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麻醉药粉?”听到杜迪安的话,弓箭手青年有些怔住,犹豫一下,还是依言收起了麻醉药粉,他已经看出,杜迪安的手臂感染剧毒,必须马上清理包扎,情况万分紧迫,若是等麻醉药粉生效的话,至少需要五到十秒左右,这还是质量最好的军用麻醉药粉,而这短短的麻醉时间,很可能会影响到杜迪安的生命。

    “大师,您先停一下,我先给您包扎,您千万要忍??!”

    杜迪安飞快拔箭瞄准射出,箭头再次击穿一名巨狼骑士的喉咙,他转头瞪了弓箭手青年一眼,连多说一句的心情都没,将弓含在嘴里,抢过他手里的匕首,顺着左手伤口处刺去,从里面顿时溅出黑色毒血,他将手臂垂低,才没有让毒血溅射到这弓箭手青年的脸上。

    看见毒血不停流出,杜迪安将匕首丢给弓箭手青年,继续右手握弓,左手拔箭,快速地道:“在大胳膊再开一个口放血,你只管包扎,别的不用管!”

    弓箭手青年怔了怔,但还是飞快反应过来,急忙掏出消毒纱布,将杜迪安的手臂缠上勒住,依言在杜迪安的胳膊上开刀,将毒血逼出。

    杜迪安将背上箭筒取下,插在自己面前的脚前土里,在包扎时反手取箭难免有所不便,直接从面前取箭要迅速得多,他双目紧盯着雷德卡等人阻拦的地方,箭矢飞速射出,将攻来的巨狼骑兵射翻。

    弓箭手青年的包扎有些艰辛,杜迪安的手臂不断晃动,让他也必须跟着杜迪安的手臂而做出移动,但好在杜迪安的手臂始终保持在机械性地晃动幅度,很快便让他找到节奏,飞速清理伤口,逼出毒血,撒上解毒药粉,包扎伤口。

    在他包扎的过程中,杜迪安的射箭多少受到一些干扰,但他没有再继续瞄准喉咙,眼球等微小部位,而是锁定在这些巨狼骑士胯下的巨狼身上,锋锐地箭矢轻易击穿这些巨狼身体一些护具没有遮住的部位,令其重伤受惊,连带着背上的野人骑兵也受到影响,有的跌落下来,有的虽勉强还骑在巨狼身上,但摇摇晃晃,难以准确地挥出自己的兵器。

    嗖!嗖!嗖!

    箭矢穿梭的声音如亡灵召唤,每一次响起,便有一头巨狼惨叫着受伤跌倒。

    雷德卡等人的士气顿时高涨,一边抵挡着来自巨狼骑兵后面的箭雨,一边跟巨狼骑兵厮杀在一起。

    在失去巨狼坐骑的协助后,这些巨狼骑兵的杀伤力顿时大减,被雷德卡等人扑上,迅速斩杀,不过,在这混乱战场中,陆续又有两名骑士和一名盾剑士被巨狼骑兵给击杀,死状惨烈,一不留神,便从人间跨入地狱,残酷血腥。

    转眼间,巨狼骑兵死去大半,将峡谷内的通道堆满堵住,也让巨狼骑兵后面的巨狼弓箭手显露出身影,暴露在杜迪安的箭矢下。

    杜迪安在射箭的同时,注意到这群巨狼弓箭手后面,有一团极为浓烈的赤红热量,比前线的雷德卡身上散发出的热能还要高,他心中一凛,想要出声提醒雷德卡,但想了一下,还是止住了,继续利用自己的箭矢射杀这些巨狼弓箭手。

    防具薄弱的巨狼弓箭手在失去骑兵的?;は?,顿时被雷德卡等人配合杜迪安的箭矢,迅速斩杀数人,连坐下的巨狼也被击毙。

    杜迪安转头看了一眼给自己包扎的弓箭手青年,只见左手在这短短片刻间,竟然已经消肿了不少,他悬起的一颗心顿时稍松了口气,看来,这位刺杀自己的盾剑士在剑士上抹的毒并非无解的剧毒,不过,这或许跟他的高级狩猎者顶尖体质也有关系,虽然免疫力没以往那么强,但至少比绝大部分高级狩猎者要强出许多,若是换做普通人中了此毒,估计当场就会倒地毙命。

    而他也只不过多坚持了半分钟罢了,从受伤到战斗结束,还不到半分钟,再加上左手的胳膊被他勒住,毒血流入身体缓慢,才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大脑和心脏。

    “好烈的毒!”弓箭手青年满头大汗,包扎的同时闻到放出的刺鼻毒血味道,感到心惊肉跳,若是再迟一点放血消毒,只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杜迪安等他包扎好,立刻拔出箭筒背上,向前方战场冲去。

    弓箭手青年看得脸色大变,急忙道:“大师,您要……”

    杜迪安来到雷德卡等人身后的四五十米处,飞快搭箭射杀,此刻左手已经消肿不少,随着他的拔箭出力,伤口处仍迸出不少黑色血迹,将白色消毒纱布很快染色。

    嗖!嗖!

    巨狼弓箭手在雷德卡等人和杜迪安的箭矢下,迅速倒下。

    雷德卡等人已经突进到巨狼弓箭手面前,跟他们近战刀刃对拼,没了巨狼弓箭手的远程箭矢射击,他们的攻击愈发凶猛,配合后面总是在恰到好处时飞来的箭矢,将巨狼弓箭手打得节节败退,陆续倒下。

    就在雷德卡等人飞快推进时,徒然,从一名倒下的巨狼弓箭手后面跃出一道雄壮黑影,赫然是一头似狮似豹的狰狞巨兽,这一跃竟跃到三四米高,直接从前方倒下的巨狼弓箭手的坐骑尸体上跨过,跳到冲在最前面的雷德卡面前。

    雷德卡大吃一惊,急忙举剑格挡。

    吼!

    这似狮似豹的怪物咆哮着张口咬去,动作迅猛,在雷德卡举剑格挡的刹那,一口将他的胳膊咬住,任凭雷德卡的利剑割在自己的利齿上。

    雷德卡痛得满头大汗,想要挣扎,却传来撕裂剧痛,就在这时,头顶一道寒意,他抬眼望去,却是一道黑色弯刀般的影子疾速斩来。

    他瞳孔一缩,急忙身体缩起,顾不得被咬住的手臂剧痛,矮身低下,只听得咔嚓一声,被狰狞巨兽咬住的胳膊,被他硬生生撕断!

    鲜血溅射而出,头顶的黑色弯刀也从头发上斩过,一片寒意直袭他的头顶,让他全身冰凉,冷汗狂冒,有种被死神亲吻头皮的惊怖感觉。

    “队长??!”

    旁边一名盾剑士见状,双眼发红,咆哮着举起盾牌冲来,抵挡在雷德卡面前。

    嘭!

    这狰狞怪物前蹄踏出,踩在盾剑士举起的盾牌上,沉重力道轰然落下,将这名盾剑士活活踩死在盾牌下面,一滩鲜血溅出。

    然而,这盾剑士在盾牌被踩下的瞬间,却伸手将受伤的雷德卡向后拽去,使其脱离了狰狞怪物的面前。

    雷德卡看见怪物蹄下的盾牌下面一滩血迹,龇目欲裂,怒吼着用仅剩的另一条手臂捡起地上一名死去的骑士长枪,咆哮着冲向狰狞怪物。

    这狰狞怪物的背上坐着一位苗条女子,身上是兽毛战甲,头戴狮盔,看见疯狂冲来的雷德卡,冷哼着挥舞手里的黑色弯刀斩去。

    嗖!

    徒然,一道恐怖寒气袭来。

    苗条女子瞳孔猛缩,急忙弯腰。

    嗖!

    一道箭矢在她弯腰的瞬间,从她的背上驰过,将其背部战甲上的兽毛驰出一条凹痕,只差一点便会击中她的背甲。

    苗条女子抬起头来,小麦色的脸上有些苍白,只觉全身寒毛都竖起,她双眼死死盯着峡谷前方,只见在雷德卡等人冲杀的后面,一道削瘦身影站在那里,手里持弓,表情冷漠如冰,不含丝毫情感,跟前面那些热血嘶吼冲杀的战士完全不同,就像一块寒冷的冰,毫不起眼,但她却能明显地感觉到,这个少年才是最恐怖的存在,仿佛整个峡谷口,只有他一人存在。

    一夫当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