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活人总是比死人值钱的?!倍诺习不夯旱溃骸白魑献鞯牡谝环荻┙?,你先告诉我,你们这次袭击,背后是不是有墙内势力策划?”

    伊薇特不答反问道:“既然是合作,凭什么要我先付订金,你应该跟我交换,这样才公平?!?br />
    “很抱歉,在我这里,没有公平?!?br />
    伊薇特微窒,目光微微转动一下,道:“如果我告诉你了,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懂我们的语言么?”

    “看我的心情?!倍诺习驳?。

    伊薇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行,我可以告诉你,但希望你能将我释放了,我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懂我们的语言?!?br />
    杜迪安眉头轻轻皱起,道:“你似乎没搞清楚,我不是跟你谈条件,难道非要将你监禁起来,你才能感受到审问的氛围?”

    伊薇特脸色一变,双眼涌出一股怒气,但又很快压制下去,深吸了口气,冷声道:“据我所知,这次跟我们交易的墙内人,并非只是一个,就算告诉你也没用,在你们墙内的军部中,也有人跟我们交易,只要我们将外壁区攻陷下来,就会许诺他当上外壁区的军部统帅!”

    “除你们军部外,还有一个自称什么‘光明教廷’的势力,也跟我们有合作,暗中出售我们铠甲,除此以外,还有两个财团,也愿意跟我们物资支援,以及墙内的消息传递,怎么样?你现在知道了,你能怎么样?呵呵呵哈哈哈……”说到这里,不禁冷笑起来,笑声顿时引开远处的雷德卡等人的注意。

    啪地一声,杜迪安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伊薇特笑声顿止,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杜迪安。

    看见杜迪安抡起的巴掌,雷德卡等人微微摇头,又转过头去,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

    杜迪安双眼微眯,俯视着女野人,道:“如果你喜欢笑,我就会让你哭?!?br />
    望着杜迪安黑潭般的眸子,伊薇特心中刚涌起的怒火顿时像被一只无形手掌扼住,闷在了胸口,她愤恨地低下头去,死死地盯着地面的沙土,雪白而尖锐地牙齿紧紧咬着,竭力忍耐。

    “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能说出这些人的名字么?”杜迪安声音平静,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伊薇特低沉道:“我怎么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喽啰,哪能接触这些机密?!?br />
    “你可不是小喽啰,而是野人中的王族?!倍诺习驳坏溃骸澳憔筒荒芴厥庖坏?,为什么非要让所有的秘密,都在严刑拷打之后才招供,那样会不会太无趣?”

    “你!”伊薇特猛地昂头,愤怒地盯着杜迪安吼道:“你想怎样,随你的便,我知道的已经全都说完了,你还要我怎样?”一边说着,一边怒视着杜迪安,谁料在她面前的这个少年却扭过头去,向远方的人说出一大串叽里呱啦地墙内语言。

    “各位,谁知道她在说什么吗?”杜迪安扭头叫道。

    闻言,峡谷里众人回过头来,雷德卡喘了口气,苦笑道:“大师,这是他们野人王族的语言,据说神秘的很,而且难学,我们哪知道,我们军部一直想要掌握这门语言,都没能学会呢?!?br />
    “是啊?!?br />
    “这语言呱呱叫的,也就这些原始的野人懂?!?br />
    另外几人附和道。

    “听她的语气,似乎很愤怒啊,她能听懂我们的语言么?”杜迪安问道。

    雷德卡摇头道:“应该不能吧,大师您小心点,别让她咬伤您?!?br />
    “好吧?!倍诺习埠芪弈?,回过头来,等雷德卡等人继续忙碌后,向面前怒视着自己的伊薇特道:“他们刚才让我小心点,别让你咬到我,你会咬人么?”

    伊薇特听到这话,气得肺都炸了,宁可杀不可辱啊,虽然从被俘到现在,这少年没怎么虐待她,但说的话几次让她气得想要发狂。

    “总有一天,我会咬死你的??!”伊薇特咬着牙愤怒地道。

    杜迪安点点头,“那么防患于未然的话,我是不是应该先拔掉你的牙?”

    伊薇特寒毛一竖,顿时抿住嘴,带有一丝紧张以及更多的愤怒,紧盯着杜迪安。

    杜迪安淡然道:“说吧,把这些人的名字说出来?!?br />
    伊薇特见杜迪安没有付诸于行动,这才稍松了口气,对他们野人而言,拔牙不但痛苦,而且是一种耻辱,她目光微微闪动,低头道:“我只知道有一个叫什么‘卡诺奇’的,其余的都不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你就算审问我也没用?!?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摸了摸她的头,道:“真乖,虽然你说的这些,对我来说没什么作用,因为我根本不会相信,但是由此能看出,你还是有惧怕的事情的,很好?!?br />
    伊薇特愣住,抬头看着杜迪安,“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br />
    “你不信为什么要问我?!”伊薇特感觉自己的怒火再次被挑起了,压抑着咆哮的冲动低沉道。

    “你是敌人,如果听信敌人的话去对付自己人,这才是愚蠢,万一你报出的是假的消息,反而隐藏了真的叛徒,我岂不是反到成了你的帮手?”杜迪安淡然道:“至于为什么问你,很简单,只是想逗你一下罢了?!?br />
    “逗……我?”伊薇特有种五雷轰顶地感觉。

    杜迪安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地弧度,站起身来,不再理她,转身望着峡谷,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没过多久,峡谷中的巨狼骑兵尸体都被清理到一起,当成沙包堆成一起,至于其中战死的士兵尸体,则被雷德卡等人拖了回来,安葬在峡谷边。

    一个多小时不到,峡谷外面便传来震动声。

    杜迪安和雷德卡等人顿时严阵以待,很快,一群骑着类似豪猪的野人从峡谷中冲来,这些野人在远处便注意到峡谷口的杜迪安等人,从空气中飘来的浓郁血腥味中,混合着他们熟悉的味道,正是极其精锐的王族护卫,斗狼的体味,等靠近后,野人们顿时看见遍地堆积的斗狼骑兵尸体,毫无疑问,这里有王族遇难!

    在大脑反应出这个信号后,所有的野人顿时发狂了,不顾一切地咆哮着杀来。

    杜迪安站在峡谷中间,当这些野人队伍进入射程后,箭矢如黑光般掠去,噗地一声,将为首一名野人喉咙击穿。

    在两侧以岩壁凹痕做掩护的三名弓箭手看见前方的情况,有些震惊,没想到杜迪安的射程这么远,而且这么准!在这片刻间,后面的野人队伍冲近了过来,三名弓箭手迅速瞄准射击,噗噗数声,有的射偏,有的命中目标。

    嗖!

    在这箭矢中,又一道极轻极尖锐地呼啸声响起,一抹黑光掠出,噗地一声,贯穿一名野人的喉咙,箭矢从其颈脖后面掠出,射在后方一名野人的胸膛上,击穿了铠甲护具,令其受伤。

    杜迪安表情冰冷如霜,快速拔箭,瞄准,射杀,整个过程极其连贯,间断一秒不到便射出第二箭,虽比不上连珠箭,但每一件必带走一个野人生命,极其稳健。

    当野人队伍从峡谷口冲到壁垒前时,短短两百米的距离,便折倒十几人,后面只剩下七八个人,以及失去主人的怪物坐骑。

    ……

    今日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