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在掀开的腹部肌肤层下面,赫然是一片鳞次栉比的硬化结晶。

    这结晶颜色暗红,像是冻僵的血液,此刻如铠甲般覆盖在肌肤层下面,乍一看去,仿佛外面的肌肤层只是套在身体外面的一套柔软衣物。

    杜迪安看得怔住,有种头皮发麻的惊悚感。

    “少,少爷……”克鲁恩吓得身体微微哆嗦,说话有些颤抖。

    茱拉眼中充满震惊,随即又有些迷茫,怔在当场。

    杜迪安回过神来,向她道:“这是什么???”

    茱拉反应过来,转头看着他,眼中充满茫然,她一生行医,从未见过如此惊悚,怪异地一幕,人的肌肤层下面,竟然是一片硬化的血块,而且这血块不是普通的硬化,表面极其光滑,最出奇的是,上面还有鳞片般排列有序的起伏线条,不过最最奇怪的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体的主人竟然还活着!

    “我,我也不知道?!避锢屯吠攀种盖暗陌岛旖峋?,脸色复杂,“这应该是你的体温太低,导致血液硬化,可是……”说到这里,忽然有些不知该怎么说了。

    遇上没有见过的病情,她不敢盲目诊断,毕竟生命就一次,而且即便推断出是体温导致的血液硬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杜迪安看见她的表情,一颗心沉了下去,道:“没有办法么?”

    茱拉微微咬牙,道:“我试试?!彼兆攀质醯痘?,将肌肤层划的面积扩大一些,然而,整个腹部小肠外面的肌肤层全都划开翻出,里面竟全都是暗红色结晶。

    她试着轻轻触碰,冰冷刺骨,而且极其坚硬。

    她甚至怀疑,刀子都未必能刺穿这诡异的硬化血液。

    “阿姨,没有办法治疗吗?”旁边的克鲁恩渐渐适应,望着茱拉不知所措地模样,有些焦急和紧张地道。

    茱拉额头上渗出大量冷汗,大脑急速转动,犹豫片刻,道:“这个东西必须切除,可能会有点痛,你要忍一忍?!?br />
    杜迪安深吸了口气,“你先试试,我尽量忍?!?br />
    茱拉点点头,全神贯注地盯着杜迪安的腹部,找到一个边缘口,将手术刀缓缓刺去。

    手术刀戳在硬化血液上,竟像刺在积冰上一样,划出极浅的痕迹。

    杜迪安看见她手腕逐渐凸起的青筋,知道她已经出了不小的力气,不禁怔住,这硬化血液的硬度比他想象的还要硬得多,茱拉虽是普通人,但力气非同小可,可是却刺不穿这硬化血液,这还怎么切除下来?

    茱拉的力道逐渐提高到七八成左右,达到她能及时收力的极致,但还是没能划开这硬化血液,不禁松手,屏紧的气也大口地呼了出来,手腕发酸,心中却有些恐惧和茫然,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东西,怔了怔,转头望着杜迪安,眼中的茫然渐渐化作恐惧,最后又变成了自责和痛苦。

    杜迪安看见她突然变化的模样,感到一丝不妙,道:“阿姨,这病是不是没的救?”

    闻言,茱拉眼眶发红,泪水大颗地掉落下来,道:“我曾在一本医书上看过,有类似这样的病症,罕见至极,巨壁诞生的这么多年来,得到过这样罕见病症的人,寥寥无几?!?br />
    杜迪安心头微沉,道:“这是什么???”

    “冰血症?!避锢拖峦?,声音中带有几分哭泣之音,“但凡是得到‘冰血症’的人,最终都病死了,是罕见的绝症!”

    杜迪安心脏狠狠一沉,绝症!

    这无异于听到自己得了癌症一样,令人瞬间绝望。

    他心脏剧烈跳动两下后,心底的悸动便渐渐平息了,在旧时代,有不少癌症随着医疗科技的发达能够治疗了,所谓的绝症,只是在某一个时代的医疗领域无法医治的病罢了,并非真的能判人死刑,既然这‘冰血症’是目前医疗条件无法医治的绝症,他依靠超级芯片里的知识,兴许能自己找到治疗方法。

    杜迪安默然片刻,向悲伤哭泣地茱拉道:“阿姨,谢谢你,帮我缝起来吧?!?br />
    茱拉已经泣不成声,听到杜迪安的话,紧紧咬着嘴唇,忍住了抽泣,但泪水依然不停地从眼眶中滚落出来,她咬着牙,取出针线将杜迪安的肌肤层缝补完合,手工极细腻,缝补得严丝合缝。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她,等她缝补完了,问道:“阿姨,这病能活多久?”

    茱拉身体微颤一下,低头道:“记载不详细,但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而且……”她抬头看向杜迪安,“这病是传染病,这段期间,你最好不要跟其他人共饮,另外,最好不要让光明教廷知道你得了这样的病,否则会被抓捕起来隔离的?!?br />
    “传染???”旁边的克鲁恩听得脸色一白,吓得本能地向后微微倒退一步。

    杜迪安眼眸微转,瞥了他一眼,又收回了目光,向茱拉道:“我知道了,阿姨,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如果有人问你,就说只是伤痛感冒?!?br />
    茱拉泪流满面,道:“我留下来照顾你吧?!?br />
    杜迪安心中一暖,表情变得冷漠下来,道:“克鲁恩,付了医疗费,送客吧?!?br />
    克鲁恩表情复杂,依命将茱拉硬拉出了房间。

    杜迪安缓缓闭上了眼,过了片刻,才再次睁开,双眼中冰冷无比,等克鲁恩回来后,道:“把书柜里那些医学书拿给我?!?br />
    克鲁恩怔了下,立刻过去帮他拿了过来。

    杜迪安将枕头垫在背后,将这些自己之前从各图书馆带回的医学书翻看起来,先前他忙着学习超级芯片里的知识,没空去看这些,这‘冰血症’的名称显然是这个时代的称呼,在旧时代兴许也有这样的病症,只是称呼不同,他要看看这病症究竟起因于什么,最终的结局又是什么。

    一本本书籍翻过。

    忽然,杜迪安在一本老旧的医学书的某一页停下,这里是上百年前某一个老医生的自述,在大雪天时,他受一位贵族的邀请,外出诊病,这个病人是贵族家里的一个侍从,体温极低,经过初期诊断后,他决定直接做手术,先拖延住这侍从的性命。

    但手术后,他却发现这侍从的手臂中,早已结冰,冰晶像鱼鳞,有递进的波浪线。

    “冰血症……”杜迪安眼中露出一丝凝重,自己腹下的硬化血液上,也有极其规整的线条,就像是雕刻刀精心刻出来的一样,跟这位百年前的贵族侍从很相似。

    “手术失败,我被赶出了贵族家中,后来将此事跟我的好友提过,不久后,听闻光明教廷派人搜查了那位贵族,将那名患病的侍从逮捕……”杜迪安一行行地仔细看去,顿时有些愣住,从这上面的讲述来看,光明教廷将那侍从逮捕后,提及了他所患的疾病,叫‘冰血症’。

    “这病症的名字,竟然是从光明教廷中传出的?”杜迪安有些吃惊,本以为是医生们发明的,没想到是教廷率先叫出来的。

    他看了看后面,最终那位侍从被光明教廷带去隔离了,此事也没有接下来的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