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不伤人?”杜迪安微微挑眉,望着那飞向天际的黑色巨影,道:“你是说,这么个大家伙,它是吃素长大的?”

    雷德卡奇道:“大师您不知道么,飞龙是光明神豢养的坐骑,专吃巨壁外面的魔物,不伤人?!?br />
    杜迪安静静地望着那黑色巨影化作一个黑色小点消失在天边,收回了目光,没有跟雷德卡继续多说,心中感觉到一丝非同寻常,相对于雷德卡说的神性,残酷的现实和周遭的目睹,让他更倾向于相信兽性。

    “出发吧?!倍诺习菜档?。

    雷德卡没有多想,大喝一声传令,众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卡奇和吉妮丝驾马陪伴在杜迪安身侧,其次是地鼠三将,外围则是军部派来的三百精兵,在街区上经过,声势浩荡,精兵队伍的杀伐气质跟普通士兵队伍截然不同,很快便引起街上居民的瞩目观望。

    雨虽停,地面仍有积水,能沾湿鞋子。

    马蹄踏在积水中,一路向北方军区而去。

    从杜迪安的古堡到北方军区,沿途从商业区的主干街道经过,在队伍中的杜迪安很快被人认出,沿途一片呼喊喝彩声追随。

    一个多小时后,杜迪安来到了北方军区,经人通讯,带着卡奇和吉妮丝,以及地鼠三将五人来到了军区的总指挥部,此刻在总指挥部中,圣洛伦索和另外几位年龄较长的将军在沙盘前推演,商议军事,等杜迪安过来后,几人不得不暂停说话。

    “大师,您又要上战???”圣洛伦索从传令人的口中便得知了杜迪安来此的目的,心中有些无奈,这绝对是他见过最“活跃”的一位大师了。

    杜迪安只是点头行礼,含笑道:“既然将军知晓,就不多耽误时间了,这次我希望能以一个骑士的身份出征,您给我一个参谋,和一点部队,我希望能亲自上阵杀敌,而不是临危退缩,只会满嘴呐喊?!?br />
    圣洛伦索感觉太阳穴有些犯疼,道:“大师,您的心意我们都知道,只是战场不同其他地方,危险变化太大,万一有不测,我们军部难辞其咎,希望您不要为难我们?!?br />
    杜迪安摇头,认真地道:“既然将军担心我死了,会让你们处境为难,我就在此书信一封,当我的遗言,一切都是我自愿,跟你们军部没有半分关系,这样总行了吧?”

    圣洛伦索有些无语,心想你要真的死了,你的这遗书写的再好又有什么用,有多少可信度?若是被黑暗教廷或别的势力趁机引导舆论,利用此事攻击,这不是百口莫辩么?

    他不知道杜迪安是真的不懂这些,还是故意假装不懂,不过,他更倾向于后者,毕竟,眼前这少年只有十六岁,虽然神术方面精通,但终究是一个少年,生活是阅历,神术只能算是技艺,技艺精湛,高深莫测,不代表生活阅历丰富,成熟老练。

    沉吟少许,圣洛伦索道:“大师,这样吧,既然您执意如此,我就允了你的要求,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答应?!?br />
    杜迪安道:“但说无妨?!?br />
    “既然大师要上战场,就请您服从我们军部的安排,我们打仗讲究的是整体,而非个人,所以,希望您配合我们的调遣,听从我们的指挥,不要领兵胡乱冲杀,可行?”圣洛伦索认真地看着杜迪安道。

    “当然没问题,我服从战争调遣,不过,希望将军不要因我是大师,而将我派到后援部,我觉得我有能力在战场上杀敌!”杜迪安也很干脆。

    圣洛伦索心中松了口气,点头道:“这个自然不会,大师请过来一看?!?br />
    杜迪安依言上去,来到沙盘前。

    “如今野人占据黄金之壁,兵分三路,第一路攻击居民区的界限之壁,试图占据居民区,第二部分在商业区的主要出口,赤尾河边聚集,不过我怀疑,他们这里只是牵制咱们,真正的目的还是占据居民区?!笔ヂ迓姿髦缸派撑?,给杜迪安一一讲解,道:“目前在居民区的界限之壁上有人镇守,但人手稀缺,而界限之壁外面的这片‘痛苦森林’,是一个缺口?!?br />
    “从痛苦森林,能够绕路到商业区中,由于痛苦森林地形险恶,而且您的传奇神术‘蒸汽枪’在森林中施展不利,所以,必须由精兵把守!”

    圣洛伦索向杜迪安道:“我再调遣你两千精兵和一名校级参谋,你将此处镇守住,如何?”

    杜迪安扫了一眼沙盘,快速阅览地能力迅速将整个商业区外面的战场揽入眼中,在沙盘上纵观,局势异常明显,这痛苦森林确实是一个通往商业区的路段,但地势险恶,适合丛林游击战,无法爆发大规模战斗,这位圣洛伦索将军派遣两千精兵给他,镇守这片森林,完全是绰绰有余,可以说,这项任务非常轻松,而且安全系数极高。

    “行?!倍诺习惨豢诖鹩ο吕?,行军礼道:“我保证完成任务,否则希望将军以军法处置!”

    圣洛伦索见杜迪安答应,心底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多想了,毕竟是一个少年,他当即道:“这个严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杜迪安重重点头,表情非常认真,同时有一丝兴奋。

    圣洛伦索看到他这模样,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既然如此,大师就即刻出发吧?!?br />
    “是!”杜迪安以军人姿态应诺,转身离开。

    等杜迪安走后,旁边几位将军对视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大师?!?br />
    “应该说没见过这么年轻的大师,毕竟是太年轻了,年轻人总是不肯安逸,喜欢折腾的?!?br />
    “心性不错,不像某些财团,趁着战争发难民财?!?br />
    “把他调遣到痛苦森林去也好,免得老是折腾,偏偏咱们还管不住他?!?br />
    几位将军摇头笑了笑,收回目光,继续拿着旗帜回到先前的推演话题上。

    ……

    ……

    在杜迪安从军部出发,整装前行痛苦森林时,在前线的战场上,军部的反击号角已经吹响。

    雨已停,乌云也化开了,先前被雨限制的神火炮再一次出现在城头上,攻击居民区界限之壁的野人顿时品尝到这门军部的凶悍杀器,守城战顿时从劣势变成优势,试图入侵居民区的野人队伍死伤无数,负责攻陷高墙的‘巨蛙’在神火炮前,瞬间变成巨大靶位,丧失所有优势。

    在战争的炮火轰鸣中,时间一天天过去。

    野人在进攻居民区付出惨重代价,依然没能拿下后,立刻改变了策略,分散成小股流的方式,从各个地区侵入到商业区中,由先前的集中攻击,变成了散打。

    然而,野人的应变太迟了。

    等他们将队伍分散成小规模战斗时,军部沉淀已久的新武上阵了,也就是近来传的沸沸扬扬的传奇军用神术,蒸汽枪!

    蒸汽枪的出现,让野人的小规模团战剿灭计划瞬间破产,反而损伤惨重,节节败退,短短三天时间,便被打得退守到残缺的黄金之壁上,鏖战在继续。

    与此同时,在痛苦森林中。

    杜迪安率领两千精兵,以及军部派遣给自己的三百王牌精兵,驻扎在森林外缘,每日在森林中逮捕一些野物烧烤吃喝,十分惬意。

    在杜迪安刚来到痛苦森林中时,陆陆续续有几支野人队伍来犯,但均被他派兵轻易击杀,实际上这里都不需要他坐镇和出手,单凭那个派来的校级参谋,便能解决这些来犯的野人,毕竟在兵力上完全碾压了对方,再加上借助地形优势,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镇守这里简直算是白捡功劳的事。

    这是军部给的,也是杜迪安愿意领的。

    卡奇拽过一只烤熟的兔腿,递给旁边披着骑士铠甲,却捧着一本书籍翻看的杜迪安,问道:“少爷,这里太无聊了,都是一些小喽啰,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在这里耗时间,晚上血蚊又多……”

    杜迪安接过兔腿,目光从书籍上抬起,毫不顾忌兔腿上的油渍和灰尘,边吃边道:“等吃完了,咱们就回去吧,这里让斯皮尔校官驻守就行?!?br />
    “真的?”卡奇错愕,自己只是随口一提,你别当真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