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驶入到古堡前,躲在古堡外面避雨的几个报社记者看到这辆马车,有些惊讶,敏锐地嗅觉到一丝让他们兴奋的味道,其中有人立刻掏出笔记本准备记录。

    车门推开,杜迪安举伞从车厢中下来,踩在泥水小道上,进入古堡。

    几位报社记者看见这人的面孔竟是失踪已久的杜迪安时,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位处于风口浪尖的人物,竟然会在这个时刻出现!几人急忙跑了过去,弯腰躲到古堡前,顾不得溅湿在头发和西服肩上的雨水,握着记录本向杜迪安点头哈腰。

    “杜先生,您……”

    “杜神使,我们是简……”

    几人围拢在杜迪安面前,争先恐后地询问,其中一人抢到最合适的位置,向杜迪安道:“杜先生,请问您失踪的这几天,是去暗中跟野人交涉么?您跟野人合作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权?听说您……”话没说完,就被后面一人拽开。

    “你干什么,你……”

    “我先到的,请问杜先生您……”话未说完,就被另一人推了开来。

    杜迪安看见几人争抢地模样,微微一笑,道:“各位勿急,外面雨大,跟我进来再说?!?br />
    几人听到这话,才停下撕扯。

    等候在门口的诺伊斯看见杜迪安,瞪大眼睛,惊喜无比赶到门口边缘,道:“少爷,您终于回来了!”

    听到他的话,大厅内的福林,克鲁恩,山德鲁,吉克等一众人等全都大吃一惊,纷纷赶到门口。

    杜迪安踏上台阶,收起雨伞,道:“进去再说吧?!倍抖幌掠晟∩系乃?,交到诺伊斯手里。

    “你回来了?!备A指崭照酒?,尚未赶到门口,便看见在众人簇拥中进来的杜迪安,老脸上有一丝喜色,道:“怎么不让人传个讯,我好派人去接你?!?br />
    杜迪安一笑,道:“我说了,只是去研究新的神术,等有结果了,自然就会回来,有什么好接的?!?br />
    福林微怔,顿时会意,笑道:“外面雨大,别感冒了,小兰,去给杜先生倒杯热茶?!?br />
    “是?!敝心晔膛ε?。

    杜迪安进入到大厅内,环视一眼,顿时看见莱恩家族上下竟全都出现在自己的古堡里,目光微微闪动一下,他向福林道:“老爷子,让他们先上楼去吧,这几位报社的朋友要采访我,免得被干扰,老金,给他们毛巾和椅子,别让他们感冒生病了?!?br />
    “是?!迸狄了沟阃?。

    福林向山德鲁道:“让孩子们都去上面歇息,别在这里添乱?!?br />
    “是?!鄙降侣匙硐虼筇诘闹谌说溃骸岸忌下トバ?,快点?!?br />
    吉克偷偷瞅了一眼杜迪安,转身向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招手,率先上楼,其余人也陆续跟在后面,转眼间大厅内空旷了下来。

    “给?!迸狄了菇让砗鸵巫咏桓逦槐ㄉ绲娜?。

    五人惊喜地接过,连声道谢,没想到他们这样的身份还能得到如此待遇,先前杜迪安没有回来前,他们想进古堡中避雨都被阻止,如今却得到宾客的礼遇。

    杜迪安在大厅上席坐下,端起中年侍女泡给自己的热茶喝了两口,向福林投去一个安心的目光,然后向五位报社记者道:“各位辛苦了,谁要采访,一个一个问吧,我时间有限,给各位半个小时的时间,每人六分钟,不用抢,现在谁先来?”

    五人听到杜迪安的话,连道:“杜先生客气了?!?br />
    “我先来吧?!逼渲幸桓龇搅持心耆舜蚩锹急?,向杜迪安道:“杜先生,请问您为何失踪这么久,刚才听您说,是去研究新的神术了,这是真的么?”

    杜迪安微微一笑,“当然是真的,我以光明神的信仰做担保,我从不说谎?!?br />
    “恕我冒昧,在军部报纸上已经报道,军部捕捉的野人招供了您的事情……”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杜迪安满脸正气凛然。

    方脸中年人被他的气势说得一顿,反应过来后连道:“可是,这是证据确凿的事情,杜先生您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这段时间在研究新神术么?”

    “当然,我的新神术已经制作出来了,并且上交给了神殿,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br />
    “已经制作出来了?”方脸中年人错愕,“这么快?您上次不是刚制作出避雷针神术么,这才相隔短短十天左右,竟然就制作出了新的神术?”

    杜迪安道:“若不是这些天报纸上吵吵闹闹,对我有些干扰,新神术出世的日子会更快,这次的新神术是很早以前就构思好的神术,所以制作起来很快?!?br />
    “这样啊……”方脸中年人微微张着嘴,有些懵,忽然不知该问什么了。

    片刻后,方脸中年人才调整思绪,问道:“杜先生,即便您制作出了新神术,也不能证明您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研究新神术,我听说您跟野人勾结,是想要得到权利,报复梅隆财团,是这样么?”

    “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有必要纠正一下,我没有跟野人勾结,我也没必要跟野人勾结,我的财富已经多到花不完?!?br />
    “杜先生……”

    “抱歉,你的时间到了?!?br />
    “下一位?!?br />
    “杜先生您好,我是简阅早报的记者,刚听到您说的新神术事情,我听闻您的新神术每次在发表出来前,就会被各大财团抢购,每次的预售价格都极为惊人,请问这次若是有人购买您的新神术,您给出的价格是?”

    “传奇物品价格,这是最低价,谢谢?!?br />
    “传奇物品价格?这,杜先生,我没有听错吧?”这人有些怔住。

    福林和另外几个报社的人也是目瞪口呆,错愕地看着杜迪安,怀疑他口误。但很快,几位报社的人便收起了吃惊之色,他们在写新闻时,通常也会夸大言辞制造噱头,难保杜迪安此举不会是借此噱头,搅乱先前对他不利的新闻。想到此处,几人越发觉得极有这种可能。

    半个小时后。

    杜迪安吩咐诺伊斯给五个报社的人雨伞,送他们离开。

    等五人离开后,杜迪安转头向福林道:“让你们受惊了,我已经看过报纸,新世财团虽然目前面临负债破产,但如今战争时期,申请破产的程序会延后一段时间,避雷针神术售卖出去的钱,会填补到这个窟窿中,咱们亏出去的,他们会千倍奉还!”

    先前他在旅馆中,就已经看过这几日的报纸,情况跟他预料的差不多,唯独没预料到的就是新世财团居然会破产,莱恩家族竟然会欠下巨债,不过想到梅隆财团的手段,倒也并不稀奇了。

    福林听到他这番话,心底稍安许多,担忧道:“真的能行么,您回来的太迟了,目前梅隆财团占据大势,你在民间建立起来的声望,已经跌落谷底,尤其是今天军部报纸刊出后,先前的质疑全都变成一面倒地指责,你已经激起了民愤,若不是这场大雨,估计此刻就有不少人要过来砸门了?!?br />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所以说,还得感谢这场雨?!?br />
    “是啊?!备A指刑疽簧?,苦笑道:“都这个时候了,亏你还笑得出来?!?br />
    杜迪安微笑道:“敌人已经疯狂,我为什么不笑?至于民愤,这个你不用担心,自古以来,千百年中,平民都是愚者,他们看见的,是我们让他们看见的,他们觉得好的,是我们夸出来的,他们痛恶的,是我们批评的,他们现在有多恨我,到时就会有多爱我!”

    福林怔了怔,默然片刻,道:“但目前大局已经掌握在梅隆财团手里,虽然以你的身份和创造的价值,能够联系到斯科特财团和华盛财团,让他们用自家的报社帮你洗白,但军部的报纸已经将你完全染黑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反而是狡辩,没人会信?!?br />
    “所以我什么都不会说?!倍诺习驳溃骸昂诨虬?,由世人评说!我只做好我的事就行了?!?br />
    福林微怔,瞧了他一眼,道:“你指的是神术?”

    杜迪安微笑不语。

    等外面雨势稍小后,杜迪安向诺伊斯吩咐道:“老金,你去把卡奇和吉妮丝他们接回来?!?br />
    “是?!迸狄了沟阃?。

    一个小时后,卡奇和吉妮丝回到了古堡中,一同回来的还有加百列和赫卡忒两兄妹。

    杜迪安让克鲁恩给他们两兄妹安排一个房间,让他们先去休息,然后叫来卡奇和吉妮丝,道:“你们两个去黄金之壁,勘察此刻的战争情况,随时回报?!?br />
    闻言,卡奇和吉妮丝,福林,山德鲁等人全都大吃一惊。

    “战争?难道是野人进攻黄金之壁?”山德鲁骇然道:“怎么可能,今天下这么大的雨,野人怎么会选择今天进攻,这……”

    福林急忙向杜迪安道:“你确定么?”

    “嗯?!倍诺习驳阃?。

    “糟了!如果野人进攻的话,咱们就没办法去解释了,这段时间的报纸,人们最关注的肯定是战争的情况,不管咱们说什么,都没人去看,也没人去问的,而且也没有什么报社,会在这个时候报道咱们的事情,这会激起民愤!等战斗结束的话,不管野人是输是赢,咱们都完了,到时一切尘埃落定,再怎么解释都没用了??!”福林脸色难看,说到激动时,不禁剧烈咳嗽起来。

    杜迪安见状连起身拍着他的肩膀,安抚道:“老爷子,别担心,一切有我在?!?br />
    福林咳得脸颊绯红,转头看着他,道:“迪安啊,你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卡奇见福林如此模样,耸肩道:“老头,你慌什么,谁知道野人进不进攻,我一直跟着少爷的,就没见过前线战场,兴许少爷推测错了呢?!?br />
    福林闻言一怔,看向杜迪安。

    杜迪安道:“战争刚起,军部应该还来不及传递消息,要到明天才能从军报上看到,但愿他们能够撑过今天吧,否则一切都白搭?!?br />
    “你怎么知道野人会进攻?”福林问道。

    “下雨了,野人长期生活在辐射区,不惧灾雨,抵抗力极强,但咱们的士兵就不同了,纵然是身强体壮的士兵,一旦被雨淋湿了,没有及时洗澡和保暖,就会大病,何况是冒雨战斗,就算不死,也必定会大病一??!野人能攻破骑王要塞,估计早就瞄准骑王要塞后面不远的红枫山脉,这里易守难攻,可见野人对这场战争谋划已久,必定有极其聪明的军事参谋,如果我是野人的军事参谋,我也会提议在此刻进行战斗!”

    杜迪安本不想解释,但见福林如此心系此事,还是说了出来:“在这灾雨中战斗,对野人有利,如果他们更聪明一些的话,或许不会选择发动总攻,而是会消耗!每打一波消耗战,野人固然有损失,但参与战争的士兵,等战斗结束后,必然会大病一场,难以投入到新的战斗中!如果打上三次拉锯消耗战,军部就要换上三批士兵,那些大病的士兵,跟死了没什么区别,等野人获胜以后,就是一堆草靶?!?br />
    福林怔住。

    卡奇和吉妮丝、克鲁恩等人也都怔住。

    杜迪安看了几人一眼,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实际上,他知晓野人必定会在大雨进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火药!

    在他刚越狱出来时,就发现火药是黑暗教廷的禁术之一,这一点让他很是奇怪,黑暗教廷可是包罗**毒药的魔药师,以及用人体做实验的炼金术士这样的邪恶组织,专门跟光明教廷对着干,怎么会放弃火药这么具有可怕杀伤力的东西不用呢?

    若是火药分量够多,完全能端平了光明教廷总部!

    如此凶器,却被列为禁术,可想而知,这背后必定有极深的原因和内幕!虽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杜迪安至少能知道一点,那就是黑暗教廷很无奈!如果说,整个巨壁中有办法逼得黑暗教廷不敢动用火药的势力,那么毫无疑问,只有军部!

    但如果军部知道火药的存在,相信绝没有不心动的道理,这可是旧时代各国统一世界的的利器!

    因此,如果军部有火药的话,那么在下雨天进攻,对军部来说是极其不利的,火药的作用会被大大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