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林黯然道:“没用的,跟梅隆财团这样的大财团相比,咱们的底蕴太薄了,他们这次有备而来,不会给咱们留下这么轻易就能解决的缺陷,那合约我仔细看过了,即便是我们跟吉克断绝关系,将其驱逐出家族,这笔钱,依然会算到我们头上,这是审判所制定的律法,而他们,早就利用了这一条律法漏洞来进行攻击,我先前逼他,只是想看看,这件事他究竟知不知情,犯错不可怕,就怕是故意的……”

    山德鲁怔住,神色有些颓然,道:“父亲,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福林低声道:“只能靠他了,但愿他能尽早返回,到时或许还有反击的力量,否则的话……”

    山德鲁苦笑一声,坐倒在旁边的椅子上,揪着头发,默默不语。

    下午。

    福林在山德鲁的搀扶下,缓缓下了楼梯,来到大厅中,而跪在他书房门口的吉克和其子女,也默默地垂头跟在后面。坐在大厅内焦虑等待的众人看见福林出来,不约而同地纷纷站起,满脸忧愁地看着这位家族的顶梁柱,山德鲁的妻子缓缓上前一步,欲言又止,却又忍住了。

    福林从木楼梯上下来,站在厚软地地毯上,抬头望着大厅内的所有面孔,双眼中有几分恍惚,他定了定神,缓缓道:“各位,回去收拾一下各自的行礼吧,这地方别人要,就给他们,咱们先去外面避一段时间?!?br />
    大厅内一片寂静。

    所有人怔住,没想到福林在如此关头,竟然没有将罪责交给吉克一人承担,而是临着全族硬抗了下来,如此一笔巨大的债务,加上每日翻增的高额利息,他们永世都难以还清,只是一份合约,他们将世代为奴,后辈子孙都将背负巨债,彻底没落,若干年后,甚至连贵族户籍都将被剥夺!

    想到这些,短暂的寂静后,大厅内顿时有人跪倒下来,哭泣哀求。

    “老爷,这钱是三少爷欠的,跟咱们可没有关系啊,您可不能让我们所有人一起背负……”

    “老爷,求求您,就将三少爷驱逐出去吧……”

    大厅内哭嚎遍地。

    站在福林身后的吉克和其子女又惊又怒,又气愤又紧张,生怕福林经不住哀求,应了这些人的要求,同时心底也有些发冷和怨恨,往日住在一起,吃着同一个桌上的饭,虽彼此暗中勾心斗角,但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如今让福林跟他断绝关系,就是将他往死路上逼!

    吉克暗暗地咬着牙,握着拳,既恨梅隆财团,也恨在场哀求的人,同时也恨那位天才神使,虽然后者给莱恩家族带来了繁荣和希望,但同时也带来了灾祸,而他就是这场战争中牺牲在夹缝里的牺牲品。

    他恨!

    福林听着大厅里的哀求,脸上有一丝难看,将拐杖提起杵在地上,咚地一声,止住了所有哭声,他寒声道:“都给我起来,成何体统,你们以为将三少爷驱逐出去,我们家族就能过得下去么?敌人是要让我们家破人亡,毁灭在尘埃里,如今敌人未来,你们就先自相残杀,愚蠢!愚蠢??!”情绪激动,不禁剧烈咳嗽。

    山德鲁急忙扶住他,轻抚他的胸口。

    吉克也要上前搀扶,却被山德鲁恶狠狠地目光止住了。

    大厅内众人面面相觑,默默地收起了哭声,其中一个中年妇女道:“父亲,这梅隆财团要对付的是那位天才神使,跟咱们家族可无关,他制造出的神术,没有一件是出售给咱们家族的,咱们还要成他的替死鬼,这件事,您就不能找他帮忙么?如今大难临头,他竟然不出面?”

    福林听到这个女儿的话,气得刚要张口,却再次咳嗽起来。

    山德鲁见状,急忙安抚几句,同时抬头怒喝道:“住口!不知原由,你胡说八道什么!首先这件事是老三的错,跟人家杜神使有什么关系?其次,人家的神术不出售给咱们,是因为咱们财团没有能力去自产自销如此高级的神术,到时势必会在市场上被其他财团击溃,烂在手里!目前,这杜神使在前几天就去了壁外,为咱们财团建造壁外据点,至今未归,我们此去还要居住到他的城堡里,你这样胡言乱语,想要让我们家族彻底破灭吗?!”

    听到他雄壮的怒吼声,大厅内众人皆是说不出话来了。

    先前那中年妇女怔了怔,低下头去,不再吭声。

    福林已经平息了咳嗽,抬头看了一眼众人,脸上有些失望,低声道:“抚我上车?!?br />
    “是?!鄙降侣车蜕ε?。

    等搀扶福林坐上马车后,山德鲁回到城堡里主持大局,指挥众人收拾行李搬家。

    ……

    ……

    壁外。

    杜迪安每日进行着割裂者血肉的搬运工作,将其运送到割裂者的洞穴中,监守着小割裂者的成长,在第三天时,最后的一只小割裂者也孵化了出来,被杜迪安用阴招击倒,拔断肢体,失去战斗能力,成为他豢养的寄生魂虫孵化器,每日以割裂者血肉为食,催化成长。

    到了第五天。

    大割裂者的血肉几乎被杜迪安三人完全切割下来,被杜迪安一人全部搬运到割裂者洞穴中,他吩咐吉妮丝,将大割裂者的利刃肢体,挑出五根送入壁内,然后借用他在神殿里的地位,免去光明教廷斩一半的过路费,五根利刃肢体中的一半被计算成金币,贴补给元素神殿,材料全归自己。

    杜迪安要用这五根利刃肢体,打造几套顶级狩猎者装备和兵器,至于元素神殿里铸造的那些所谓的狩猎者铠甲,材质太低劣,而用一些捕猎等级较高的魔物鳞甲制作的铠甲,制作费昂贵,一般狩猎者用不起,且防御力也无法跟这割裂者的甲壳相比。

    自从割裂者血肉全都搬运到割裂者洞穴后,杜迪安就将大部分时间交给割裂者洞***陪伴着七只小割裂者,时不时地投食给它们。这些小割裂者渐渐地已经习惯了躺在地上,张口接食,也不再挣扎和乱叫,每天有吃的就吃,没吃的就睡,作息毫无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