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迪安跟随在蓝袍老者身后,来到骑士殿堂后面,这里是一个巨大圆厅,中间伫立着一尊巨大雕塑,手杵巨剑,浓眉宽脸,神色威严,双眼中却又透露着一抹温润地慈悲。

    蓝袍老者见到这尊巨大雕塑,伸手捂肩,行一个标准骑士礼,这才上前,来到雕塑下面的桌前,从里面的抽屉中拿出一张卷纸,转身回来递给杜迪安,道:“你先填写这份试卷,等填写完后,正式进行骑士考核?!?br />
    杜迪安微微点头,这壁内的骑士经过漫长的发展,已经有一套系统化的考核,比旧时代中世纪的考核要精准和严苛得多,并非只需得到一定数量的民众支持和功勋,就能获得骑士资格,在品行方面的把关更加严苛,这也是骑士殿堂三百年来,始终受人尊敬和爱戴的主要原因。

    若是这张试卷不能合格,他也就没有了骑士考核的资格。

    杜迪安接过试卷,转身来到圆厅边的书桌前,提笔书写。

    蓝袍老者来到旁边,将书桌上的沙漏调转过来。

    沙粒悉悉索索地流下,在流到三分之一时,杜迪安已然答完。

    蓝袍老者看见杜迪安熟练的速度,眼中有一丝吃惊,等杜迪安提交试卷后,立刻拿起看了起来,数分钟后,他将试卷缓缓放下,平静道:“近乎满分,不错,你的品德具有骑士精神,也懂得骑士的礼仪,不过,想要验明你是否真的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士,还需要看接下来的考核?!?br />
    “首先,骑士考核第一点,你需要得到一千个贫民的爱戴,一百个平民的爱戴,十个贵族的爱戴,以及两位正规骑士的举荐!记住,这一点绝不能作假,若是我们发现你用金钱贿赂,将取消你终生考核资格!”

    杜迪安道:“荣誉之事,不敢亵渎?!?br />
    蓝袍老者脸色稍缓,点头道:“不错,你知道就好,如今边境面临外敌侵犯,我们骑士殿堂特意允许,只要能在战场上积攒到足够的功勋,再通过第一个考核,就能免除其他的所有程序,正式成为我们骑士殿堂的一名正规骑士,遵从主的意志,化作主的利剑!”

    他顿了一下,道:“不过,你是神殿的神使,战场危险万分,我建议你还是走正常的程序较好,危险度低?!?br />
    “我知道了?!倍诺习驳阃?。

    “等你通过第一项考核,就是我们骑士殿堂的见习骑士了,到时将为你进行骑士受礼,这项考核的期限是三个月,记住,绝不可做违背骑士精神的事,否则你的考核将立即中止!”蓝袍老者别有深意地看着杜迪安道。

    “绝不敢违背!”

    ……

    ……

    元素神殿,神术鉴别堡中。

    伊维萨和另外八位不同派系的大师一同到来,彼此闲聊着,准备进行接下来的神术鉴别,关于这次的任务,他已经了解得很清楚,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若是单论神术制作的天赋,毫无疑问,他是极为欣赏这个年轻的晚辈奇才,尤其是上次的‘避雷针’神术,深深地震撼到了他,事后他思索起这项神术的核心理念时,却发现极其简单,只是用“顽抗”和“抵消”,换成了“引导”。

    仅仅如此,就让整个壁内所有的建筑,免受雷击的困扰。

    然而,若是说到为人方面,他却不太喜欢杜迪安,以他多年的阅历,从第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少年跟一般人不同,眼中具备太多的东西,有野心,有傲气,还有许多让他感到不适,甚至是忌惮的东西,直觉告诉他,应该远离这个人。

    而这次的军部野人调查事件,虽然神殿内许多人不相信,这前途非凡的少年会跟野人勾结,但他却觉得,这未必是军部的借机攻击,或许确有其事。

    这次受邀前来鉴别杜迪安的新神术,他自然明白这新神术意味着什么,若只是一般品阶的神术,那么毫无疑问,将坐实军部的言论以及民间报社的猜测,若是较为高阶的神术,则还有一丝为杜迪安开脱洗冤的可能,但从这几日的报纸上看,他并不抱太大希望。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神术需要九位大师一同鉴别的,哼,别到时只是哗众取宠!”一个棕色短发老者满脸不耐,冷哼道。

    “皮德,那是你见识短,没什么是不可能的,神术在发展,在进步,你就是老抱着旧思想,才寸步不前?!绷硪桓霭追⒗险叩坏?,其胸前别着木系神术大师的勋章。

    先前的棕色短发老者冷笑一声,“听说这位木系的神术天才,上一件新神术可是‘雷系’的,嘿嘿,指不定那天就离开了木系,跑到伊维萨的雷系神术中,而且这次还夸大其词,如此野心勃勃的人,只怕你们木系吃不下!”

    白发老者淡然道:“这只能说明,木系神术才是九系之王,也是最接近宇宙奥秘的神术,我们木系的神使闲来钻研一下别的神术,轻轻松松就达到四星上品的级别,这样的事,可从未见你们风系神术办到?!?br />
    伊维萨眉头一皱,冷哼一声,没有说什么。

    棕色短发老者脸色阴沉,瞪了白发老者一眼,扭过头去。

    这时,大厅旁的一间嵌着奇特花纹边框的大门被推开,从里面出来一位中年人,身穿高级神使的衣袍,恭敬地道:“大师们,神术已经备好,请问谁先来?”

    “我?!弊厣谭⒗险吡⒖趟档?,“早点看完早点回去,耽误我时间,哼!”

    白发老者淡然道:“我也去?!彼底?,跟了进去。

    另一个身影佝偻的老者笑而不语,跟在了二人身后。

    “这是杜迪安神使的图纸?!毕惹暗母呒渡袷怪心耆撕Φ溃骸盎骨肴淮笫??!?br />
    棕色短发老者轻哼一声,率先踏步站到这卷固定在桌面的图纸上,顿时看见雪白卷纸上的精细设计图,狭小的双眼猛然瞪大几分,左右看了看,忽然被一个图案吸引,仔细地望去,同时阅读着旁边的细小注释字体,越看越入神,嘴中喃喃自语。

    白发老者和佝偻老者对视一眼,有些好奇,也凑近望去。

    线条笔直又精细的设计图纸,出现在二人眼中,二人看得有些惊讶,如此繁琐的设计图纸,他们还是头一次看见,当即定睛望去。

    “水分……燃烧……热量……”

    “蒸汽?动能?”

    白发老者和佝偻老者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惊讶,到最后震惊得微张着嘴,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燃烧水分的蒸汽,经过高压产生动能……”先前的棕色短发老者着魔般喃喃自语着,过了许久,猛地惊醒过来,不禁手掌一拍,骇然道:“这,这是什么神术?不是水系,也不是木系,更不是火系,可是,神术的材料搭配和利用,竟然包含了水,火,高压的风,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神术,竟然以‘汽’做基点!”

    白发老者怔怔地道:“若是按照这上面说的,这件神术,几乎不能称作是‘一件’神术,而是一个广袤的新天地!”

    旁边的佝偻老者听到他的话,双眼中猛然一惊,道:“我知道了!这,这就是我们先前在新式纺织机神术上看见的未来神术世界!若,若是充分利用的话,这项神术能运用到各个领域!这不是一件形式化的神术,而是制造出了全新的动能,每个派系最基本的动能??!”

    听到他激动得有些颤抖的声音,白发老者和棕色短发老者皆是收回目光,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震撼,作为神术大师,他们深深明白,全新的动能意味着什么!

    那是能创造一个派系的存在?。。?!

    大厅内,伊维萨和其余五位大师坐在椅上,一边喝茶一边闲聊,一个小时过去,房间的门再次开启,伊维萨望了过去,顿时惊讶地发现,先前进去的三人,脸上竟充满感慨之色。

    “难道是不错的新奇神术?”伊维萨心中一动。

    “皮德,这神术怎么样?”另一个老者向棕色短发老者扬声道。

    棕色短发老者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道:“各位自己去看吧,总之,我是服了!”

    闻言,在场众人包括伊维萨在内,皆是惊讶无比。

    能让一位神术大师叹服?

    难道是五星级的神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