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丁送走这位年轻耿直的骑士后,转身回到了大厅内,望着杜迪安手里的那封镂刻着骑士殿堂徽章的信函,眼中有一丝羡慕,同时也有些好奇,不知道骑士殿堂会授予杜迪安怎样的骑士职位,莫非一开始就是白银骑士?

    杜迪安瞥了尼古丁一眼,将信笺丢到桌上,道:“送到我书房去?!?br />
    “是?!蹦峁哦⌒闹形⒘?,恭敬应诺一声,拿着信笺送上了楼,虽然心底好奇,但不敢轻易拆开,毕竟,这不是他一个管家能做的事,而他也已经失去了赦免的机会。

    “居然直接受封我黄金骑士身份,骑士殿堂倒是真看得起我,估计单靠我的那点军功,还难以得到这份荣耀吧,不知道这份受封里参杂了多少大师身份的因素,权势是真的个好东西……”杜迪安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感觉自己有些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

    ……

    “给其他贵族传信?”福林望着刚送来的信笺,脸色微微变化,“终于要开始收网了么,但愿这网布的够大,够结实,大鱼被网一次,就不会再上当第二次了……”

    侍奉在旁边的山德鲁闻言微怔,不禁道:“父亲,这位少爷……杜大师要对付梅隆财团?”

    “时机也差不多了?!备A只夯菏掌鹦偶?,揭开旁边油灯,投了进去,火焰将信纸飞快燃烧吞没,“大师身份,又鼓动民怨对抗梅隆财团,估计眼下梅隆财团已经有不少家族在申请退出了吧,支柱已撤,高堡终将垮塌?!?br />
    山德鲁微微皱眉,思索道:“父亲,虽然梅隆财团大势已去,但奄奄一息的猛虎也能咬死恶狼,不是那么难啃的,他让您去给其他贵族传信施压,莫非是要利用咱们打头阵?若是有什么危险,他可以再做应对,但对咱们,就彻底没机会了?!?br />
    福林默然片刻,微微摇头,道:“他不会这么做的?!?br />
    山德鲁听到他如此笃定的话,不禁看了他一眼,心底忽然有一些愤怒情绪涌起,低声道:“父亲,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您这么相信他?他曾经可是一个囚犯啊,而且还是凶恶的狩猎者,这段时间住在他那里,您也看到了,他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简单,在他的惊人天赋才华的外衣下,隐藏的是一颗冰冷无情的心??!”

    福林慢慢地转头看着他,仅仅只是看着他。

    面对父亲的凝视,山德鲁感觉自己不能再沉默了,心底沉积已久的话全数吐出,“父亲,我知道,他对咱们莱恩家族有恩,可是,他当初只是利用咱们??!他越狱出来,是胁迫您保释了他,虽然他答应会让我们莱恩家族回到全盛时期,但仅仅是一面之词,怎么能相信?他制作新式纺织机,制作火柴,帮助我们莱恩家族改善了生活,提高了经济,但是,这么做的目的,也仅仅只是利用咱们??!”

    “他只是一个贱民户籍,若没了贵族依靠,梅隆财团动动手指,就能再将他丢入大牢,所以他只能扶持咱们,让咱们这颗庇护他的大树越来越茂盛!”

    “说到底,他一直都在利用咱们罢了,以前我还以为他只是一个有才华的少年,但现在看来,这个人简直就是个魔鬼,比我们想象中要可怕的多!梅隆财团屹立商业区数十年,经历多少磨难,多少打击,都顽强地生存了下来,但这少年只用了短短一年,就将梅隆财团逼入了绝境,仅仅只是一年而已??!”

    山德鲁越说越激动,道:“如今他已经是大师,即便没有咱们,自身也等同于贵族身份,有无数贵族愿意成为他翅翼上的一片羽毛,咱们莱恩家族只是一个区区的没落贵族,他这么冷血的人,又怎么会在意?我们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条忠诚的狗罢了??!”

    “行了?!备A治⑽⒁⊥?,制止了他的话。

    山德鲁微微咬牙,直视着福林,这是他自成人礼后,第一次如此毫不畏惧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福林却慢慢地移开了目光,缓缓道:“从他刺杀霍莱特执事诬陷米兰家族时,我就知道,我们家族包庇了一个正在孕育的恶魔,我自然不会信他的一面之词,也不会信一个人对诺言的忠诚,但是,至少有一点,我是坚信他的?!?br />
    “一点?”山德鲁微怔。

    “恶魔残忍,贪婪,暴戾,但他不同,他除了拥有这些东西外,还有骄傲!”福林缓缓道:“像他这样骄傲的人,虽然未必会回报我们莱恩家族,但至少,他不会将我们当成棋子,这是践踏他自己的自尊?!?br />
    山德鲁怔了怔,默然了下来。

    福林转头望着他,道:“你不用害怕他,他虽然冷血,但这就是生存之道,唯有如此,他才能扳倒梅隆财团,唯有如此,才能走上高峰!毕竟,在我们生活的巨壁中,始终有一座像《黄金沙漠》书籍里记载的那种名叫‘金字塔’一样的东西,只是我们所居住生活的金字塔,都是由人筑成的,若没有踩着别人向上爬去的勇气,又怎么可能站在顶尖行列,俯视世界呢?”

    山德鲁微微咬着嘴唇,低下头去。

    “去吧,按照他说的,我们出面去施压,有些事情,他确实不便亲自出面,会有嫌疑?!备A智嵘?。

    “我知道了,父亲?!鄙降侣程玖丝谄?。

    ……

    ……

    中午。

    杜迪安正在吃中饭时,卡奇和吉妮丝二人一同回来了,然而短短几日不见,杜迪安便感觉有些快认不出他们二人了,全身一套千疮百孔遍布箭洞和刀?;鄣尼髁哉哒郊?,像乞丐服一样搭在身上,好在铠甲似乎洗过,没什么血渍,但不难看出经历了多么激烈地战斗。

    此外,卡奇的头发也没了,剃成了光头,脑袋上缝补了三条线缝,脸上也斜着缝了一条。

    吉妮丝的情况倒是好点,战甲破烂,在颈脖处有一条缝补的伤口,头发似乎短了一点,除此以外并无什么大碍,不过其颈脖处的缝补伤口,却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少爷?!?br />
    “少爷?!?br />
    二人看到杜迪安,点头见礼。

    杜迪安扫了一眼,道:“这么寒酸,军部没给你们换身新的战甲么?”

    听到这话,卡奇顿时嘴巴一瘪,道:“少爷,你还说呢,军部的这帮孙子真特么是孙子,小气巴巴的,我真是草了,我们帮他们这么拼命的杀敌,最后临走了,屁都没说一声,还是我们自己用水冲洗了一下,不然要血淋淋地回来了呢,帮我们治疗的那个军医,还他妈一脸不情愿地样子,想想老子就来气,什么玩意儿,就这素质还当军医,就算歧视老子,也起码有点爱心吧,老子真恨不得一把捏爆他的脑袋!”

    吉妮丝难得出声,不过只是两字:“不错?!?br />
    杜迪安轻轻一笑,道:“嗓门挺大的,看来没受什么严重的伤,饿了没,过来吃吧,你要真不服气,容易的很,把你看不惯的那些人的模样记住了,回头我让人带你去军部找,你能找到是你的本事,只要你找得到,我就帮你弄死,怎么样?”

    ……

    PS:十点之后更新,就说明是最后一更了,各位就可以不用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