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显然没有跟卡奇开玩笑的样子,吃完兔腿后,便叫来那位斯皮尔校官参谋,道:“今天一上午都没有野人袭击过来,估计是被杀退了,这里就留给你驻守了,我先带人回去,看看前线战场有没有需要我的地方?!?br />
    斯皮尔校官吃惊地看着杜迪安,道:“大师,这怎么行,上面交代了,我们驻守在这里,我……”

    “你能行的?!倍诺习才牧伺乃募绨?,与之擦肩而过,翻身上马,招呼一声卡奇和吉妮丝,以及地鼠三将,带上那三百位王牌精兵纵马离开了痛苦森林,没有返回古堡,而是直接前往军部。

    “少爷,我们真的就这样走了么?”卡奇小心翼翼地看着杜迪安,“我只是随口说说,您别太当真了,若是军部怪罪下来,我们……”

    “有什么可怪罪的?”杜迪安淡漠道:“在咱们镇守的期间,可有野人越过咱们,进入到商业区中?”

    “呃,这倒没有……”

    杜迪安轻拍了一下马匹,加快了行军速度,虽然这三天驻守在痛苦森林中,他的线报无法传来,也没有看过报纸,但是单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这些野人显然已经被击退了,毕竟,大雨过后,这三天可都是干燥天气,虽然气温较低,只有三四度左右,但并不妨碍神火炮的发挥。

    而且除了神火炮外,他的蒸汽枪经过这几天的制作,应该已经造出了不少模具,能够大批量地生产,投入到战争中。

    在这样的冷兵器时代,蒸汽枪的出现完全就是欺负人,这场仗早在开始之前,便已经结束了。

    ……

    ……

    军区总部,指挥部。

    圣洛伦索和几位将军站在沙盘前,这沙盘上的山丘水泽跟先前没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先前在那道灰色黄金之壁内的区域中,遍地红旗,如今却只有赤尾河前的几处丘地处,有寥寥几片红旗,孤零零地插在那里,这也是侵犯到黄金之壁后面,仅存的野人队伍。

    “马上派一个营部,携两百支‘蒸汽枪’出发,将其歼灭?!笔ヂ迓姿魃焓纸饫锏募钙炱彀纬?,丢到一旁,语气冷漠地吩咐道。

    旁边的副官立刻将其命令传了下去。

    “各位,接下来就是咱们夺回黄金之壁的时刻了?!笔ヂ迓姿魍拍堑阑疑?,这曾是他们自豪的领地,“将居民区界限之壁上的神火炮调遣过去,再派一个烈火师团出动,在今天夜色降临前,我要听到黄金之壁被攻陷的消息!”

    “是?!?br />
    “主帅,以我们目前的人手,单凭神火炮和烈火狮,即便是抢夺回了一截黄金之壁,也无力驻守,蒸汽枪的制作速度虽然很快,但时间太短了,而正规军又都卧病在床,体力还没有恢复过来,上了战场还不如这些预备军,要不,咱们还是启动黄金之壁吧?”另一个将军说道。

    圣洛伦索微微眯眼,缓缓地道:“启动黄金之壁,是咱们的终极手段,暂时还不需要用到这一招,若是这场战争中将底牌全都暴露,今后多半要被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渗透蚕食,利刃不能轻易出鞘,否则易锈?!?br />
    “我也这么认为,而且以蒸汽枪的破坏力,只要攻陷了一段黄金之壁,其余地方要攻下不难,现在征集的所有工厂,每天能生产八千支,而且这个效率还在逐步提高,等黄金之壁攻陷下来后,明日咱们又能得到近万支‘蒸汽枪’,加上先前剩下的,完全能将黄金之壁夺取回来!”另一个老者将军说道。

    “实在不行,咱们就派烈火死士上场吧!”

    圣洛伦索淡淡一笑,道:“烈火死士是咱们的最后防线,无需上场,这场战役到此为止了,先前他们抢夺黄金之壁时,破坏太严重,如今咱们要夺取,他们不会太过顽抗,毕竟,相对于残破的黄金之壁,他们占据的红枫山脉根据地,更加易守难攻?!?br />
    周围几人微怔,顿时醒悟。

    “这次内壁没有派人增援,不知道是野人料到如此,还是别的原因,但愿内壁不会在这时候出来横插一脚……”圣洛伦索微微眯眼,轻声呢喃道。

    几人怔了怔,面面相觑,顿时皱起了眉头,感觉到这其中的非同寻常。

    ……

    杜迪安返回军部的途中,在路边的小酒馆里要了一壶酒,顺便“借走”老板的报纸,上马后将酒丢给爱酒的卡奇,自己翻看着这份报纸,嘴角不自禁地露出一抹微笑,一拍马头,健马低嘶,小跑着前进。

    等来到军部后,杜迪安禀明来意,见到了圣洛伦索。

    又看见这个“活跃”的大师,圣洛伦索有些头疼,不过有过上次经验,他已经有了应对方法,派杜迪安跟在攻城部队的后面,前去一处优势较大的战场上,进行收尾工作,危险相对较低。

    杜迪安毫无异议,欣然同意。

    “少爷,我怎么感觉那将军老爷子在忽悠咱们,看报纸上说的,现在战得最激烈的不是黄金之壁么,他怎么说咱们去的地方更重要,难道比抢夺黄金之壁还重要?”卡奇骑在马上,好奇地问道。

    杜迪安严肃地道:“不可胡说八道,将军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有他的道理,我们现在是军人,执行就行?!?br />
    卡奇“呃”了一声,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你是这么听话的人,我以前咋不知道?他转头看了一眼吉妮丝,却见吉妮丝向他使了个眼色,微怔一下后,突然想到什么,转头望去,看见了后面的地鼠三将。

    地鼠三将也恰好在看他。

    卡奇哈哈一笑,将手里的酒丢了过去,道:“德隆将军,要喝一口不?”

    德隆微笑接过,道:“我行军时,从不喝酒,会误事?!彼底?,将酒又丢回给卡奇。

    “难怪你是将军,我是小兵?!笨ㄆ婀恍?,伸手接住,扭过头来,仰头灌了一口,脸上的笑意慢慢地收敛。

    在日落前,传讯人骑着快马,大声吆喝着,在商业区各个街道上飞驰。

    “黄金之壁夺回了……”

    听到消息的居民,惊讶得面面相觑,随后爆发出热烈地欢呼,有一些正在收拾行李,准备迁徙到贴近内壁区的地方,也立刻停止了手里的事情。

    自从三天前雨停的时候,报纸上便传来反击获胜的消息,这三日中的战局情况完全颠倒,被夺去的土壤一点点被军部抠回,然而这些反击的胜利再多,也比不上重新夺回黄金之壁的消息令人振奋,激动。

    自黄金之壁被夺取回来后,商业区和居民区所有人不安的心,也都稳了下来,而这一次军部的反击号角并未就此停止,前线陆续传来不同地区获胜的消息,其中也包括杜迪安驻守痛苦森林,剿灭野人大胜的消息,以及后来被派到别的地区击退野人的消息。

    虽然在这几次战争中,杜迪安甚至都没出过手,只是挂个名带队,但报纸上所报道的,却是“英勇无畏”,“智勇无双”等词语形容,将整场战役参战士兵的功劳,全都归结到杜迪安一人身上,引起无数的喝彩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