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终于下了。

    进入黑雪季后的第一场雨,在滚滚闷雷中倾盆而下,乌泱泱地大雨瞬间成幕,笼罩天地,将贫民区和居民区一些破旧道路的低洼处填满,整个贫民区的人犹如面临一场生死存亡的战争,用沙袋将门前堵住,以防雨水蔓延到家里,已经没有人指望多年没有修缮的排水系统,在这一刻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伟岸的守护之墙上,所有士兵披着军用雨衣,迎着滂沱大雨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只是视线却早已被雨水模糊,难以看清远方。

    “将军,雨太大了,您先进去吧?!笨±矢惫傧蚺庞暌抡驹诔乔缴系陌卤韭薜?。

    奥本罗脸色阴沉,道:“战争要开始了,你让我回去?马上传令所有人,给我打起精神,准备战斗!”

    俊朗副官闻言,惊愕道:“战斗?难道这些野人真的会……”

    “去!”奥本罗喝斥道。

    俊朗副官急忙领命,转身跑去。

    片刻后,一名情报员飞速驰来,踩踏着城墙上的雨水溅出数米外,跑到奥本罗面前急忙弯腰行礼,道:“将军,前方传来情况,红枫山脉的野人已经开始行军了,速度很快,朝咱们黄金之壁冲来?!鄙桃登氖鼗ぶ?,也称作黄金之壁,居民区称作白银之壁,贫民区是青铜之壁。

    奥本罗眼眸一冷,寒光闪烁,道:“让所有人给神火炮准备好防水措施,准备迎战!”

    “是?!贝对弊砝肴?。

    奥本罗眯了眯眼睛,望着眼前白濛濛地雨幕,攥紧了拳头。

    轰隆??!

    荒草平原上,密密麻麻地一片黑色汪洋,飞快吞没平原,将大地染成漆黑,向黄金之壁处行军而去,速度中等,并不算快,毕竟这里距离黄金之壁,还有数十里路程,需要节省体能。

    嗖!嗖!

    在这片黑压压的军队两侧的草原外,一些身影藏匿在草丛中,偷偷窥视着这乌泱泱地野人队伍,瞧得心惊不已,在他们的印象中,野人本是粗鄙原始的怪物,不通人言,不懂人礼,然而此刻看来,这些野人竟然穿戴着精良地铠甲,握着锋利铮亮的兵器,俨然是一支精良雄狮!

    轰!

    在乌黑涌动的野人队伍里,传出轰轰巨震声,却见是一只只体积约七八米高的巨型怪物在跳动,模样像蛤蟆,弹跳前行,全身披着皮革和鳞甲等护具,显然已经被人驯服,听从指挥。

    ……

    ……

    杜迪安在旅馆换洗一遍后,背上一个塞满卷纸的包袱,雇佣一辆旅馆的马车,行驶到相隔的另一个街区驿站处,换乘到另一辆马车上,前往德伽山。

    来到德伽山后,杜迪安下了马车,付了车钱,举着雨伞顺着山道步行而上。在雨濛濛的天气中,道路上杳无人烟,他来到古堡处,门卫将他拦下,等看清杜迪安的面容后,顿时吓得一跳,急忙缩手道:“原来是杜神使,这么大的雨天,您怎么来了?!?br />
    “神术刚制作出来,我准备过来检测一下?!倍诺习驳?。

    守卫一愣,“神术?您的避雷针神术不是已经发表出来了么?”

    “这是新神术?!倍诺习菜档?。

    守卫睁大眼睛,错愕道:“新,新神术?”一般的神使制作出新神术,还无法让他如此吃惊,但面前的是谁?这可是连续制作出高阶神术的天才,每一项新神术,都引起巨大轰动!

    他怔怔地回过神来,却见杜迪安已经进入古堡走远,愣了半秒,猛然反应过来,急忙回到自己的门卫室中,提笔写信,要抢先将这消息传递出去。

    杜迪安进入古堡后,来到自己的神术楼中。

    收起雨伞,杜迪安抖了抖雨伞上的水渍,倚门靠着,转身进入二楼的一处房间中,来到里面一个书柜处,将书柜里面的一些神术知识类的书籍搬出,里面是一卷雪白的卷纸。

    他将卷纸拿出,缓缓摊开,上面却是一幅极其精密细致的图案。

    “蒸汽时代,从这一刻开始了?!倍诺习材剜簧?,将草纸缓缓合上,将包袱打开,里面的空白草纸取出,然后将这卷草纸放入进去,背在身上,转身离开房间,来到楼下,抖开雨伞,在暴雨中出门,前往神术神殿。

    等杜迪安来到神术神殿时,顿时看见里面有不少人,似乎没戴雨伞,被这暴雨困在了这里,坐在神殿内的各处,各自安静地翻看书籍。

    杜迪安将雨伞放在门边,来到神术鉴别柜台前。

    柜台后坐着一个戴着围巾的年轻女子,穿着中级神使的服装,笑容甜美,看见迎面低头走来的杜迪安时,立刻精神一振,坐稳身体,道:“请问是来提交神术的么?”

    杜迪安将背上的包袱,抽出里面的草纸抬头望向她,微笑道:“没错,这是我的神术稿纸?!?br />
    年轻女子看见杜迪安的模样,顿时一愣,睁大了眼睛,“你,你是杜,杜迪安先生?”

    杜迪安比了一个噤声手势,眨了眨眼睛。

    女孩顿时会意,有些激动,小心翼翼地接过卷起的草纸,道:“杜先生,能给我签个名么?”

    “嗯?!?br />
    片刻后,杜迪安将神术提交手续办完,转身离开了神殿。

    离开神术神殿后,杜迪安直接离开了元素神殿,坐上神殿里专供的马车,大模大样地返回到自己的古堡中。

    ……

    ……

    大雨倾盆,雨滴在泰扎河上泛起层层涟漪。

    排列在河边等待进入古堡中的各新闻社记者,全都被大雨给逼了回去,此刻河边空空荡荡,但远远望去,在古堡外面的边沿下,依然有几个零星的记者躲在那里避雨,敬业精神可见一斑。

    “这些烦人的苍蝇总算回去了?!奔松熳挪弊涌戳艘谎鄞巴?,松了口气,抱怨地道。

    福林望着这场大雨,呢喃道:“这么大的雨,他在壁外不好活动,应该准备返回了吧?!?br />
    山德鲁微微点头,叫佣人递来一卷厚绒毛毯,给福林的膝盖处搭上,道:“父亲,天气凉了,您别受寒,要不您先回楼上去吧?!?br />
    福林看了他一眼,轻叹口气,微微点头,刚要起身,忽然听到门口处传来一声惊咦,“有马车过来,元素神殿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