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逝。

    暮色降临,到了晚上七点左右,暴雨渐渐倦歇,但盘旋在头顶的乌云,依然没能散去,每年转季的雨水,往往要持续数日时间。

    黄金之壁上。

    一座座间隔数十米的烽火台上,火光熊熊燃烧,燃料是石兽油和梧桐木,军部专用品,持续时间长且不易熄灭,将雄伟高墙照得通明如昼,一队队士兵顺着台阶跑上围墙,替换岗位。

    奥本罗简单地吃过晚餐,抬头望向头顶天空,今夜无星,漆黑如墨,显然乌云仍在,也不知多久后会再次降雨。他转身向副官道:“吩咐各将领,不得松懈,以防他们猝然袭击,还有,交代情报部,做好情报工作,侦察兵的回信频率提高起来?!?br />
    “是?!笨±矢惫儆ε?,转身离去。

    “你,让六部紫羽军进行备战,随时准备出击?!卑卤韭尴蛄硪桓鲋址愿赖?。

    “是?!?br />
    “想靠灾雨将我们拖垮,等战斗结束后,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位军师想到这样的主意?!卑卤韭蘖成醭?,眼眸微微眯起,他一生行军,经历过丛林战,荒漠战,山丘战等不同地形数十长大小型规模的战争,无一战败,然而,这次的战争却是前所未有的重要,而环境的劣势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峻,他虽占据了地利,但气候和士兵,却难以企及对方,手里能够用得上的底牌不多…

    ……

    ……

    晚上。

    古堡中,杜迪安书房中。

    杜迪安叫来福林老爷子,以及尼古丁和克鲁恩几人,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跟福林老爷子商议完后,便吩咐尼古丁和克鲁恩负责执行他的任务,等几人离开书房后,杜迪安坐在书桌前思索良久,才缓缓收回目光,轻叹了口气,眼中有一丝淡淡地伤感,掀起窗帘,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久久不语。

    次日。

    清晨,天空被乌云笼罩,细雨绵绵。

    邮报的送报员披着雨衣,在细雨中将报纸送到订报的每家每户中。

    在照常翻阅报纸的时刻,整个商业区,乃至整个希尔维亚外壁区全都哗然沸腾了。

    野人袭击黄金之壁,边境战争号响!

    这一份头条消息,几乎出现在所有报社的头条版面上,即便是向来只报道财经的报纸,亦或是贵族小姐娱乐消息的偏门报纸,在头条位置也被这个消息给占据,无可取代!

    消息如病毒般蔓延到外壁区各个角落,反应最大的却是商业区居民,一时间,甚至有居民不惜顶着下雨天,披上雨衣,前往邻居家,亦或是广场上的光明教廷等权威地方询问消息的真假,却看见在各个广场的光明教廷公告版面上,亦写着战争的消息。

    “昨日下午,暴雨降临时分,野人趁着大雨袭击黄金之壁,战争持续到晚上六点,在大雨停歇后,野人暂时退去,军部士兵顽强地坚守住了要塞,伤亡士兵数是两万六千二百……受伤士兵七万一千八百……”

    古堡中,每日固定的早餐时分,杜迪安一边吃着面包和牛奶,一边阅读着今日送来的早报,虽然这份消息,他早就从守在前线战场的卡奇和吉妮丝手里得到,但看军部的报纸,关键看的是他们的态度和想法。

    “仅仅过去一天,就死掉两万多名士兵……”福林看见报纸上的伤亡数据时,有些震惊,道:“这些野人这么凶残?我们依靠黄金之壁来防守,都会损失这么惨重?”

    杜迪安道:“不损失点人,怎么能博取到同情心呢,估计这场大战之后,军部也会有大动作吧,都在借势预热,蒙在鼓里的只有愚者?!?br />
    福林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我之前听过一些消息,应该是这些年审判所和光明教廷的发展,越来越凶猛,军部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反而跌落了,成了吃闲饭的人,商业区的居民都希望自己孩子成为一名士兵,每天站站岗,就能领取到不菲的丰厚薪水,还属于体制内人员,没人敢欺负,甚至能去欺负别人,一个组织若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即便不是**,也距离灭亡不远了,军部直接退守在黄金之壁前,也是挽回名誉的冒险之举?!?br />
    杜迪安道:“这一招棋高,子是下对了,若是能吃掉敌人,自然是大获全胜,若是不能吃掉敌人,就被反将一军,满盘皆输了,军部的上位者,比我们想象的有魄力得多,也够冷酷!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预料到,这次的敌人比他们想象的要棘手得多,听卡奇的情报里说,野人攻城时利用一种叫‘巨蛙’的怪物来攻城?!?br />
    “这东西越过城墙如履平地,野人又挑选了一个绝佳时机,一场大雨,将军部的禁忌武器神火炮给灭了,不知道军部还有没有别的底牌?!?br />
    福林看了一眼他的表情,道:“你……是希望他们有,还是没有呢?”

    杜迪安微微一笑,很坦然地道:“当然是没有的好?!?br />
    福林一怔。

    杜迪安望着手里的军部报纸,缓缓道:“通过伤亡数据和受伤人员,以及战斗时间等直观性的东西,让人们意识到战争的惨烈和艰难,对战争的策略和局势一笔带过,呵呵,军部也是用心良苦了,但愿他们最后能够掌控局面,可别到时翻船了?!?br />
    福林从他脸上收回目光,拿起另一份报纸,道:“这是华盛财团一个影响力中等的报社,战争头条下面就是你的消息,嗯,上面着重说了新神术的事情,但愿能有好的结果?!?br />
    “能不能有好结果,就得看他们两个了?!倍诺习材抗馍钤?,缓缓说道。

    “那位叫尼古丁的先生和克鲁恩?”

    “嗯?!?br />
    “话说,你昨晚给他们的任务是什么,现在都没回来,方便说么?”

    “你跟我的关系,没什么不方便对你说的,只是怕你操心罢了,单靠报纸上的造势还不够,我让他们去发传单和散布小道消息去了,我可不想成为这些民众无处宣泄的出气筒,如果他们的任务执行得到位的话,咱们至少能得到一个机会,借此机会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倍诺习驳?。

    福林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上午十点左右。

    雨歇时,古堡外面涌来数十道身影,全都是农夫和平民打扮,怒气腾腾地冲到古堡前,被门口的光明骑士给拦住。

    “让开,我们要找那个勾结外敌的杜迪安!”

    “让他滚出来!”

    “他亵渎了神的信仰,让他为死去的士兵道歉!”

    “我儿子战死了,都是他害的,都是他害的,呜呜呜……”

    数十人大声喝斥呼喊,喧闹无比。

    坐在书房里翻看超级芯片的杜迪安听到声音,眉头微皱一下,从窗户向下瞥去,视线能直接看见古堡外面的情景,此刻几名光明骑士正拦在这些愤怒的民众前,大声喝退。

    咚咚咚。

    敲门声响。

    杜迪安瞥了一眼,淡然道:“我听到了,让光明骑士拦住他们就行,你如果有空,就出面去打发就是,几个刁民,不足为惧?!?br />
    门外的山德鲁怔了怔,应诺一声,转身离去。

    数十民众在古堡外面大喝大哭,闹了一个多小时后,天空又下起雨来,才将其逼退。

    杜迪安安安静静地翻看着超级芯片里的知识,认真学习,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又过一日。

    “战争恶化?”

    早餐时,杜迪安翻开军部的报纸,看见上面的标题,嘴角微勾,平静地往下慢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