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分钟后,这支二十多人的野人军队尽数倒在壁垒前,其中八成以上的野人和他们的凶恶坐骑,都是死于杜迪安的箭下,剩下的则被堵在尸体壁垒前的雷德卡等人击毙,众人以寡敌众,大获全胜!

    众人欢雀之余,望向峡谷中间的持弓少年愈发敬畏,无论是以敌人尸体高筑壁垒,还是箭箭夺命的力量,都让所有人钦佩,后者不单是一位高贵的神术大师,更是一名战斗天才。

    等战斗结束,杜迪安让三名弓箭手将各自备用的箭筒均给自己。三人皆是欣然同意,不由分说地递给了杜迪安。

    “各位原地休息一下吧,顺便将这些野人的兵器拾来,咱们要坚持的时间还很长呢?!倍诺习卜愿懒艘痪?,戴着箭筒回到两个野人俘虏面前坐下。

    雷德卡掏出自己的饮用水,上前递去,“大师,歇息一下吧?!?br />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道:“如果想让我活久点,包括你在内,最好不要靠近我,也别给我递食物?!?br />
    雷德卡一怔,想到先前的刺杀,不禁叹了口气,收回了手里的水,道:“大师,这件事真的非常抱歉,我……”

    “都过去了,不是你的责任,别乱顶替?!倍诺习蔡统鲎约旱拇⒋嫠认?,道:“没什么事就去帮忙清理尸体和战场吧,我这里不需要人陪?!?br />
    雷德卡苦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夜凉如水。

    在战斗结束后的半个小时后,峡谷外面再次出现一队野人,战斗再次打响,这次依然是依靠尸体壁垒,配合杜迪安的箭矢,以零伤亡获得胜利。

    短暂一夜过去。

    杜迪安等人皆有些精疲力尽,先后遭遇四次战斗,虽然每次战斗过程不长,但依然耗尽了众人的力气。

    天色刚蒙蒙亮时,天空中便下起大雨。

    这恶劣的天气,让雷德卡等人不断咒骂,同时祈祷着光明神,让灾雨停歇。

    杜迪安披上雨衣,坐在两名俘虏前,静静地看着这场雨。

    伊薇特和另一名野人青年被绑着躺在地上,铠甲迅速被灾雨淋湿,头发湿答答地沾在脸上,从地面上溅起的泥点遍布全身,颇为狼狈。

    若只是淋雨,伊薇特还能接受,她不是墙内那些吃不了苦的娇气小姐,但最让她可气的是,下雨时,旁边这个恶魔少年竟然时不时地轻轻哼唱奇特小曲,十分悠闲地模样,丝毫没有给他们遮雨的意思,每当地上的泥水溅到她的鼻孔和嘴唇上时,心中的怒火便更旺几分。

    杜迪安轻轻哼唱片刻,忽然心中一动,好奇地看着女野人,“你们野人有过生日的习俗么?”

    伊薇特将嘴上泥水舔到嘴里,呸地一声吐出,冷声道:“有,怎么了?”

    “没什么,你什么时候过生日?”杜迪安问道。

    “关你什么事?”

    “只是随便问问?!?br />
    伊薇特气得白眼一翻,却恰好被面前低洼的泥水溅到眼中,顿时有些难受,想要伸手揉搓,但双臂无力,只能挤眉弄眼地想要用眼皮夹出。

    杜迪安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手指轻轻掠过,将她眼角的泥水抹掉,抬起头来,望着远方的朦胧大雨,眼中有一丝伤感,轻缓地哼着姐姐曾唱过的歌谣。

    三百年了,语言还在,人却已逝。

    苍茫大地,唯自己一人,孤独战斗。

    这天,这地,皆不再熟悉。

    这人,这物,皆是仇敌。

    他鼻腔中轻缓地哼着,逐渐默然。

    伊薇特感觉到眼眶堵塞的泥水被抹去,不禁微怔,抬头望去,眼中的愤怒渐渐被惊讶取代,仿佛看到不可思议地事情,她直愣愣地看了半响,听到那奇特怪异地语调停了,不禁回过神来,忍不住问道:“你在哼什么?这是你们墙内人的音乐么?”

    杜迪安思绪收起,转头看了她一眼,缓缓道:“音乐不分国界,也不分种类?!?br />
    伊薇特怔住,这一刻她有种错觉,似乎前一刻这散发着幽暗邪恶气质的少年,转眼间化为温暖和蔼的一束阳光,这种截然相反地转变,让她怔了片刻,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去,不再多说什么,心想这少年肯定又在故意逗弄自己,决定不去理他。

    雨尚未停。

    峡谷外面再次出现野人踪迹,杜迪安抓起弓,再一次号令众人备战,经过一夜的鏖战,如今他俨然已经成为这支残兵队伍中的领袖,吩咐众人行事,且没有人觉得有任何违和的感觉。

    战斗很快结束,血被雨洗刷得淡了,雨也停了。

    依然是零伤亡获胜,在战斗结束后不久,后方一匹骑兵快速驰来,正是先前离去的弓箭手青年,他远远地看见峡谷口依然坚守的杜迪安等人,松了口气,快速跳下马来,向杜迪安道:“见过大师,军部增援马上就到?!?br />
    闻言,雷德卡和其余人等全都如释重负,露出笑容。

    杜迪安微微点头,转身向众人道:“大家收拾一下,准备交接,咱们将这两个俘虏押送回去审问,争取尽早审讯出有用的讯息?!?br />
    在这斯嘉蒂峡谷的连续战斗,斩杀数百野人,另外擒拿一名王族野人俘虏,这两条功勋已然够他当上一名骑士了,其余的交给军部即可。

    “是?!敝谌擞ε?。

    杜迪安来到两名野人俘虏前,向女野人低声道:“等会儿将你带回我们军部审讯,会有各种酷刑让你招供,我之前说过,你想要活命,就得跟我合作,他们在逼你招供时,你只需要招供出‘梅隆财团’就行,如果他们问是梅隆财团的谁主使的,你就说是‘梅尔肯森’先生和‘斯鲁迪’先生,另外还有一个人,叫梅尔莎雅?!?br />
    伊薇特怔了怔,深深地看了杜迪安一眼,低沉道:“这些人都是你的仇人吧,你想要借我的口来攻击他们?哼,你就不怕我把你招供出来么?”

    杜迪安伸手托起她的脸颊,这一个轻微地举动,让伊薇特瞳孔微微收缩,寒毛轻轻竖起,本能地将脸颊绷紧,杜迪安如他所料,抬起了手掌,但这一次并不快,而是轻轻地摸了上去,缓缓地道:“如果没有料到这一点,我岂会让你活着回去?你招供我是没有用的,因为之前你的同伴,已经招供过我一次,但没人相信,所以你还是听话一点为好,没有人喜欢不听话的宠物,明白么?”

    “宠物?”伊薇特听到这个词,心中愤怒无比,死死盯着杜迪安。

    杜迪安微微一笑,手指摸到她的眼角处,道:“你的双眼很美?!?br />
    伊薇特听见这轻柔的话,却感觉到心底一寒,如被毒蛇咬到,急忙低下头去,紧咬着牙微微摩擦,片刻后,道:“我答应你,但你必须保证我的生命安全?!?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听话就好,你死不了的,但吃点苦头是难免的?!彼低?,站起身来,见其他人都收拾得差不多,向那名弓箭手青年道:“军队的人呢,还没过来?”

    “快了吧?!惫智嗄旮┥斫涮?,快速爬起,道:“马上就到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