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克气得身体哆嗦,转身向福林道:“父亲,我是被他们陷害的,请您相信我,我绝没有胆子签下这样的霸王合约,他们背后肯定是梅隆财团的人,我……”

    福林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开,盯着中年人,道:“这件事,我们莱恩家族会调查清楚的,请给我们一天时间!”

    “行啊?!敝心耆说溃骸爸灰弦釉谡饫锴┮环菪?,这些钱你们家族在一天内还清,我就同意离开,否则的话,该离开的应该是各位了,这座城堡虽然破旧了一些,但也还值几个钱,当是给我回点本钱?!?br />
    “父亲!”山德鲁连叫道。

    福林抬手,制止了他下面的话,满是皱纹老人斑的脸上,露出几分冰冷之色,双眸中迸射着前所未有的寒意,冷冷地道:“你们别太得寸进尺!若是我将这孽子驱逐出家族,你们将什么都得不到,只能得到他一具尸体!你若是要,就拿去吧!”说完一挥袖,神色决绝,并未去看面前的吉克。

    吉克听到这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两膝一软,跪了下来,抱着福林的双腿哭嚎道:“父亲,您不能这样啊,您若是将我赶住家族,他们肯定会要了我的命啊,您不能这么狠心,您不能?。?!”

    “是啊,爷爷……”

    餐桌下方的第三代子嗣中,休斯和另外一个少女脸上慌张无措,急忙跪下,替自己父亲求情。

    福林闻如未闻,满脸冰冷,表情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直视着中年人。

    中年人脸色微变,跟福林对视半响,脸上涌出一股怒气,寒声道:“老爷子,果然是好胆色!好魄力!自己的亲生儿子和孙儿,竟然都不值这些钱,行!一天!就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若是拿不出钱来,全都给我滚出这里,否则休怪我不客气!”说着,愤然离去。

    管家立即跟在后面,出了餐厅,片刻后,管家才快步返回,向福林弯腰道:“老爷,他们离开了?!?br />
    福林闻言,脸皮微微抖动一下,缓缓地靠倒在椅背上,眼眸间的锐利杀气黯然许多,顷刻间像是苍老了十多岁一样。大厅里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山德鲁眼中不忍,低声道:“父亲……”

    福林微微抬头,瞧了他一眼,默然片刻,缓缓道:“你马上去联系安蒂亚执事,请她过来一趟?!?br />
    山德鲁连道:“是?!彼低?,看了一眼跪在福林面前的吉克,眼中冷光闪动,没说什么,转身飞快离开,片刻后大厅外响起马车飞奔的蹄落声。

    吉克脸色苍白,紧紧抓着福林的裤腿,哀求道:“父亲,我真的是被陷害的,求您一定要保住我,我可是您的亲生儿子啊,你从小把什么都给了他,我什么都没有争,我知道,这一次是我犯错了,是我昏头了,但他们是故意要对付我们的,我……”

    福林低头看着他,猛地提起手里的拐杖,想要敲打,但提到一半,猛地胸口一痛,手无力地软了下来,他深深地喘息两口气,缓过神来,冷冷地看着吉克,“我们莱恩家族自从数十年前的劫难中覆灭,这些年一直在夹缝中生存,你不思进取,如今在这关键时刻,竟然还中了他们的计,将我们数十年的基业,全都毁于一旦??!”说到这里,情绪激动,连连咳嗽出声。

    旁边的中年侍女连递上手帕和茶水,关切细语。

    福林喝了一口茶,喘两口气,向吉克道:“你就祈祷吧,若是真的没有办法,为了其他人和莱恩家族的未来,我只能将你驱逐出去!”

    吉克脸上瞬间苍白如纸,急忙抱住福林的双腿拼命哀求,眼泪横流。

    大厅后面的休斯和另一个少女也跪着爬了过来,抱着福林的另一条腿哀求,脸上挂满泪珠。

    福林看到休斯和这少女哀求地模样,无动于衷,只是眼眸微微闪动,似有几分湿润。

    中午时分。

    山德鲁返回到古堡中,家族里的小姐,少爷全都在大厅里坐着,面面相觑,以往吵闹的古堡中,此刻没有半分喧嚣,寂静无声。

    山德鲁扫了一眼,向管家道:“父亲和三弟呢?”

    “老爷在二楼书房,吉克跪在门口?!惫芗业蜕?。

    山德鲁冷哼一声,飞快上楼,顿时看见跪在书房前的吉克和休斯,以及他的妹妹,三人跪在这里不停地哀求,嗓子已经沙哑。

    看见山德鲁回来,吉克急忙望来,却见其身后并无别人,脸色顿时难看,道:“安蒂亚执事呢,她怎么没有来?”

    山德鲁横了他一眼,懒得理会,大步过去,敲着房门,“父亲,我回来了?!?br />
    “进来?!狈考淅锎锤A植岳系纳?。

    山德鲁推门而入,吉克连忙爬起,想要挤进去,山德鲁冷哼着一脚踹在他胸口,将其踢倒,转身锁上了门,向房间里望去,只见福林神色憔悴,斜靠在床榻边,中年侍女轻轻揉捏着他的肩膀,伺候左右,他脸色微变,连上前道:“父亲,您身体没事吧?”

    福林道:“她没跟来?”

    山德鲁咬牙道:“安蒂亚执事听闻此事后,不愿前来,她只让我带一句话给您,说此事上告到审判所也是败诉,她无能为力,唯一的机会,就是借用杜神使的地位和财力,将这笔钱一次还清?!?br />
    福林嘴角微微牵动一丝,“什么人情,都是狗屁!当初我们莱恩家族辉煌时,跟她老师关系好,后来又辅佐她上位,这么多年,我们莱恩家族衰微至此,受过多少冤枉之事,我却不曾求过她半句,如今有大难了,本以为她看在往日情分上,多少会相助一次,没想到人心啊,比想象的还要冰冷……”

    山德鲁上前道:“父亲,您别灰心,这件事总会有解决办法的,像她说的,等杜神使回来了,咱们就能解决了?!?br />
    福林嗤地一声,道:“这样的办法,还用她说?梅隆财团选择在此时犯难,难道会没有这些准备么,纵然他回来了,也于事无补,这件事,他们早就在谋划了,一直在等待,之前迪安一直问我,梅隆财团有没有行动,当时我们毫无所觉,现在才知道,他们却早已行动了,那时的条约,拖到如今利息已经涨到了天文数字,咱们怎么给?”

    山德鲁脸色变幻不定,道:“父亲,他们这时候暴露,莫非是有什么缘故?难道是斯科特财团逼他们太紧,所以他们急切需要这笔钱?否则继续等下去,利息会更高,到时谁都给不起!”

    福林脸色灰败,道:“你不觉得,这笔费用的数字挺适合么,恰好是一件四星上品神术的价格!他们这时候犯难,目的是要让咱们破产,断了迪安的后路,让我们无法接应迪安,这样一来,他们才好应付身在壁外的迪安,就像他当初第一次入狱时那样的陷害!”

    山德鲁脸色难看,咬牙道:“父亲,既然这样的话,咱们要不……要不就将老三驱逐出去吧,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家族的未来啊,咱们不能再跌倒了,否则,永世都难以再爬起来了??!”