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没有显微镜,不然倒是能自己查出这硬化血液的组成原因,仅仅只是因为我的异常体温造成的冻结,应该不会有这些有次序的线条,或者说,这些硬化血液很可能不是因为我的体温而造成,反而是因为它的出现,才导致我的体温过低……”

    杜迪安微微皱眉,心中叹了口气。

    以目前的工业技术,要制作出显微镜是痴人说梦的事。

    他望着在书柜处翻找的克鲁恩,道:“这几天你找个时间,让诺伊斯去各个图书馆搬一些医学类的书籍回来,越偏僻的越好,基础性的就不用了,另外,嘱咐他别只带回医学类的书,顺便带点其它类型的,不过,数量不要多,只有医学类书籍的五分之一就行,如今咱们身份不同,身居高位,便得提防小人,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暗中窥视,但,不该让外人知晓的东西,就必须得瞒着,知道么?”

    克鲁恩反应过来,揣着疑惑“嗯”了一声答应,他知道杜迪安选诺伊斯去办事,主要是诺伊斯的金色头发出入这些上层图书馆并不起眼,但他想不明白,既然要掩饰自己找医学书的目的,为什么选其它书籍只选五分之一,不是应该选得越多越好么?

    他没有询问,因为他知道杜迪安不会回答这么简单的问题,只能自己思索出答案了。

    很快,克鲁恩又从书柜上陆续找到几本医学书,夹到杜迪安面前。

    杜迪安一边翻阅,一边思索。

    “寒气的来源是腹部,当初被割裂者逮捕到他的洞穴时,黑疤替我挡了一下割裂者的利刃,但将腰部斩断,但凿出一个大窟窿,又混在其它的魔物尸体中,伤口受到别的魔物感染,这‘冰血症’多半由此而来,这么说来,历史上那些得到冰血症的,多半也跟魔物有所接触……”

    当初他有‘惧染者’魔痕的免疫力,才没有出现异样,自从改变成如今的‘割裂者’魔痕后,身体就出现变化,上次刚从壁外返回时,就察觉到身体有些发冷,原因多半就是如此。

    只是,知晓了原因,却没有解决之法。

    而且,他不知道,得这样的怪病,自己还能活多久。

    “大业不成,老天要让我夭折,天妒英才这样的事,竟然会落在我的头上,苍天你是否太过看得起我了……”杜迪安手指轻轻搓捏,眼中掠过一丝冰冷。

    转眼间,数日过去。

    这几日诺伊斯辗转各个著名的图书馆中,用杜迪安的身份借阅到许多“不外借”的书籍,这里面主要以医学类书籍为主,其余的则是五花八门的庞杂书籍,有巨壁历史的,有野人历史的,有传奇神术的传记,有经典音乐大师的乐章残篇等等。

    “这几日,梅隆财团怎么样了?”杜迪安一边翻看手里的医学书,一边向侍奉在旁边的克鲁恩随口问道,这几日他醒来便看医学书,试图找到自身病因和诊断线索,根本无暇顾及看报和了解外面的情况。

    克鲁恩道:“少爷,梅隆财团的乔治老族长入狱后,梅隆财团便分崩离析,梅尔家族也一落千丈,麾下产业遭受民众的抵制,每天都在亏本,在居民区有不少的酒店,戏院等地,被一些暴民给砸毁了,估计是撑不了多久?!?br />
    “让福林老爷子抓紧机会,若是拖的太久,等民怒平息了,再想要彻底击垮梅尔家族,就要多费一番手脚了?!倍诺习菜档?。

    克鲁恩点点头,心中有一些感慨,曾经外壁区赫赫有名的贵族,竟然会沦落到今日地步,回想当初,梅尔家族的一个小小园丁去孤儿院领养时,便已是最显赫的身份,成为所有人想要被领养的对象,但在如今,却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过,毕竟是老贵族,底蕴强大,即便是在杜迪安给予的强压下,依然没有马上崩溃,换做别的小贵族,估计早就全家进入监狱了。

    “他说,手上有伤口,禁止触摸‘灵魂之晶’,以免被囚困在里面的怨灵吸附,不料还是……”杜迪安忽然看见一篇医治案例,微怔一下,这上面说的竟是一位神职人员,“感染‘冰血症’,需服用大量糖分,主食以牛肉为主……按时吃药,长则能活两年,短则一个星期,若是不注意保暖,经常受冷,体温过低,将随时出现生命危险,忌碰冷水,黑雪……“

    看到后面的话,杜迪安如遭雷击。

    长则两年?

    短……一个星期?

    这岂不是跟旧时代的癌症晚期一样?

    他愣了一会儿,低头再次看了一遍,直到反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后,这才停了下来,忽然间心头一阵茫然,难道说自己只剩两年不到的时光?

    两年,眨眼即逝。

    他脑海中忽然闪过无数勾勒的宏图,每一个都是他心中的理想,可是,这些理想都没办法再去实现了。

    他心底空空的,有些出神。

    克鲁恩看见杜迪安异样的反应,脸色微变,忽然意识到不妙,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书,向杜迪安小心翼翼地道:“少爷,您怎么了?”

    杜迪安眼眸中渐渐聚焦,反应过来,沉默片刻,道:“没什么,你先出去吧?!?br />
    克鲁恩有些担忧,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转身离开,将房门轻轻掩上,静静侯在门外。

    杜迪安怔怔地看着远处,眼中一片迷茫。

    许久,许久。

    外面的景色渐渐暗了下来。

    黑夜倒映在他的眼眸中,似乎增添了几分亮色,他的目光渐渐从麻木中恢复一点光芒,低头看了两眼手里的书,“糖分,牛肉……这些都是高热量食品,按这上面来说,得了这个冰血症,若是多吃这些高热量的食品,就能够压制住冰血症的爆发时间,若是我吃的东西里面的热量,比糖分和牛肉还要高,要活两年,应该不难,甚至能活的更久一点!”

    “这上面得了‘冰血症’的人,体质应该没我这么高,如果我的体质更高一些,抵抗力也会增强,或许能坚持得更久一点!”

    想到这些,他心底的绝望中,又渐渐复苏出强烈地希望和渴求,以及对生命的眷恋。

    “两年的时间里,先把旧时代的医学掌握,再全力去找解决的办法,癌症都被破解了,这又算得了什么,绝症?只是在相对的条件里来说是绝症罢了,既然在这简陋的条件下被称作绝症,我就改变这个世界,改变这简陋的条件,让它变成普通疾病一样,可以被轻易治疗!”

    杜迪安双眼中焕发出坚韧之色,当初被割裂者逮捕到洞穴中,九死一生都挺过来了,这小小一点病痛,他又怎么肯认输?

    “克鲁恩!”杜迪安叫道。

    守在门外的克鲁恩听见叫声,一个激灵,急忙推门而入,道:“少爷,我在?!?br />
    “今后我的衣服,都要以最好的保暖材料制成,包括我的战甲?!倍诺习驳溃骸傲硗?,从今日起,我每餐要吃一块‘齿蟹肋肉’?!?br />
    克鲁恩吃了一惊,“齿蟹肉?少爷,这可是最名贵的食材之一,取自食用魔物‘齿蟹’的前肋,一只成年齿蟹的前肋也就半斤而已,只够吃一餐,而且齿蟹数量稀少又难抓,一出现就被贵族们哄抢了,每餐都要吃,这……”

    “很难么?”杜迪安脸色冷了下来,“即便我要出龙肉,也得买到,谁如果不卖,就抢!”

    ……

    这两天整理思绪,有点感悟,明天恢复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