好相同,等会儿宴会上,你们可要多谈谈?!?br />
    琳娜闻言俏脸泛红,道:“爸爸,你说什么呢,今天的宴会明明是给您和威廉叔叔准备的,祝贺他高升,怎么扯到我头上了?!?br />
    “傻孩子?!笨娲笮?。

    这时,一个身着黑色燕尾服的中年管家从人群中悄无声息地走来,弯腰低头道:“老爷,外面有两个人说要见您,他们自称是杜迪安大师的侍从?!?br />
    “杜迪安大师?”凯奇一愣。

    旁边的琳娜眼眸中徒然焕发出光彩,惊喜地看着管家,道:“是那位天才杜迪安大师么?”

    管家恭敬道:“是的,小姐?!?br />
    “真的是他?”琳娜有些激动,抓着凯奇的手道:“父亲,是您通知了他么,他也是来给威廉叔叔道喜的?”

    凯奇心中正奇怪,听到她的话,心中一动,向管家道:“让他们进来?!?br />
    “是,老爷?!惫芗易砝肴?。

    琳娜望着管家离去的背影,眼中充满兴奋之色,道:“爸爸,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您能邀请那位杜大师过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么?如果他能出现的话,我的朋友们肯定要羡慕死我,听说杜大师不但神术高明,而且还是黄金骑士,英俊潇洒,而且,他还会作诗,太完美了!”

    凯奇有些无奈,道:“你别多想了,他这样的人,我们布兰登家族攀不上的?!?br />
    听到父亲泼冷水,琳娜微微撅嘴,道:“你想到哪去了,我又没说要找他,我可是他的崇拜者,我只是想亲眼见见他本人罢了?!?br />
    凯奇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再多说。这时,管家从外面返回,身后跟着两个高大魁梧身影,一人金色头发,一人身材魁梧,从衣着看来,确实是侍从打扮,他扫了一眼,注意到二人并没有提礼物,心思微动。

    “见过布兰登·凯奇先生?!笨ㄆ胬吹娇婷媲?,客气道。

    凯奇微微一笑,“二位客气了,请坐吧?!?br />
    “不用了?!笨ㄆ婵戳丝醋笥?,见没什么人注意这里,低声道:“凯奇族长,我们家少爷让我们来拜访您,顺便向您讨一份东西?!?br />
    “讨东西?”凯奇微怔,不动声色地道:“什么东西?”

    “齿蟹?!笨ㄆ嫣谷坏溃骸拔颐羌疑僖罱不渡弦恍┟朗?,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听闻今日市场上最后一只齿蟹,被您的家仆买来了,所以特此来讨要,凯奇族长请放心,我们会付三倍价钱购买,还希望您能成全?!?br />
    凯奇和女儿琳娜面面相觑,万万没想到对方来只是讨要一味食材。

    “原来他喜欢吃齿蟹……”琳娜暗暗记下这一点,心中有些荡漾。

    凯奇却微微皱起了眉头,沉吟不语,如今外面的局势风波不断,他知道这位才华横溢的少年大师,便是击溃梅隆财团的主要力量,每一个庞然大物倒下时,掀起的尘雾都能遮住不少人的眼睛,但布兰登家族势力不俗,知道接下来商业区的格局会出现怎样的变动。

    “族长?”卡奇见他不语,再次请示。

    凯奇看了他一眼,犹疑少顷,沉声道:“你回去告诉杜大师,这东西是我们今晚宴会的东西,恕我不能转卖,若杜大师喜爱,过几日等我寻到,自会再送上门去?!?br />
    卡奇挑眉,道:“族长,你这未免太小气了吧,我们只是讨要一味食材而已,而且是三倍价钱,莫非我家少爷的面子这么不值钱?或者说,你不给面子?”

    旁边的琳娜没想到父亲会拒绝,拉着他的手臂道:“爸爸,就给他们吧,我们可以用别的代替?!?br />
    “不行?!笨嫣惹坑?,断然道:“这是我们家族的规矩,而且菜单已经登了出来,怎么能随意修改?”

    卡奇微微眯眼,道:“是么,那族长可否让我们看一眼齿蟹?这个要求总不过分吧?”

    闻言,凯奇脸色稍缓,道:“这倒没问题,我亲自带二位去看吧?!彼底?,转身带头走去。

    卡奇给了诺伊斯一个眼色,诺伊斯会意,道:“我就在这里等你吧?!?br />
    卡奇点点头,孤身跟了上去,来到后面的厨房中。

    凯奇吩咐厨师,将齿蟹端出来。

    卡奇瞧去,这是一个脑袋大的黑色螃蟹,跟普通螃蟹有差别的是,它的嘴巴处有尖锐的利齿,专吃水下的鱼儿,即便是大鱼也能吃掉,因此饲养的费用极昂贵,而且打捞时容易出事故,因此数量稀少,在壁类只有少数人愿意养殖,大多数齿蟹都是辐射区或一些荒凉湖泊中野生的。

    “挺可爱的?!笨ㄆ嫔焓置?。

    凯奇挑挑眉,感觉这侍从举止有些轻浮了。

    就在这时,卡奇徒然手臂快速抓去,将装着齿蟹的箱子夺来,轻易撞开旁边的两名厨师,转身飞一般跑去,转眼间便消失在夜色中。

    凯奇愣住。

    这一切快如闪电又极为突兀,让他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卡奇跑出一段距离后,才回过神来,不禁惊怒,大声道:“来人,给我擒下!”

    周围的侍从立刻追去。

    卡奇速度极快,直接从庄园外面翻墙而出。

    嗖!

    后面一道身影快速追来。

    卡奇回头看了一眼,大笑道:“能追上就给你?!彼底?,飞快掠入外面的街道,身影飞快。

    后面那道身影全速追赶,速度跟卡奇不相上下,等追赶到热闹街区时依然没能追上,不得不停下,原地驻足片刻,转身返回到城堡中,以防这是调虎离山。

    当夜,布兰登家族传来轰动消息,有人抢夺宴会食材,来人自称是杜迪安的侍从。

    这消息在夜色的掩盖下,在错综复杂的情报网中如蛛丝般传到各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